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柏林墙寻踪
从斑驳的记忆到当今的创意

柏林墙
柏林墙 | © 玛丽娜·勒杜克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30年转瞬即逝,柏林墙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沦落为涂鸦人士和街头艺术家表现自我的场地,尤其是在东部画廊和柏林墙公园一带。尽管东柏林和西柏林以前的分区实际上不再存在,但这座城市仿佛仍然被一堵无形的墙分隔开来。

作者: 玛丽娜·勒杜克(Marina Leduc)

    我们在2014年11月、2015年9月、2018年5月寻访了柏林墙的遗迹,试图探索这座城市众多不同的面目。也恰恰是柏林墙昔日的遗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前在这安无人区兴建的波茨坦广场现在汇聚了柏林现代化的建筑,东部画廊和柏林墙公园沿线开发的建筑项目摧毁了自柏林墙倒塌后在地下蔓延的非主流文化,还有人继续在这些荒芜之地建立另类的居住小区和公共花园。柏林墙的遗迹也受到威胁,有些开发商希望把它夷为平地,东部画廊的一部分在2013年3月已被拆除,为兴建豪华住宅腾出空间,现在已经开始动工。这些物业开发项目引发了许多抗议活动,象征着柏林墙作为标志的力量以及两派人士之间的拉锯,一派希望抹去历史、抹去这堵“罪恶之墙”,为现代的高层建筑腾出空间,另一派则希望把柏林墙作为对于沉痛历史的记忆保留下来,让街头艺术家美化它,让它见证柏林三十年来的另类文化。

需要被铭记的“记忆之墙”

  • 1989年11月9日广场,波尔恩霍尔姆大街 © 玛丽娜·勒杜克
    1989年11月9日广场,波尔恩霍尔姆大街

    东西柏林人初次相遇的纪实照片在广场展出,展览场地的后面就是一段残存的柏林墙。第一批东柏林人正是从这里涌进了西柏林。1989年11月9日晚,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成员君特·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在电视上宣布所有居民可以从即刻起合法进出东德。稍后,即有数千名东柏林人从多处通道进入西柏林。波尔恩霍尔姆大街边防哨所在当晚10点30分左右打开了第一个关卡。
  • 柏林墙纪念馆 © 玛丽娜·勒杜克
    柏林墙纪念馆

    2014年,柏林墙纪念馆媒体发言人艾娃·约德曼(Eva Söderman)说,柏林人想把这座罪恶之墙尽快毁掉。柏林墙纪念馆的建成甚至花了接近15年的时间。时至今天,很多人仍然倾向于不留下任何痕迹,更不用说像在东部画廊那样美化它们。“柏林墙倒塌25周年的纪念活动表明了这一事件对人们的深远影响”,艾娃约德曼说道,“所以保留柏林墙遗迹非常重要,要让后来人能够明白曾经发生了什么。”
  • 柏林墙纪念馆 © 玛丽娜·勒杜克
    柏林墙纪念馆

    铭记柏林墙也意味着铭记那些在逃亡中丧生的人。纪念馆记录了他们的身影,柏林墙遗址上时有出现的白色十字架也同样在对他们表示怀念。
  • 波茨坦广场 © 玛丽娜·勒杜克
    波茨坦广场

    只有这块残垣见证了在成为购物中心之前曾经有过的昔日景象。波茨坦广场是柏林分裂时期最大的一块荒地。

影响柏林城的“伤痕之墙”

  • 勃兰登堡门 © 玛丽娜·勒杜克
    勃兰登堡门

    柏林墙在城市景观和许多居民的心中留下了微妙的、有形或无形的痕迹。其中一个明显的痕迹就是东柏林的行人红绿灯上的久负盛名的小人儿,2000年代西柏林的有些街头也出现了这种装饰的红绿灯。很多柏林人认为东西柏林人之间还是存在心态上的差异。借用一个行人的话说就是,“我们很多人头脑中的墙尚未倒塌。”
  • 火车北站公园 © 玛丽娜·勒杜克
    火车北站公园

    柏林墙全长155公里。以前的“腹地”是两堵平行墙体之间宽阔的空旷地带,沿墙而走整个长度,一眼可见。这里被规划为草坪和人行道。
  • 废弃的轨道,火车北站公园 © 玛丽娜·勒杜克
    废弃的轨道,火车北站公园

    一座旧铁桥还能为当初柏林的分裂作证。距离火车北站几百米处有一座位于东西柏林之间的“魔鬼车站”。
  • 基尔桥 © 玛丽娜·勒杜克
    基尔桥

    从前的两德通道上仍可以看到这块无人区。

吸引游客的“盈利墙”

