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城市故事:柏林
“这座花园是我的奢华生活”

比扬卡·沙尔布格
比扬卡·沙尔布格 | ©Susanne Schleyer

柏林女插画家比扬卡·沙尔布格(Bianca Schaalburg)会在周末时漫步夏洛腾堡宫华丽的宫殿花园,任灵感肆意迸发。

作者: 塔妮亚·杜克斯(Tanja Dückers)

      夏洛腾堡宫(建于1685年—1699年)是普鲁士国王和德国皇帝在柏林最重要的宫殿建筑,是霍亨索伦(Hohenzoller)家族最喜爱的地点之一,如今则是这座多彩喧嚣城市中令人流连且宁静惬意的景致。不过,今天我们并不是要走进这座宫殿。比扬卡·沙尔布格这位地道的柏林人(生于1968年),对于巴洛克风格的宫殿花园和毗邻的英式公园有着特殊的喜爱之情。让我们来认识这位热爱色彩并且善于赋予生活中美好事物特殊意义的插画艺术家吧!从头到脚——她特别喜欢帽子——她每天都会给自己打造一身全新的酷炫行头,她的裤袜还会与头绳儿相互搭配。周末的时候,这位著名的插画艺术家经常会在这里将过去一周在脑子里重温一遍,同时任全新的灵感迸发。从1988年开始,她就生活在宫殿对面的克劳森纳广场附近。

      还没到达宫殿的花园,就能感受到比扬卡·沙尔布格对花园和周边环境的熟悉程度。“这个停车场,十五年前是我和几个儿子玩耍的运动场。”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如今这里被管得严多了”,她告诉我。“现在人们不能随随便便躺在草地上。以前,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会乐此不疲地在这里野餐。河的彼岸,岸边的草地,现在已经禁止踩踏了。“

      尽管如此,比扬卡·沙尔布格还是喜欢这里。当我们走过绿树成荫的公园小路突然来到开阔的鲤鱼池前,她停下脚步,顿了一会儿:“每当我绕过这个转角,就会把一切都抛诸脑后——满满一周的工作,所有一切。远处的天空,开阔的视野,还有日光……这里的一切都如此美好!”视线所及之处,一边是红色的大桥,一边是宫殿。在通向鲤鱼池的台阶上,有八座爱神小天使雕塑和四个装饰花瓶。八座雕塑分别代表四季和地球四种元素。早期人们可以乘船经由施普雷河到达宫殿。在鲤鱼池和宫殿之间,迎接参观者的是景观喷泉。在温暖的季节,喷泉射向天空的水柱可高达三十米。

柏林 (Berlin)

      比扬卡·沙尔布格又向前走了几步,“夏天时的花朵当然更艳丽。虽然听起来有些俗气,但这些花朵……这些锦簇的花团,可以说……令我迷醉。这些热情洋溢的嬉皮风色彩……普鲁士遗韵中花朵的力量……肆意而又威严……这种冲突令我着迷!”花丛的后方,我们的目光落在20多个才被鼹鼠挖出的土丘上,“这些我也觉得很棒,”这位艺术家说“人类的规则和秩序对这些小鼹鼠来说没什么意义。”她咧嘴笑着,让人感受到她作品中特有的幽默,“真正的柏林人其实在地下。”我们是在讨论作为漫画形象和被孩子们视为勇士的鼹鼠。

      在柏林莱特会(Letteverein)职业培训学院和柏林艺术学院,比扬卡·沙尔布格师从于尔根·斯波恩(Jürgen Spohn)、捷克女性插画大师柯薇塔·巴可维斯基 (KvětaPacovská)和波兰海报设计师扬·莱尼卡(Jan Lenica),她是一位创造的多面手。她为侦探小说、儿童读物和校园读物作插画、设计logo和明信片,为女性杂志、柏林报刊和时政金融杂志撰文。她给自己写的书作画,她创作各种物件。“我还差一件事没做”,她皱着眉想了想。“我还没有设计过邮票呢。”随后眨了眨眼:“会有机会的。”毕竟,她在柏林艺术学院的一位教授扬·莱尼卡(Jan Lenica)曾两次为联邦邮局设计邮票。

