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圖書館 「第一次看到就讓我跌破眼鏡」

知識的入口:雅各布–威廉–格林中心門廳
知識的入口:雅各布–威廉–格林中心門廳 | 照片(剪影):© Ula Brunner

寶莉娜 .B.(Pauline B.)在柏林米特區(Berlin-Mitte)讀大學—從那裡到「格林」不過是一箭之地。尤其是壯觀的閱讀平台讓她特別動心。也因此她願意接受一些不便之處。

從二零一六年開始,我在位於柏林米特區的洪堡大學(Humboldt-Universität)就讀西班牙語和歐洲民族學。一開始教授們便在「格林」準備了學期用書和文獻,並組織了小型介紹活動。圖書館離我的學院很近,所以上完課後我常常繞過來。透過搜索引擎「Primus」可以針對性地借到其他圖書館沒有的文獻。許多書都有電子檔可以下載,但是我也常使用印刷書籍。

每個學院有自己的媒體區域。 每個學院有自己的媒體區域。 | 照片(剪影):© Ula Brunner 我非常喜歡圖書館的建築:非常寬敞,又開放,給人一種解放的感覺。光是它的空間感就能夠賦予人開放想法和創造力的感覺。尤其是閱讀平台有著獨一無二的學習氣氛。

閱讀平台是最熱門的工作地點。 閱讀平台是最熱門的工作地點。 | 照片(剪影):© Ula Brunner  平台「相疊」於好幾層樓。第一次到那裡的時候,真的是讓我跌破眼鏡:屋頂是玻璃窗,可以看見每朵雲和每縷陽光,聽見滴答雨聲,看見光線反射,還有其他學生——感覺真的很棒。

一個特別之處:閱讀平台 一個特別之處:閱讀平台 | 照片(剪影):© Matthias Heyde,大學圖書館 不管往哪裡看去,每個人都在學習。互相不認識的我們,同處於這一股充滿學習和科學氣氛之中。每個人都很專心,有紀律,創造出一股特別的氛圍,給予人動力。在這個空間裡,充滿求知慾的年輕人創造和再造知識,非常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不管讀什麼科系的人都是如此。

這裡也可以好好讀書,可是環境不是那麼壯觀。 這裡也可以好好讀書,可是環境不是那麼壯觀。 | 照片(剪影):© Pauline Brunner 當然也有其他可以唸書的位置。它們不像平台上的那些座位搶手,但是也沒有那麼美觀。因為大部分的座位只保留給洪堡大學的學生和員工,我必須得一直帶上學生證。在這裡也不能離開座位超過一個小時,不然位子就會開放給其他人。

如果想休息一下,可以把計時轉盤上放在桌子上。 如果想休息一下,可以把計時轉盤上放在桌子上。 | 照片(剪影):© Pauline Brunner 實在太多人來「格林」。儘管它不是洪堡大學唯一,但一定是最大的圖書館。也因為位置中心,對學生而言非常方便。每天有上千人過來,尖峰時段經常沒有足夠的座位和置物櫃。

排隊等空置物櫃是件司空見慣的事。 排隊等空置物櫃是件司空見慣的事。 | 照片(剪影):© Pauline Brunner 獲得空置物櫃非常重要,因為沒有辦法把背包或包包帶進圖書館裡。入口處會檢查,沒有人可以把包包走私進去。如果不想鎖進置物櫃,必須把東西放在透明塑膠袋裡。通常得等上十五到二十分鐘,才有空的置物櫃。我有好幾次因為沒有座位,只好離開。真的很可惜。


「格林」位置很中心,在洪堡大學和腓特烈大街車站(Bahnhof Friedrichstraße)中間。 「格林」位置很中心,在洪堡大學和腓特烈大街車站(Bahnhof Friedrichstraße)中間。 | 照片(剪影):© Ula Brunner 「格林」是個很棒的圖書館,但必須多帶上點時間。

一九九七年出生在柏林的寶莉娜 .B.,從二零一六/二零一七冬季學期開始在柏林洪堡大學以極大的熱忱學習歐洲民族學和西班牙文。

位於柏林米特的雅各布–威廉–格林中心是洪堡大學中央圖書館以及電腦媒體服務中心(Computer- und Medienservice ,簡稱CMS)的所在地。圖書館根據瑞士建築師馬克思.杜德勒(Max Dudler)的設計在二零零九年開幕。具備將近兩百萬叢書的「格林」,是德語區擁有最大開放式庫藏的圖書館。 

 

向我們投稿!

你最愛的圖書館是哪一間?在你的圖書館中你對什麼感興趣?你有特別的圖書館經驗嗎?我們徵求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