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托瑪斯·穆勒、安德烈·舒勒和馬里歐·格策:在2014年世界盃足球決賽中獲勝後歡慶關鍵致勝的進球照片(剪影):© picture alliance / Rolf Kosecki

反對足球運動的暴力和種族主義

德國隊雖然被淘汰了,但世界盃仍在繼續進行:事實、球迷和球星 — 對於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我們將提出許多德國足球文化的觀點。 在我們的問答遊戲中,鑽研足球世界的足球哲學家和一日球迷都能測試一下對於足球的了解程度!

粉絲計劃: 反對足球運動的暴力和種族主義

對許多德國人來說,足球是他們身份認同的一部分。然而,卻有許多年輕人經常帶著在挫折感進入球場。當今政府政策致力於以積極的社會工作來防止暴力。


自從1888年第一家德國足球俱樂部 B.F.C. Germania 在柏林成立至今已有幾乎130年。今天,德國足球協會(DFB)擁有大約二萬五千個俱樂部和六百八十多萬名會員,這是世界上最大的運動協會——人們踢足球幾乎無處不在,無論是在德國冠軍紀錄保持隊伍巴伐利亞慕尼黑隊的家鄉慕尼黑還是遠在北邊什勒斯維希-霍爾斯坦邦的許爾克湖體操與運動協會(TSV Schilksee)第五級隊伍。

對於許多足球迷以及越來越多的女性足球迷而言,他們的故鄉與他們的足球俱樂部的顏色密不可分:沙爾克04為藍色與白色,多特蒙德普魯士隊為黑色與黃色,漢堡運動協會為紅色與白色。至於球迷會著迷於哪一個隊伍,幾乎是一個信仰問題。例如,奧芬巴赫和法蘭克福均位處黑森邦,相隔僅十公里。但是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使奧芬巴克足球隊的粉絲為法蘭克福和諧隊鼓掌加油——反之亦然。

當狂熱轉為暴力

但是,在前三次的世足賽中德國民眾對於足球的狂熱卻也顯現出陰暗的一面,因為球迷對於球隊的狂熱有時演變成暴力事件。儘管絕大多數的觀眾是完全和平的,但暴力行為的數量卻提高。根據北萊茵 - 威斯特伐利亞邦警方中央資訊中心的運動事件資料顯示,2012/13足球賽季即引發了將近1,700起由於身體傷害的刑事案件。五年前,只有大約一千二百起案件。如今全國即已超過一萬人被認為是暴力傾向或是藉暴力發洩的人。

然而,從以上數據與全部足球觀眾總人數的比例來看,德國足球迷的暴力行為顯然不是常態。大約有一千八百二十萬名觀眾湧入第一級和第二級足球聯賽運動場內,暴力行為人數的比例僅是0.009%。從運動社會學家岡特・皮爾茲(Gunter Pilz)的角度來看,這數據顯示的“幾乎是天堂般的境界”。這位運動相關的社會工作專家說,當今有許多球迷認為自己是所謂的超級球迷,也就是真正的足球迷,他們效法南歐足球迷在觀眾席上的高亢欣奮投入。他們的暴力傾向卻遠比不上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球迷暴力行為,當時歐洲各地足球迷都模仿足球流氓的攻擊性行為。

國家安全計畫與球迷預防工作

1985年布魯塞爾海瑟爾足球場發生的災難則是悲劇的高潮,當時英國利物浦隊與義大利杜林尤文圖斯隊爭奪歐洲杯冠亞軍決賽中,39人因爲英國足球流氓所引發的大恐慌而死亡。事件發生後六年,德國政界人士和德國足球協會才認知到他們不能再輕描淡寫地應對球迷暴力問題。1991年3月歐洲杯比賽德勒斯登迪納摩隊與貝爾格勒紅星足球隊歐洲杯比賽中,數百名球迷引起暴動,以大規模的警力不得不介入以至於停止比賽,1993年16個邦的邦內政部長制定實施全國性計畫運動與安全委員會(NKSS)。這是第一次為預防球迷工作而制定法令準則。.

由市級與地方機關的青年福利機構所主導,“以近乎球迷圈並與社會教育連結”為特點的球迷計畫是整個預防工作的中心任務。其資金不是由運動協會提供,而是由各地邦聯,地方政府以及德國足球協會提供,地方政府每年必須提供至少60,000歐元。德國足球協會也加碼六萬歐元。所有一直到第三級聯賽的職業足球俱樂部都有義務在俱樂部中指定與球迷聯繫的聯絡人。

防止右翼激進球迷逐漸滲透

德國現今有49項球迷計畫,即令是在布蘭登堡邦的科特布斯(Cottbus)剛剛降級到第三級的能量足球隊(FC Energie)也參與球迷計畫。資金約20萬歐元的計畫重點是“主動聯繫社會性工作”,三名工作人員試著透過足球場外的各種富有變化的休閒活動來吸引年輕球迷參與計畫。社會工作者史文・格勞普納(Sven Graupner)表示,過去15年的工作確已產生成效。於此,足球競賽場相關的身體暴力事件也明顯減少。但是,主要問題卻是貫穿所有的觀眾層的“潛在種族主義”。格勞普納說,“有一些球迷對民主的認知尚嫌不足”。為了防止右翼激進球迷的滲透,科特布斯因此也開始了“政治啟蒙”的工作。

長期擔任球迷計畫協調辦公室主任的米歇爾・加百列(Michael Gabriel)即稱讚每天各項計畫所展現的“密集關係工作”。加百列說,“與這麼多積極敬業的人共同工作是件幸福的事”。運動社會學家岡特 ・皮爾茲 (Gunter Pilz) 也認為球迷計畫是不可或缺。但是,計畫必須獲得更好的財務資助。皮爾茲說, “如果三千名警察都解決不了的問題,那一位或兩位社會工作者該如何解決?”。於此,最重要的是政府應採取的措施,這位球迷研究人員說,引發暴力的原因並非起因於足球,而是受球迷的社會環境影響所致。年輕人的生活環境必須打造得“讓年輕人在此感覺舒適愉快”。
丹尼爾·馬舒克在柏林以自由記者為業,也是德國廣播電台文化部運動節目主持人。

翻譯: 張君德(Günter Whittome)
歌德學院線上編輯部
2014 6月

如您對本篇文章有任何問題,請與我們聯繫!

相關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