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比錫 Monaliesa 圖書館 「圖書館對我而言是政治之地」

對亞歷珊德拉而言,Monaliesa 是個「下層」圖書館這一點很重要。
對亞歷珊德拉而言,Monaliesa 是個「下層」圖書館這一點很重要。 | 照片(剪影) | © 私人

亞歷珊德拉固定使用位於萊比錫市區南邊的女權主義圖書館Monaliesa。身為翻譯和作家的她,在那裡成立了一個讀書會:她覺得圖書館的歷史讓她變成最適合讀書會的地方。

一個討論過去東德女作家小說的讀書會:這個點子是當我參加Monaliesa主辦、前往克姆尼茨(Chemnitz)遠足時想到的。我們當時在探索伊姆特勞德.摩根納(Irmtraud Morgner)這位作家的足跡。但卻發現幾乎沒有人讀過她的作品。我就在想,應該要組一個讀書會來研究艱鉅、到目前為止被忽視的東德女作家的小說。 

坐落閣樓的Monaliesa一共有好幾個房間。 坐落閣樓的Monaliesa一共有好幾個房間。 | 照片(剪影)| © 私人 Monaliesa圖書館團隊馬上興奮接受了這個建議,不僅提供我場地、還有她們的媒體管道。儘管如此,第一次碰面時大約來了二十個感興趣的人,還是讓我很驚訝!到現在,我們大約有十五名核心成員,有男有女、從二十出頭到七十多歲,每個人的背景都大不相同。現在我們讀的是布里吉特.萊曼(Brigitte Reimann)的小說弗蘭齊斯卡.林克漢(Franziska Linkerhand),每兩個星期一個章節。討論時,每個人都可以提問或表達意見,而且我們還大聲朗誦段落,盡可能地貼近文本。接著我們討論過去東德的性別關係,以預鑄建築以及真實性作為基準。

讀書會研究東德女性作家。 讀書會研究東德女性作家。 | 照片(剪影) | © 私人 在我的眼裡,Monaliesa是讀書會最佳地點的原因在於她身為女權圖書館的歷史。最初於一九九零年成立,隨著柏林圍牆倒塌時的民權運動。對我而言,她是個「下層」圖書館這一點很重要,一個跟隨運動孕育而成的圖書館:女權運動以及想讓東德改變的運動。在我眼裡,身為這樣的圖書館的她具備解放要求,要在社會運動的鬥爭之中保護文學和文獻:最初這裡也蒐集了「灰色文學」,像是各種東德婦女組織的呼籲、傳單和會議記錄等等。再過不久這個政治文獻紀錄就會以電子形式開放給公眾。

隱藏的寶藏:「灰色文學」資料庫蒐集了過去東德女權運動中目前為止仍未公開的文獻。 隱藏的寶藏:「灰色文學」資料庫蒐集了過去東德女權運動中目前為止仍未公開的文獻。 | 照片(剪影) | © 私人 然而有一陣子狀況不好:Monaliesa閉門了九個月。但在二零一四年,新贊助協會Lotta裡的一批熱心女性,甚至成功使圖書館得到了萊比錫市體制上的支持。我第一次到Monaliesa就是去參加盛大的重新開放儀式。

我到Monaliesa不僅是去閱讀或借書,更是去交流和連結人際網絡。圖書館團隊舉辦演講、朗讀、展覽或是一日遊。除了研究女權運動的科學文獻、大眾文學和雜誌之外,還有擁有強大女主角的兒童與青少年文學及電影。兒童和青少年也歡迎來圖書館。雖然有時候音量有點大,但她們來的時候我還是很高興。圖書館對我而言是個政治之地,這代表分析研究矛盾以及不同的需求,此時可以儘管大聲一點沒關係。

不僅僅是給成年人:Monaliesa也有擁有強大女主角的兒童與青少年文學及電影。 不僅僅是給成年人:Monaliesa也有擁有強大女主角的兒童與青少年文學及電影。 | 照片(剪影) | © 私人

女權圖書館 — Monaliesa 在一九八九、一九九零年政治動盪之際於萊比錫成立。創始者是在民運中活躍的女性。Monaliesa提供如性別、女性主義和女性運動等話題的科學文獻、小說、有聲讀物、圖像小說、雜誌和電影。圖書館特別的一部份是所謂的「灰色文學」:一個到目前為止尚未公開,關於東德時期與和平革命時期女性運動的文獻紀錄。
 

向我們投稿!

你最愛的圖書館是哪一間?在你的圖書館中你對什麼感興趣?你有特別的圖書館經驗嗎?我們徵求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