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21 柏林影展部落客
線上直播—柏林影展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脈動

獲頒金熊獎,拉杜・裘德執導的《倒楣性愛和瘋狂A 片》,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
獲頒金熊獎,拉杜・裘德執導的《倒楣性愛和瘋狂A 片》,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 | 照片(細節):© Silviu Ghetie / microFilm

第一次在網路上進行比賽的柏林影展,主打鮮明的當代影片,與我們當前的處境產生共鳴。

作者: 烏拉‧布魯納

羅馬尼亞籍的拉杜・裘德在《倒楣性愛和瘋狂A 片》(Bad Luck Banging or Loony Porn)中很快就進入主題:教師艾咪和她的丈夫在家中的臥室裡做愛並錄了下來,這段手機視頻無意間落到了網路上的一個硬殼色情(對性器官或性行為進行詳細描述的色情片)網站。這樁醜聞無可避免,父母的譴責因而紛至沓來。《倒楣性愛和瘋狂A 片》是二零二零年夏天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拍攝的:布加勒斯特籠罩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的陰霾中,影片中的人都戴著口罩,討論到失業潮,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躁不安。

出生於一九七七年的拉杜・裘德,早就獲得各大影展的青睞,金熊獎如今頒發給競賽片中唯一把疫情大流行這個議題清楚呈現的作品,再度將受到新冠病毒影響而改為線上進行的電影節一事浮上檯面。

拉杜・裘德執導的《倒楣性愛和瘋狂A 片》獲得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 拉杜・裘德執導的《倒楣性愛和瘋狂A 片》獲得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 | 照片(細節):© Silviu Ghetie / microFilm

「從當前情勢中汲取力量」

柏林影展的節目刪減至一百部影片, 其中十五部參加競賽,僅有受委託的專業觀眾可以在網路上的串流媒體欣賞到這些電影。所有參與競賽的片子,均於疫情大流行期間拍攝或者後製完成,這些導演成功的「從當前情勢中汲取力量,並將之注入自己的影片中」,影展的執行企劃卡洛・夏堤安(Carlo Chatrian)在宣布推出那些節目時如此強調。

錯綜複雜的三聯畫

譬如《倒楣性愛和瘋狂A 片》就是一部這樣的電影,二零一五年以《追拿吉普賽》(Aferim!)贏得一座銀熊獎的裘德,把一個簡單的家庭視頻題材編織為一幅錯綜複雜、同時包含許多東西的三聯畫(多聯畫的一種,分為三個部分;一般正中的那一幅最大,也有三幅作品大小相同的畫作):一種隨筆式的歷史內省,一種關於假道學的荒謬辯論。當然,怪誕的諷刺也反映了因為疫情大流行而加劇的緊張情勢。也許,這部電影因為調性過於誇張,並且走的是廉價小說的風格,稱不上傑作,但作為具有影響力的當代電影而言,獲頒金熊獎可說實至名歸。

個人處境的地震儀

一部反映時代脈動、情緒圖像、倉促的瞬間快照的電影 – 洪常秀(Hong Sangsoo,南韓導演)、濱口龍介(Ryusuke Hamaguchi,日本導演)的作品也屬於這類。他們謹慎、按部就班地敘述他們的故事,獲得評審團大獎、日本導演的作品《偶然與想像之輪》(Wheel of Fortune and Fantasy),用細膩構思的情節描述造化弄人的偶然相遇。南韓的電影《引言》(Introdution)中,洪常秀在他從韓國趕赴柏林的旅途中,跟蹤一位年輕男子,用風格獨具的黑白鏡頭拍攝,這部只有六十六分鐘的憂傷戲劇是參賽影片中最短的一部。《引言》雖然不是洪常秀最好的作品,獲頒最佳編劇銀熊獎,絕對是對這位敘述精簡大師的適切禮讚。

