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托瑪斯·穆勒、安德烈·舒勒和馬里歐·格策:在2014年世界盃足球決賽中獲勝後歡慶關鍵致勝的進球照片(剪影):© picture alliance / Rolf Kosecki

從富有的巴伐利亞到魯爾區工人

德國隊雖然被淘汰了,但世界盃仍在繼續進行:事實、球迷和球星 — 對於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我們將提出許多德國足球文化的觀點。 在我們的問答遊戲中,鑽研足球世界的足球哲學家和一日球迷都能測試一下對於足球的了解程度!

德國足球球迷文化: 從富有的巴伐利亞到魯爾區工人

多特蒙德球迷和門將羅曼.魏登費勒(Roman Weidenfeller)在球迷區
多特蒙德球迷和門將羅曼.魏登費勒(Roman Weidenfeller)在球迷區
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還是聖保利?對於瘋迷足球的德國而言,最喜歡的球隊同時也代表身份認同和意識形態。


「德甲最有利的武器是球迷俱樂部的模式」──二零一八年三月在足球雜誌《11 Freunde》裡,一位英國足球活躍份子用這句話表揚德國足球,在相對之下對完全商業化免疫的事實。德國大約有兩萬五千個俱樂部。下面幾個例子呈現德國球迷和球隊的關係到底有多特別,以及政治傾向和社會環境從中扮演什麼角色。

拜仁慕尼黑:習慣贏球

六次連續贏得德甲聯賽冠軍的拜仁慕尼黑,被視為一個擁有難以取悅的主流觀眾俱樂部。但很多人卻忘記在慕尼黑也有網絡關係良好,由狂熱粉絲組成的球迷組織。舉例而言,這些所謂的死忠球迷積極對抗種族歧視。球季票價從站票一百四十歐到一等包廂七百五十歐,造成球迷傾向為高收入族群的自動社會環境歸類。

多特蒙德:當球迷也是份工作

永遠緊追拜仁慕尼黑在後的多特蒙德球迷,有特別忠誠和不怕危機的名聲。至少球迷和俱樂部提出的標語「真愛」給人這個感覺──拒絕資本主義高漲以及一九九零年代的天價轉移。與對手拜仁慕尼黑相比,BVB球迷覺得自己更實在,更真誠。事實上,在容納超過八萬名觀眾的主球場裡,南看台組成的「黃牆」中,球迷展現出對球隊的認同令人印象深刻。同時有時候卻會讓人忘記,就算是像多特蒙德這樣的球隊,主要還是被經濟利益引導。球迷不只以意識形態,更以每季可多達一百四十萬名觀眾的記錄來支持球隊。

沙爾克04:煤炭俱樂部和勁敵

沙爾克-04-粉絲 照片(剪影):© 沙爾克04足球俱樂部
來自五十公里之外,故鄉在蓋爾森基興(Gelsenkirchen)的沙爾克04和多特蒙德在足球史上被視為最大勁敵。他們的對決-又被稱作魯爾區德比(Revierderbys)-對球迷而言幾乎就像是歐冠決賽。不過兩個球隊和球迷相同之處比相異之處更多。雖然沙爾克04的會員數目排名第二,只比拜仁慕尼黑少,為球員陣容付上超過九千萬歐元。但沙爾克04和多特蒙德都把自己視為工人球隊,建立於長久、幾乎成為神話的煤炭俱樂部傳統基礎之上。

RB萊比錫:反傳統俱樂部

一支在排行榜前面,年紀相對來得輕的球隊是RB(Rasenballsport:草地球類運動)萊比錫。二零零八年,協會在紅牛集團佔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所有權之下成立。這個經常被球迷和專業媒體詬病的「塑料俱樂部」(Plastik-Club),成功地從第五聯賽踢進德甲,甚至還參加過歐冠。有人諷刺地表示,RB萊比錫根本沒有球迷──但是每場比賽還是有三萬名觀眾進球場。不過RB萊比錫的主場紅牛競技場卻很久已經沒有售罄。

科特布斯:Beast from the East?

目前在德乙踢球、少數幾個東德剩餘足球隊的科特布斯以負面新聞聞名。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場比賽中,科特布斯上百名極右翼球迷的種族歧視行為最後導致了全德國「納粹滾出場外」的活動。二零一八年五月,科特布斯球迷穿上三K黨風格的白色長袍。目前,球隊領導階層開始對抗球迷帶來的縱火狂和極右翼形象,呼籲多數、但卻沈默的觀眾採取行動對抗排外情緒,傳達「科特布斯球迷真正的模樣」。

聖保利隊:好人海盜

足球員和球迷:歡呼、鼓掌 照片(剪影):© Picture Alliance/firo Sportphoto/Jürgen Fromme
身在德乙的聖保利隊深深植根於左派佔屋界,同時也被視為德國足球的社會良知以及真誠球迷的守護神。在二零一八/一九年賽季,球員們將披著扮演LGBT團體(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變性者,跨性別,雙性人和酷兒)的彩虹色入場。此外,球隊還舉辦「對抗種族主義路跑」,主辦全球飲用水計畫Viva con agua和致力於對抗帶有性別歧視的廣告。還有,聖保利隊全賽季門票中百分之三十是登記於女性名字之下,而且在一份二零一七年的調查中,女性球迷的比例占了百分之四十一點四。
貝爾尼.邁爾(Berni Mayer)是作家、記者、翻譯和德甲聯賽Podcast《Brennerpass》的聯合主持人。

翻譯: 黃建綸
文章版權:歌德學院,貝爾尼.邁爾。本文為共同創作署名,轉載條件相同,須經3.0德國授權。
Creative Commons Lizenzvertrag
2018 6月

如您對本篇文章有任何問題,請與我們聯繫!

相關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