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德国重新统一三十周年
昔日之精神

勃兰登堡门1961/2015,蒙太奇
勃兰登堡门1961/2015,蒙太奇 | © 版权:pa-picture alliance | © 版权 A. Ehrlicher, Bettina Rehmann

1989年秋,柏林墙倒塌。一年之后,德国重新统一,结束了长达四十年之久的分裂。自此,德国发生了改变——柏林成为国际大都市。借着柏林墙倒塌周年之际,我们用今天的影像缅怀昨日的历史: 沿着首都最重要的地点闲庭阔步。

作者: 乌拉·布鲁纳(Ula Brunner)

勃兰登堡门

勃兰登堡门1961/2015,蒙太奇 © 版权:pa-picture alliance | © 版权 A. Ehrlicher, Bettina Rehmann     勃兰登堡门是柏林最有魅力的旅游景点之一,也是一个受欢迎的摄影对象。1961年8月13日,时任柏林市长的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居中,右侧是牧师兼德国社会民主党政治家海因里希·阿尔贝尔茨 Heinrich Albertz)正在询问关于柏林占领区边界的一系列行动。前一个晚上,除了少数几个通道外,整个边界遭到封锁。当日早晨,东西边界上开始建起隔离路障。 

弗里德里希大街的查理检查站

 

查理检查站1961/2015,蒙太奇 查理检查站1961/2015,蒙太奇 | © 版权pa-picture alliance | © 版权 A. Ehrlicher, B. Rehmann      1961年10月28日:位于占领区边界旁的弗里德里希大街的查理检查站,是供外交官和外国人使用的通道。苏联坦克在这里严阵以待:因应美国坦克直接开进东西柏林边境线而作出的反制。如今,冷战冲突的痕迹已经不见了踪影:弗里德里希大街成为柏林最受欢迎的购物街之一。

连接柏林万湖和波茨坦的格里尼克桥

格里尼克桥1962/2015,蒙太奇 © 版权pa-picture alliance | © 版权A. Ehrlicher, B. Rehmann      如今,格里尼克桥是连接柏林与波茨坦的重要枢纽;过去它标志着东德与西柏林之间的边界。长期以来,这里仅允许军队通过。冷战时期,此处曾发生过三次高级人质交换事件。1962年2月10日,苏联突然释放美国飞行员加里·弗朗西斯·鲍尔斯(Gary Francis Powers)并将其交给美国。作为回报,美国则释放苏联间谍鲁道夫·伊万诺维奇·阿贝尔(Rudolf Iwanowitsch Abel)。这张历史照片拍摄于人质交换之后不久。

奥伯鲍姆桥:位于弗里德里希斯海因-克罗茨贝尔格

奥伯鲍姆桥1964/2015 © 版权 pa-picture alliance | © 版权 A. Ehrlicher, B. Rehmann      夜里,斯普利河上方的拱桥如今是柏林人聚会开派对的场所。1964年12月19日晚间,从桥下穿过的西柏林人有足够的理由感到高兴:他们被允许在圣诞节期间探望他们在城市东部的亲属。一年之前,双方签署了通关协议,东西柏林之间的那堵石墙才有了这个临时通道。

亚历山大广场

亚历山大广场1976/2015,蒙太奇 亚历山大广场(蒙太奇): © pa-picture alliance | © A. Ehrlicher, B. Rehmann      亚历山大广场看上去并没有多大改变。当时和今天一样,广场上的喷泉是柏林中心区备受欢迎的聚会之地:可以放松心情或者享受美味的冰淇淋。1976年6月29日,柏林气温31度,对于东柏林居民来说,的确是时候把脚放到水里凉快凉快了。

贝尔瑙大街

贝尔瑙大街1982/2015,蒙太奇 © 版权 ullsteinbild – Jürgen Ritter | © 版权A. Ehrlicher, B.      当时与现在一样,人们需要等待公共汽车到站。在1982年东柏林原始照片的背景中,,柏林墙上清晰可见“Lummi”的涂鸦——海因里希·卢默(Heinrich Lummer),1981-1986担任西柏林公安局长。(德文名字词尾变成“i”之后,有昵称的效果——译者注)。

历史气息浓厚的柏林中心区

柏林中心区1984/2015,蒙太奇, 剪辑,拼贴 柏林中心区1984/2015,蒙太奇, 剪辑,拼贴 | 剪辑: A. Ehrlicher, B. Rehmann ,CC BY-SA 3.0,历史照片:德国档案馆,图片183-1984-0831-421 (CC BY-SA 3.0 de),当代照片:K.Krämer      今天,这里会成为建筑工地,而东德时期曾是共和国宫:1984年8月31日,中央总书记埃里希·昂耐克(Erich Honecker,右侧)、他的妻子马尔格特(Margot,右侧第四个)和花样滑冰奥运冠军卡塔丽娜·威特(Katarina Witt,右侧第二个)来到这里参加运动员舞会。共和国宫曾是东德人民议会所在地,定期举办各种活动。共和国宫的建筑材料因使用石棉而产生污染,2008年12月,这栋建筑的最后一部分完成拆除。随后,经过了漫长的辩论,最终决定恢复柏林中心区马克思·恩格斯广场的历史面貌:柏林城市宫预计将于2023年完成复建。

特雷普托公园的苏联纪念碑

 

特雷普托公园的苏联纪念碑1987/2015,蒙太奇,剪辑,拼贴 照片剪辑: A. Ehrlicher, B. Rehmann ,CC BY-SA 3.0,历史照片:德国档案馆,图片183-1987-0727-24,Uhlemann Thomas (CC BY-SA 3.0 de),当代照片:A.Ehrlicher, B.Rehmann      在特雷普托公园的苏联纪念碑旁边,有的摆着造型拍照,有的列队行走。它不再适用于民主德国时期举办国家例行庆典和大型集会。过去的这里大不相同:1987年7月27日,纪念列宁先锋队员、共青团员、恩斯特·台尔曼先锋队员、自由德国青年团员以及纪念牺牲的苏军官兵的大型集会在这里举行。 

博尔赫玛大街上的博泽桥

博尔赫玛大街1989/2015,蒙太奇,剪辑,拼贴 照片剪辑: A. Ehrlicher, B. Rehmann ,CC BY-SA 3.0,历史照片:德国档案馆,图片183-1989-1118-028,(CC BY-SA 3.0 de),当代照片:A.Ehrlicher, B.Rehmann      昨天的特拉比(东德产小汽车——译者注),今天的有轨电车:1989年11月10日,西柏林韦丁地区(Wedding)的学生聚集在东西柏林边境通道上的博尔赫玛大街博泽桥上,他们在夹道欢迎来自东德的同胞们。在此度过的前一晚,柏林墙已经打开。今天,普兰茨劳尔贝格和韦丁之间的交通非常繁忙。

帝国大厦

帝国大厦1990/2015,蒙太奇 © 版权pa-picture alliance | © 版权 A. Ehrlicher, B. Rehmann      欢呼、旗帜、烟火——1990年10月3日,德国重新统一庆典。当时,帝国大厦的玻璃穹顶还只是空想。直至1995年,才开始将帝国大厦改造成德国议会大厦。
 

关于本图文

照片剪辑以在柏林具有历史意义地点拍摄的照片为蓝本,时间跨度从修建柏林墙开始到德国重新统一。阿克塞尔·埃尔利歇(Axel Ehrlicher)和贝缇娜·莱曼(Bettina Rehmann)从几乎同样的视角再次拍摄,并剪辑成过去与现在相遇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