性別中立的表演獎

瑪麗亞・施霞德執導的《我是你的人》,女主角瑪蓮・艾格特獲頒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最佳主角銀熊獎 瑪麗亞・施霞德執導的《我是你的人》,女主角瑪蓮・艾格特獲頒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最佳主角銀熊獎 | 照片(剪輯): © Christine Fenzl
柏林影展做出了一個前瞻性的決定,二零二一年首度頒發性別中立的表演獎,現在,新的類別「最佳主角」與「最佳配角」取代了傳統的男、女演員獎,但這也引起了抗議:如此一來,電影行業中的原本就容易被忽略的女性,現在處境恐怕更加不利。但今年的評審團消弭了這層疑慮:最佳主角獎頒給了瑪蓮・艾格特(Maren Egger),她在瑪麗亞・施霞德(Maria Schrader)執導的科幻喜劇片《我是你的人》(Ich bin dein Mensch)中,飾演一個受到野心驅使而被騙,然後變成一個類人類的角色。最佳配角獎也被一位女性拿下,莉拉・基茲林格(Lilla Kizlinger)在弗利格奧夫·拜奈代克(Bence Fliegauf)執導的《森林無所不在》(暫譯,Forest – I See You Everywhere)中的演出令人難忘。

非主流電影

瑪莉亞・史培特執導的《巴赫曼先生與他的學生》獲頒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評審團銀熊獎 瑪莉亞・史培特執導的《巴赫曼先生與他的學生》獲頒二零二一年柏林影展評審團銀熊獎 | 照片(剪輯): © Madonnen Film
競賽片中最優美也最樂觀的片子來自德國:瑪莉亞・史培特(Maria Speth)執導的《巴赫曼先生與他的學生》(暫譯,Herr Bachmann und seine Klasse)獲頒評審團大獎,本片為長期觀察一位非比尋常的教育工作者以及他來自多元文化的學生之呈現。這部紀錄片記錄下了年近六十五的巴赫曼先生及其課堂,他超越了傳統的講授教材的方式,與學生們進行的一場活潑生動的對話。透過他充滿關愛的觀察以及幽默感,對德國關於融入以及教育爭論進行了振奮人心的評論。

雖然我們很難理解,出色的影片如多明尼克・葛拉弗(Dominik Graf) 改編自埃里希・凱斯特納(Erich Kästner,1899-1974,德國作家)小說的《法比央或者狗兒走路》(暫譯,Fabian oder Der Gang vor die Hunde;原著“Fabian. Geschichte eines Moralisten“— 暫譯,《法比央,一個道學派的故事》),或者令人著迷的浪漫史《仰望天空時我們看見了甚麼?》(暫譯,Was sehen wir,wenn wir zum Himmel schauen?),為什麼沒有得到任何獎項。然而,Mohammad Rasoulof、Ildikó Enyedi、Gianfranco Rosi、Nadav Lapid、Adina Pintilie和Jasmila Žbanic組成的六人評審團都做出了專業判斷,正因為他們的決定,非主流電影才有機會在電影院內的大銀幕上放映。

期待夏天的柏林影展

在網路上進行的節目才剛落幕,立刻上緊發條準備六月舉行、以觀眾為主的電影節,柏林影展已經與柏林的電影院,包括露天活動場地等展開協商。走過七十一個年頭的柏林影展的管理團隊,很少像才進入第二年任期的瑪莉安特・李森貝克(Mariette Rissenbeek)、卡洛・夏堤安(Carlo Chatrian)這樣,需要與諸多不利的情況奮戰。然而他倆經過多番討論後做出的決定,也就是於三月間設立電影市場,無疑是正確的。在網路上進行的頒獎典禮對於專業觀眾而言,堪稱順利,李森貝克於電影節結束後如此下結論。有些影片已經賣到了北美洲和其他的歐洲國家。

當帷幕終於也為廣大的觀眾拉起之際,我們可以滿心期待夏天的柏林影展來臨。希望電影節又是那個我們幾十年來在柏林看到的那樣:鋪上紅地毯、國際巨星雲集、熠熠生輝的頒獎典禮 – 最主要的是和許多人一起坐在電影院裡。線上直播的頒獎典禮因此變成一樁好事:它引起了我們的興趣,我們希望一起在大銀幕上觀賞那些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