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城专栏:武汉
经历挑战

黄鹤楼上看武汉
黄鹤楼上看武汉 | © 于/Yu 回/Hui via Wikimedia Commons

如果在几周以前,可能中国以外不会有太多人知道武汉这个城市,即使他的人口是柏林的差不多三倍。即使对我这样一个“老武汉”来说,这个城市的印象也总是难以捉摸的。

作者: 杨帆

    1927年合并以前,武汉一直是被长江和汉水(长江最大的支流)分割的三个城市。武昌是中国中南地区的总督府(湖广总督)所在地,是政治和文化中心;汉阳是历史悠久的古城,也是中国最早的现代兵工厂所在地;汉口则是一个商业重镇,华中地区的贸易集散地。从1861年开始,根据清政府和英国签订的“天津条约”,汉口成为对外通商口岸(treaty port),也是中国中部地区的外贸中心。很长一段时间,汉口都是中国最为国际化的其中一个城市。所以如果把武昌,汉口,汉阳粗略地比作中国的一个城市,就相当于北京,上海和西安吧。
 
    湖北武汉人被称作“九头鸟”,武汉人的性格被认为是精明,狡黠而又火爆,和这个城市的夏天一样,热辣辣的。作为“九省通衢”,“天下中枢”,武汉人见过了大风大浪,习惯了用诙谐的态度对待这个世界。
 
    1911年,辛亥革命在武汉爆发推翻了清帝国的统治建立中国第一个共和国。1949年以后,武汉成为中国的工业重镇,苏联援建的大量的重工业和长江上第一座大桥都在这里。随后,这个三镇之城(The city of three cities)不断地扩张,如今武汉已经是中国城区面积最大的城市,中国其中一个最大的汽车工业和光电子信息工业基地,武汉还是中国乃至全世界在校大学生数量最多的城市(超过百万)。
 
    武汉和德国也有着有趣的历史交集。1895年,德国在汉口开辟了其在中国的第一个租界,并随后设立了领事馆。所以,和很多德国城市一样,汉口也曾经有奥古斯塔大街(Augusta strasse),维多利亚大街(viktoria straße),腓特烈大街(Friedrich Strasse)海因里希亲王大街(Prinz Heinrich Ufer)(海因里希亲王就曾亲自访问过武汉)。1917年中国政府收回徳租界之后,上述路名都改回中国名称。但是,如果今天你来到汉口,还能看到许多昔日的德国建筑,如今历经岁月,已经成为武汉的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原来的汉口德国领事馆建筑,则自1949年迄今一直是武汉市政府的所在地。汉口的最早的电话网络,就是由德国西门子公司搭建的。如今,武汉的光谷还有一条“德国风情街”,虽然建筑水平还有待提升,但是至少说明武汉人对于德国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

武汉德国领事馆旧址,建于1895年
武汉德国领事馆旧址,建于1895年 | © gugganij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武汉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不幸的是,这座城市正在经历挑战。我知道我们会被载入历史,因为从来没有一个这么大的城市几乎被完全封城。此时此刻,无数的武汉人一起经历至暗时刻。医疗设备短缺,医生短缺,口罩短缺,生活物资短缺,公交停运,火车飞机停运,小区封闭,楼栋封闭,道路封闭,大街上挂满了各种宣传标语,人们守在小区门口或村口阻止外人进入,几百万在外地的武汉人漂泊在外回不了家,而很多外地人听到武汉人如同闻虎色变。曾经不可想象的事情,一夜之间就发生了。

武汉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不幸的是,这座城市正在经历挑战。

    作为一个普通的武汉人,我和其他人一样,都在承受着相同的命运。我们的心情都经历了震惊,恐慌,焦虑和希望,我们也都在问着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会经历这些?为什么不能更早发出警报?为什么资源供应会如此紧张?封城的措施是否过于严厉?政府和市民之间该如何建立信任?而人和人之间又该如何重建信任?
 
    前天武汉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整个城市为之动容,几百万条网络文章刷爆了每个人的朋友圈,很多人到他的工作单位献上哀悼,无数人则在被隔离的家中吹起了具有象征意义的口哨。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都在经历一场反思,或许这场灾难能给这个城市带来改变,或许灾难之后,我们能引来真正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