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圖書館 「圖書館是我的救贖」

偵探小說深受訪客的喜愛。
偵探小說深受訪客的喜愛。 | 照片(剪影):© Beate Detlefs

安德蕾雅.D.(Andrea D. )在二零一七年初發現了病人圖書館。如同許多重病患者,她獨自與心思作伴。但閱讀讓她遠離恐懼,幫助她專心於新事物。

我以前是護理師,二零零三年開始也在柏林擔任醫學紀錄助理一職。二零一七年初,身體出現令我害怕的症狀:手指發麻、手臂刺痛、肩膀疼痛。因為躺著最不疼,我就在沙發上度過了好幾個星期。當時我能夠比較不痛地做的事情,只有閱讀:平和地潛入另一個世界裡幾個小時。

前後一共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診斷出病因:兩節頸椎椎間盤突出。那時候,我一直在夏綠特–米特校區醫院(Charité Mitte)裡有看病,某個時候碰到了病人圖書館的書車。我拿到了一張寫有圖書館開放時間,並誠摯邀請大家參觀的紙條。

閱讀讓人從歷史角度觀察事物。 閱讀讓人從歷史角度觀察事物。 | 照片(剪影):© Beate Detlefs 病人圖書館是夏綠特醫院校區中老建築物的一部分,長滿葡萄葉,像施了魔法般。去那裡幫助我正面思考。當時我特別在尋找能夠讓人從恐懼中轉移注意力的內容。以前就很喜歡閱讀偵探小說的我,發現了病人圖書館裡此類書籍的庫藏。圖書館像間小房子一樣包圍著我,賦予我安全感——在美麗環境裡獲得深刻體驗。

我在這裡認識了很多新作家的作品。我常常在閱讀的時候被感動,尤其是被那些寫得細膩的書—這樣的閱讀經驗真的能帶給人樂趣。而且圖書館的服務針對病人的需求。我的願望,像是補齊三部曲遺漏的部分,馬上就被實現。庫藏總是在最新狀態。

現在我的頸椎被固定,狀況已經好多了。一星期去醫院好幾次,復健和回診,同時也去圖書館借書和還書。幾乎每個星期都有新書,如果其他病人或員工比我先把書借走的話,我就預定。我就這樣慢慢地把庫存讀完。

多元化的媒體資源幫助病人早日康復。 多元化的媒體資源幫助病人早日康復。 | 照片(剪影):© Beate Detlefs 夜晚時我被箝禁在頸椎受傷的創傷中,但白天,閱讀讓我忘記恐懼。現在的我甚至已經可以專心在新事物上。重病患者常常很孤單,只有自己和心思作伴。平常建構生命,通往世界的入口被關閉。圖書館提供了我一扇開啟新視野的窗口。每一本書能讓人進去一個不同的世界,這正是我需要的! 

好天氣時熱門的閱讀位置:病人圖書館前的長凳。 好天氣時熱門的閱讀位置:病人圖書館前的長凳。 | 照片(剪影):© Beate Detlefs

安德蕾雅.D.(一九五四年出生),從一九七年開始在夏綠特–米特校區醫院當護理師,之後也擔任醫學紀錄助理一職。
夏綠特–米特校區醫院的病人圖書館Campus Charité Mitte(CCM)是柏林夏綠特醫院兩個病人圖書館其中之一。它一共擁有一萬四千個媒體單位,有全職員工也有義工。醫院二十科的病人在上午時會被書車服務,圖書館中午十二點開門。  
 

向我們投稿!

你最愛的圖書館是哪一間?在你的圖書館中你對什麼感興趣?你有特別的圖書館經驗嗎?我們徵求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