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夏日工作:救生員
「沒有哪個地方比得上這裡」

蘇珊˙史塔克很喜歡她在格拉爾—米里茨當水上救生員的工作。
蘇珊˙史塔克很喜歡她在格拉爾—米里茨當水上救生員的工作。 |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

蘇珊‧史塔克在波羅的海海灘的一個救生台上度周末,她並非一派輕鬆,而是有責任要負的 - 尤其是夏天。

作者: 烏拉‧布魯納

從五月到九月,這片海灘就是她第二個家,這位一九八零年生,眼中含笑、聲音清澈的嬌小女士,四年以來都是格拉爾—米里茨,梅克倫堡州一個寧靜安逸的海水浴療地水上救生隊的一員。「其實是我的生活伴侶把我帶來的:他是這裡的第一位隊長,一直從事這份工作」,三十八歲的她說,她的正職是護士,閒暇時,她和德國救生協會(Deutsche Lebens-Gesellschaft DLRG)的其他志工一起看守海灘。

沙丘上的要塞:主要救生台 沙丘上的要塞:主要救生台 |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
這裡有三座救生台,蘇珊大多時候在主要救生台上值班,從五月到九月主要救生台上無時無刻都有人。旺季時,每天一共有十二個崗哨 – 泳池救生員的稱呼 – 派駐在那兒。他們九點開始上班:「早上我們先把旗子插好,打開無線電設備,閱讀天氣資料,然後煮咖啡。如果通通平安無事,就可以吃遲來的早餐了。」 爬上一道狹窄的階梯後,來到樓上的中央觀察室,望遠鏡得一直帶在身邊。大多時候他們兩人一組待在這裡,在樓上才能夠看清楚,是否有人揮手求救。若是,水上救生隊就會出任務。幸運的是,他們鮮少需要把溺水的人救起來,蘇珊‧史塔克說。但她也曾經經歷過,泳客因為漫不經心而導致一場救援行動:「有一次一個年輕男人游得很遠,然後雙手狂亂地擺動 – 對我們而言那是一個很清楚的信號,有人需要幫忙。我們立刻開船過去,卻發覺:他只是想跟爸爸揮手而已。
樓下的醫護室 樓下的醫護室 |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
更為頻繁發生的水上的意外,是所謂的需要緊急護理的情況,被木頭扎到腳,被蟲子叮到,虛脫,血糖過低或者心臟病發作,每天都有人在樓下的醫護室接受照料。
最重要的工具:望遠鏡 最重要的工具:望遠鏡 |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
每隔兩至三個小時,救生台上的救生員會換哨監視,因為注意力不集中了,此外,也因為那個小房間愈來愈熱。換換口味在波羅地海規律的巡哨,很受大家喜愛,「那邊多少讓人有點兒在海灘上度假的感覺」,蘇珊‧史塔克說。通常工作於晚上六點結束,但全隊的人經常會再待個幾小時。「我們坐下來,也許跳進水裡 -- 我們是超級團隊。」她十二歲的兒子,已經是少年救生隊很活躍的一員 – 因為他也很佩服媽媽的工作。每個不上班的周末都來執行水上救生任務,有時下班後也需要來個幾小時,蘇珊‧史塔克不認為有甚麼問題,恰恰相反:「我覺得沒有哪個地方比得上這裡,實際上,我們在海灘上度過整個夏天。」
「我們是超級團隊。」 「我們是超級團隊。」 |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