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諮詢時間—語文專欄
官方德語 – 一種非常特別的語言

插圖:擴音器搭配一個鋸齒狀的對話框
晦澀難懂的語言以及具威脅性的語氣 – 行政機關的語言 | © 歌德學院線上編輯部/插圖:Tobias Schrank

官腔官調甚或語帶威脅:每當德國行政機關撰寫公文,似乎經常讓相關民眾感到膽怯。

作者: 奧爾嘉・吉爾加斯諾瓦

德語不是易協調的中立語言,不過,有哪一種語言是這樣的呢?我早就對德語的語調存有偏見,畢竟我是在一個猶太家庭長大的。所以,我們移民德國之後,這個語言聽起來竟然如此溫柔,讓我又驚又喜。只要你沒有收到正式的信函,禮貌並溫和地用德語表達,完全是可以想像的。

卡夫卡問候你

自從卡夫卡優美的描述了晦澀難懂又語帶威脅的官僚體系以來,我們都受到了警告:最好別招惹德國的官僚習氣 – 每一封正式信函都可以證明這一點。行政機關的信函雖然都以客套的虛詞做為開端,「尊敬的女士和先生」,或者「尊敬的某某女士//某某先生」,踵至其後的卻是直接要求你做這個,或者不做那個。同時也清楚的告訴你,一旦你不順從,將引起那些後果,以及在這種情況下可以引用哪一條法規等等;最後,「致上友善的問候」為行政機關的信函畫下句點。只不過,無論這些問候或者整封信一點兒也不友善。每次我收到柏林市政府、我的房東,或者聯邦政府的信件,我並沒有覺得自己像一個已成年的公民,反而像一個正在被一位壞心眼又有口臭的遠房親戚劈頭痛罵的小孩。

具威脅性的語氣

德國為什麼要藉由威脅來溝通呢?其實,你可以友善的闡述每件事情,而德文就是為此而存在。說起來,親自向行政機關求助的人,都被稱為「顧客」,他們繳稅,需要由這筆稅金支付薪水的人的提供服務。其實非常簡單,但在德國不是這樣。在這裡,幾乎與世界上的所有國家一樣,語言被當作一種權勢的工具。遣辭用句複雜無比,聽起來還語帶威脅的信函,很清楚地透露出,誰在這個國家握有大權 – 這封信也透露了,他們無意讓你覺得好過。所以,他們比較喜歡躲在一種晦澀難懂的語言後面,同時營造出起一種具威脅性的語氣。這立刻引發了一個問題:一個必須威脅其公民的國家,到底是個甚麼樣的國家?畢竟我們生活在一個民主政體之中。

無障礙環境

「官方德語」,也被親切的稱為「文牘德語」,一而再、再而三因為晦澀難懂而飽受批評,誰能弄懂「婚姻能力證明」、「臨時性運輸」(如計程車、出租車、遊覽車等,即「規律、用於運送人員及貨物的交通連結」之相反)、「綠色貨品收集處」,或者「姓氏統一」(指結婚的雙方可在婚前共同決定使用一個共同姓氏,不再冠夫性或妻姓),到底在說甚麼?每當朋友要我幫他看就業中心的來信時,我往往必須轉而向律師諮詢;其實我的德語可一點兒也不差呢。但是,即使像我這樣已經在德國說德語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都無法輕鬆的看懂這封信,那些初來乍到的人,或者才剛開始學德文的人,怎麼辦呢?

不過,已經往前邁了重要的一步了:聯邦政府的網頁上,大部分的命令或規定都以簡單的語文寫成。如果在風格上以及語氣方面再調整一下的話,就真的可以平起平坐的進行溝通了。

諮詢時間 – 語文專欄

我們將在我們的專欄「諮詢時間」中,每兩星期以語文為主題 – 視語文為文化與社會現象而發表文章。語文如何發展,撰稿者對「他們的」語文抱持著何等態度,語文如何形塑一個社會? -- 各有特色的專欄作家,具有語文專業或者與語文有其他關聯的人,每個人連續推出六篇他們個人看法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