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的柏林
頑皮的網路迷因和有趣的影片

有人在小酒館桌子上用手拿著智慧型手機。手機螢幕上是一張布蘭登堡門的照片。
Collage/pexels.com

所謂網路迷因以及有趣,簡短的 – 有時候甚至像病毒般瘋狂流傳的 – 影片,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東西。自從智慧型手機普及之後,它們就火力全開,有愈來愈多的人製播及觀看,也包括年紀較長的世代。柏林的日常生活當然也成為YouTube和限時動態(Instagram)上的主題。我想在這裡舉幾個例子,介紹網路上的柏林。

二零一二年,我第一次在YouTube上看到一段與柏林有關,尤其在大學生之間廣為流傳的影片,那是在Shit Expat Berliners Say(狗屁柏林外國人有話要說)頻道上,有一個美國人模仿柏林那些時髦又年輕的外國人。住在柏林的人都知道這兩個刻板印象:每兩個人中,就有一人想當DJ(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幾乎所有的大學生都喝Club-Mate(夜店瑪黛茶),一種含有大量咖啡因(或者其他品牌)的檸檬茶。
 
從二零一七年開始,喜劇演員丹尼爾—萊恩・斯伯丁( Daniel-Ryan Spaulding,克羅埃西亞/加拿大籍巡迴世界演出的演員)在YouTube、限時動態上播放他的喜劇短片系列 It’s Berlin! 後,就打開了在柏林的知名度。以前他主要為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人士製作短片 It's Berlin: Cute Guys!(這就是柏林:可愛的男同志!),最遲到了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他第一次在德國電視上亮相(ZDF, 德國電視二台“Magzin Royale“節目)時,就已經廣受觀眾歡迎了。現在,他模仿演出移民局令人沮喪的官僚作風引起的混亂:移民局:說清楚!
 


 
現在,讓我們來瞧瞧柏林—網路迷因吧,對於新手而言:迷音就是(經常像病毒般瘋狂流傳的)照片與文章之組合,發表有趣但富爭議的見解,通常是圈內人才懂的笑話。不計其數具特色、主題又特殊的網路迷因在限時動態上發表,以柏林為例,“ berlinauslandermemes“(「柏林外國人網路迷因」頻道)就有十三萬四千位訂閱者。這是一個模仿讓你覺得在每一個角落都能見到的德國人的例子,戴著一副乏味、中規中矩的眼鏡,當然還有那頂流行的黑色毛織絨帽(柏林人當然穿黑戴黑!),除了他的創業工作之外(很典型......),他還從事抱石運動(攀岩的一種,但不使用繩索自保,因而攀爬度不高)。想必有人曾經跟這類的男人約會,而且感覺很糟吧。
 

 
擁有二十萬四千位訂閱者的“ Berlinclubmemes“頻道仍在持續擴張,幾乎只著力於柏林夜店文化的生活風格。這幅漫畫分析了Berghain電子混音夜店的全景酒吧(Panorama-Bar)內千篇一律、定型的顧客,DJ工作檯的右前方,來自西班牙和義大利的旅客狂歡似的跳著舞,那位日本籍的建築系學生(應該是藝術大學)孤零零的站在角落裡,問自己到底在這裡做甚麼。至於德國遊客,寧可坐在酒吧裡喝上一杯啤酒。用幽默與社會學觀點把典型的柏林混合面反映出來。
 
 
限時動態只適合年輕人嗎?不對!七十歲的時尚偶像Günther Krabbenhöft證明這種說法是錯的,有十二萬三千位訂閱者追蹤他。二零一五年以來,這位衣冠楚楚的優雅男士,一躍而為網路現象,他告訴我們,即使年逾古稀,仍然可以當網紅。
 
 
你也可以在廣大的網路上找到與柏林這個話題有關的有趣影片和網路迷因,局外人製作的影片對我們的日常生活進行了有趣、好笑,有時候撲朔迷離的觀察,絕對有助於驅趕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無聊。祝大家搜尋瀏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