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寫字體 「正面附加效應多又多」

用手寫下新學的字詞的人,比較不容易忘記。
用手寫下新學的字詞的人,比較不容易忘記。 | 照片(剪影):© Syda Productions - Fotolia.com

字寫得不好的學生數也數不完,大人們大多在鍵盤上敲打,芬蘭則是取消了手寫體。然而,若正確地教導寫字之道,好處可多著呢  —  外語課亦然,寫字運動機能專家克里斯楊•馬克瓦特(Christian Marquardt)說。

馬克瓦特博士,學校都已盡可能數位化了,卻還要教學生寫字,為什麼?

用手寫字是一個極其錯綜複雜的活動,寫字時腦袋裡的許多區域都跟著一起接受挑戰:這可提升正字法能力、記住字詞,於表達能力也有助益。因此,在學校裡學會書寫語言的過程中,用手寫字重要得不得了。今天主張以打字代替用手寫字的人,必須考慮到這會為其他的學習過程造成那些後果。用手寫字不能只有在遇到問題時,才被人拿出來討論。

有那些問題呢?

根據二零一五年德國教師協會與運動機能學院所做的一項教師問卷調查,有一半的男孩、三分之一的女孩,寫起字來有極大的困難。兒童和青少年字寫得歪七扭八、難以辨認,寫得慢而且一下子就覺得累了。學會一種讓人看懂又流暢的字體,這個學習計畫中明文訂定的目標,並未達致。

那些因素使得這麼多小孩無法寫出讓人看懂又流暢的字?

克里斯楊•馬克瓦特博士 克里斯楊•馬克瓦特博士 | 照片(剪影):©寫字運動機能研究院 寫字的問題主要是寫字運動機能方面的問題,所以最好一開始就把這些問題放在中心點,目前相關論文大多把字母的形式與正確性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但這樣卻和運動機能學習原則有了矛盾,因為一開始就把運動解釋得精準無誤,是不可能的。剛開始學走路的小孩,也經常摔跤。兒童在寫字時,應該採取慢動作的方式,完美無瑕地複製字母,學會寫一筆好字。但這又是行不通的,因為過程中寫字的重要運動機能觀點,諸如節奏和運筆流暢度,往往被忽略了。

為什麼課堂上的寫字運動機能至今都沒受到應有的重視呢?

我們寫字運動機能學院的人認為,這也和學寫字這件事有一個教育觀點有關。我們給孩子們訂下規矩,要他們好好遵守。每當有人向家長和老師們解釋,寫字運動機能必須自行練習才學得會,我們又必須允許孩子們自己嘗試,看看怎樣效果最好時,他們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寫字當然也是一份文化財富,許多傳統主義人士擔心,如果我們把手寫字現代化的話,它就要消失了。但情況正好相反。
 
我們是在鍵盤上輸入呢,或者用手寫一個句子,其中有何區別?

要存取一個資訊,打字比較是一個機械、不加思考的過程,寫字卻恰恰相反,屬於一個個人化的過程,這個過程讓寫字的人更為直接深入地參與內容表達。研究證明,認知與運動機動過程之間,有一個變化作用,這種作用導致用手寫下的資訊處理起來比較便捷。為什麼?這的確是個好問題,還需要進一步實驗才行。

說起來,這是否也是德語作為外語,德語作為第二語言,或者外語課程裡一個意味深長的重點呢?

當然。我們相信,透過寫字在這個領域內有非常多可能的正面附加效應。如果學生們用手寫下新學的字詞,他們會比較記得住。學習者愈是深入練習用手寫下文本中的表達與措辭,文章內容和文法,這個新的語言留駐在腦海中,也就愈牢靠也愈久。

在德國常有人批評,課堂上使用的數位媒介物太少了,假使孩子們還得學習在鍵盤上寫字,您有甚麼看法?

用手寫字在許多領域都有極大的優點,數位化書寫的優點則是在別的領域上。在學會書寫語言這件事情上,手寫體應該置於首位。當寫字以及其他所有相關的東西 – 閱讀、文法、表達措辭、字詞記憶 – 全都發展完好了,才是談從結構上運用數位媒介物這個題目的時候。
 
手寫字現在是德國的趨勢所在:成人練習寫一筆漂亮的字,練書法。但先別管這些:手寫字對我們的日常生活有哪些用處?

用手寫字是一個完美的方法,有組織有架構地看清事實,洞悉想法,整理筆記,親自形塑人事物。我不需要電子儀器來做這些事,不需要開機或者充電。但這也牽涉到一個哲學上的問題,就是我們希望如何塑造我們的人生?只因為有愈來愈多的電子產品,或者自動化,我們就願意放棄所有讓我們之所以成為人的能耐嗎?

克里斯楊•馬克瓦特博士是運動機能和手寫體方面的專家,研究寫字的運動機能基礎已逾二十五年,自從二零一二年寫字運動機能研究院成立以來,便擔任該院運動機能專業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