  • 查理检查站 © 玛丽娜·勒杜克
    查理检查站

    柏林墙吸引大量游客,因此产生了大量谋取暴利的人:一群群的游客愿意花上几欧元,跟假扮的美国士兵合影,尤其是在查理检查站这里。这座边防哨所早已成为标志性所在,这是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两大阵营对峙的地方。
  • 贩卖柏林墙碎片 © 玛丽娜·勒杜克
    贩卖柏林墙碎片

    游客在柏林的许多纪念品商店都可以买到所谓的“柏林墙的碎片”混凝土块,但是通常都是假货。
  • 东部画廊,穆勒大街 © 玛丽娜·勒杜克
    东部画廊,穆勒大街

    东部画廊的一家纪念品商店。街头艺术家在一段一千三百多米长的墙面上作画。现在是柏林的旅游胜地。

吸引开发商的“被拆掉的柏林墙”

  • 高档住宅项目,东部画廊 © 玛丽娜·勒杜克
    高档住宅项目,东部画廊

    昔日属于柏林城无人区的各种土地被卖给开发商,做兴建写字楼和高档住宅之用。另一部分的空地都被圈了起来,尚未开发,动植物在这里旺盛生长。一些建筑项目虽然已经开工,但是由于和邻居的纠纷,都还没有完工。规模最大的项目是Mediaspree,它计划在柏林的斯普雷河沿岸进行建造。大型公司诸如奔驰及一家购物中心在这里扎下了营寨,这里曾经是另类文化繁荣的地方。2014年,柏林墙与斯普雷河之间的地段建起了一座豪华住宅,东部画廊的一部分因此遭受拆除。
  • Mediaspree项目,东部画廊 © 玛丽娜·勒杜克
    Mediaspree项目,东部画廊

    尽管当地居民的反对声络绎不绝,这作城市的景观在2018年还是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建筑工地一个接一个拔地而起,左后方的豪华建筑已经建成。
  • 能量论坛,东部画廊 © 玛丽娜·勒杜克
    能量论坛,东部画廊

    这座办公楼可以通向斯普雷河,这是Mediaspree项目获批的附带条件。很可惜,有几项工程没有遵守这个条件,堵死了通向斯普雷河的通道,如图上部的住宅项目。
  • 柏林墙公园的建筑项目 © 玛丽娜·勒杜克
    柏林墙公园的建筑项目

    墙公园(Mauerpark)从前是将普伦茨劳贝格区的中心腹地。居民在此建立墙公园后,这里就成为两德统一的标志。这里有部分土地用于建筑豪华住宅。

柏林人的柏林墙,当地居民开发的新用途

  • 柏林墙公园的周末 © 玛丽娜·勒杜克
    柏林墙公园的周末

    柏林墙倒塌之后,柏林人迅速利用了这片空旷的土地,发展邻里生活,并将东西柏林两岸的居民聚集到这里。在一种孩童般的创意精神(可谓典型的柏林精神)指引下,这里先后兴建了幼儿园、公园、教育农庄、文化机构、咖啡馆以及其他仿佛来自童话故事般的场所。柏林墙公园成为一个地标,尤其是因为这里的跳蚤市场和每周日的音乐会。
  • 柏林墙公园的一段墙 © 玛丽娜·勒杜克
    柏林墙公园的一段墙

    莱恩(Line),瑞士涂鸦创作者,2014。这段墙已然是当地涂鸦者的表现舞台,这表明居民有能力重新了解所在城市的状况及其历史。
  • 奥斯曼卡林的房子,玛利亚娜广场 © 玛丽娜·勒杜克
    奥斯曼卡林的房子,玛利亚娜广场

    土耳其园艺工人奥斯曼·卡林(Osman Kalin)在柏林墙倒塌前不久在此建了一座小木屋。他在柏林墙脚下种了一片菜园,之后又在这里盖了房子。
  • 斯普雷河岸的露营帐篷 © 玛丽娜·勒杜克
    斯普雷河岸的露营帐篷

    尽管有Mediaspree这样的项目存在,一些先前的另类文化场所仍然得以保留,并且出现了新的场所。2014年,有人在市政厅拥有的河流旁边的土地上扎起了一座帐篷营地,养鸽人胡塞因于2018年在家中接待了我们。
    寻踪柏林墙的前生今世以及未来,意味着理解欧洲的历史及其冲突,意味着不要忘记曾经亲历过它的人们,意味着更好地理解当今的社会。影响这座城市的,不仅是政治问题,更多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 Marine Ledu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