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見證人入口網站 以栩栩如生的回憶對抗遺忘

一九四五年在柏林指揮交通的紅軍成員
一九四五年在柏林指揮交通的紅軍成員 | 照片(剪影):© picture-alliance / RIA Nowosti

時代見證人入口網站在德國的歷史回憶文化裡扮演著一個中心的角色:被放逐、壓迫、剝奪自由人民的個人敘述應該被公開,讓以後的世代能夠以此借鏡。

當時西格麗德.奧托(Sigrid Otto)喜歡生活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前東德,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簡稱DDR)。這位一九二五年出生的老師來自中央薩克森,在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二年間擔任位於倫策瑙(Lunzenau)一間小學的副校長。儘管「東西德之間的差異甚大」,西格麗德.奧托從來沒想去西方:「我的生活和職業讓我十分滿足。」雖然她當時想繼續工作,但是當一名德國社會主義團結黨黨員(Sozialistischen Einheitspartei Deutschlands,簡稱SED)被任命為校長時,學校裡突然間出現了軍事改革,像是由共青團自由德國青年(Freie Deutsche Jugend,簡稱FDJ)發起的「射擊圈」(Schießzirkel),屬於所謂的軍前訓練。當學校員工在一九五一/一九五二學年應當簽名,表示同意「以手中的武器對抗西德,捍衛東德的成就」,西格麗德.奧托和一些同事一樣拒絕簽署。不久後,她便收到了學年結束後合約不再延長的消息。

LEMO——「記憶猶新」線上博物館

「我馬上就開始準備逃亡到西德」,西格麗德.奧托在她提供給「記憶猶新」線上博物館(Lebendiges Museum Online,簡稱LeMo)的時代見證人入口網站的五篇報導裡其中一篇寫到。為了記錄,並且清楚及平易近人地呈現德國十九和二十世紀的歷史,德國歷史博物館(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歷史基金會(Stiftung Haus der Geschicht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成立了時代見證人入口網站,裡面涵蓋的時代從帝國時期開始,經過兩次世界大戰、被分裂的德國一直到全球化時代。時代見證人可以聯繫博物館,親自報導或是遞上如信函或日記等文檔。文字經由入口網站編輯,並加上一些像是圖片或是分類信息欄等其他來源後發表。
 
露德.羅森伯格(Ruth Rosenberger)是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歷史基金會的數位服務部門的主管。「在時代見證人的工作領域中,我們一共有好幾個專案來處理不同的時代」,她解釋著:如同一個「服務及協調單位,目的在於拯救、收集以及發展所有經由聯邦政府資助機構的時代見證人檔案」。中央紀錄單位是 www.zeitzeugen-portal.de 這個入口網站,裡面收集了時代見證人的訪問,自二零一七年七月開始上線。此網頁結合及歸檔數個被國家資助機構的檔案。大約有一千份關於德國歷史的訪談,在這裡被加工成大約八千個短片。此外,網頁還提供德國第二電視台(Zweites Deutsches Fernsehen,簡稱ZDF)的館藏,其中包括與著名歷史人物的訪談。在未來,www.zeitzeugen-portal.de也會發表基金會自己進行的時代見證人訪問。「幾年來,歷史基金會也訪問時代見證人」,露德.羅森伯格繼續說道:「我們將訪談利用在展覽中,因為時代見證人特別適合傳達歷史內容。」如此以來可以確保「個人經驗成為歷史來源」。至今已有超過一百篇時代見證人訪談。

廣播為歷史配音

不僅僅歷史博物館和基金會致力於保存時代證人的回憶,巴伐利亞廣播公司(Bayrischer Rundfunk),一家公共廣播,也用錄音紀錄片來避免苦難和壓迫被遺忘。在網頁www.die-quellen-sprechen.de和巴伐利亞第二電台(Bayern 2)裡,國家社會主義的受害者被賦予了聲音。在電台以及網路上可收聽的播客專訪裡,猶太人在感人的談話中報導他們在國家社會主義時代的生活,以及他們是如何存活下來的故事。與當代歷史研究所(Institut für Zeitgeschichte)的合作下,二零一三年到二零一九年間一共會發表十六個主題。
 
回憶、責任與未來基金會(Stiftung Erinnerung Verantwortung Zukunft,簡稱EVZ)不僅僅侷限於數位化的紀錄:他們也致力於「和解的手勢」,特別是透過年輕人以及國家社會主義時期的倖存者的相遇。根據基金會提供的資料,這個德國獨一無二的時代見證人相遇推廣計畫,在二零一六年組織了五十九次的相遇,一共有一百七十六位時代見證人參與。

西格麗德.奧托在一九五二年成功逃到西德。在教會的幫助下,她成功通過柏林策倫多夫(Berlin-Zehlendorf)和位於漢堡的難民營,搬進姑姑的房子,在自由中重新開始生活。當時,並不是每個東德居民的運氣都那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