      仿佛再没有什么能难倒比扬卡·沙尔布格——她2006年就成为著名插画工作室petit 4的一员:动物和人,风景和标识,搞笑的漫画和形象生动的封面,她都信手拈来。她设计的政客形象深入人心:穿着狂欢节盛装的柏林前市长克劳斯·沃维莱特(Klaus Wowereit),卖弄风情的花花公子布莱希特(Bertoldt Brecht),伊丽莎白女王手中拿着热气腾腾的茶杯却异常冷静地权衡英国的利益,酷似铁娘子撒切尔。沙尔布格以个人姓名的缩写BiSch发表了400多部讽刺漫画,主要是在柏林城市杂志Zitty上,也有在《法兰克福评论》和其他地方。

      我们继续走向红色的大桥,背景是墓室、壮观的观景楼(“茶宫”)和鲁伊森岛(Luiseninsel)。在桥上,比扬卡·沙尔布格停下来,她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金黄色的秋叶,看着它们在水中缓缓摇曳。“真是太美了……这些都是我能够不断攫取的画面。你看远处的睡莲——多像莫奈的画啊。”很多人只能在童年拥有的能力,比扬卡·沙尔布格却从未丢失:始终以全新的眼光观察事物并为之惊奇。在细微之处、在平凡日常中发现特殊。

      除了“伟光正”的主题,她也有荒诞和恶搞的作品。去年,她为喜欢列清单的人设计了一本《我的超级清单列表书——可供填写的100项清单》。能够填完整本书的人简直可以拿到“自我认知”专业的毕业文凭。
除了将自己的出书计划从想法付诸实践,令比扬卡·沙尔布格感到乐趣无穷的还有捣鼓新事物、让插画不仅是留在白纸上。说起来,她还在眼镜布、口香糖包装(“慈善口香糖”——每购买一支,收益将向柏林的社会救济项目捐出一部分)、早餐盘、手机袋、书签和印有城市地图的明信片上作画。

      尽管涉及面广泛,在这些不同的作品中是有一些“沙尔布格特色”的。精准的观察、对柔美色阶的热爱、以饰品作为点缀(难怪沙尔布格如此喜欢巴洛克风格建筑)、隐晦的笑话(她其中一个作品是坐在心理分析师的沙发上正幻想着下蛋的圣诞老人)。频繁出现在比扬卡·沙尔布格作品中的猫咪肯定有着共同点。当然,沙尔布格自己就养猫。当问及她的猫咪叫什么名字时,她说:“Zizou,是齐内丁·齐达内(Zinedine Zidane)的昵称。当时我的几个儿子非得给我们的猫咪取一个球星的名字。奥利弗·卡恩(Oliver Kahn)一名当时也很有竞争力。我很高兴,他们决定选Zizou! Zizou听起来更像一只母猫!”

      我们可以在这里逗留得久一些。多彩的树叶在秋日的阳光下熠熠发光。在这里,在宫殿花园中,人们可以体会到三四百年前的那种感觉。

      比扬卡·沙尔布格停下来,整个人旋转了一圈,似乎要把周围的壮丽景致永远藏在自己的体内,“对我来说,每周在这座超棒的公园散步真是一种奢侈。我自己的没有花园,但这座花园一直在这里。”“不过”,她突然想到,“几年前,普鲁士宫殿和花园基金会曾经试图立下规定,禁止进入夏洛滕堡宫。幸好人们立马强烈反抗——这是很多人的日常必经之路,他们不得不从公园中穿行。我特别高兴,否则我作为本地人还得交过路费。”

      比扬卡·沙尔布格希望能够“永远”待在这里,这是她扎根的地方。我们尽可期待,这位艺术家在这座最为著名的普鲁士公园中能够被激发出怎样的想法和全新的创作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