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

丧失 © Jen Theodore

我们身处于一个消逝的年代,文化在消逝,自由在消逝,生命也在消逝。我们所有人都在失去着什么,使得我们更为趋同。

英年早逝的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如果在世,想必会有话说,说说均化效应,说说人为的,或由于人类行为而更加恶化的灾难。

我们所有人都在武汉或者其他地方,他们的消逝的故事就是我们的故事。











  • 武汉 (#9132)

  • 武汉 (#7819)

  • 武汉 (#7367)

  • 武汉 (#7779)

  • 武汉 (#7760)

  • 武汉 (#8113)

  • 武汉 (#9235)

  • 武汉 (#8246)

  • 武汉 (#7930) © 歌德学院(中国)2020

  • 武汉 (#6874)

  • 武汉 (#9142)

  • 武汉 (#6835)

  • 武汉 (#7837)

  • 武汉 (#8745)

  • 武汉 (#8837)

  • 武汉 (#8753)

  • 武汉 (#7711)

  • 武汉 (#7215)

  • 武汉 (#8941)

  • 武汉 (#7333)

  • 武汉 (#7660)

  • 武汉 (#9250)

  • 武汉 (#8962)



 

对该焦点有任何看法?欢迎与我们联系!redaktion-peking@goethe.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