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2020年第70屆柏林影展
柏林影展歡慶70週年慶典

美國演員希安·拉博夫(Shia LaBeouf)頭戴棕色紙袋走過紅毯
美國演員希安·拉博夫(Shia LaBeouf)頭戴棕色紙袋走過紅毯 | 圖片(局部):Jörg Carstensen

渴望、具爭議性的電影、頭戴紙袋的明星:回望柏林影展圓滿的歷史。最長的參賽電影和最短的柏林影展。

作者: 烏拉·布魯納(Ula Brunner)

    1951年6月6日,柏林斯特格利茨區,替坦尼亞宮電影院。尤為隆重的開幕儀式:柏林愛樂樂團演奏音樂;柏林市長恩斯特·羅伊特(Ernst Reuter)親自出席並發言。之後柏林影展放映了歷史上的第一部影片,希區考克導演的《蝴蝶夢》(Rebecca),這部電影早在1940年就拍攝完畢,非常叫座,但當天卻是在德國首映。整個柏林城沸騰了,女主角瓊·芳登(Joan Fontaine)被花車相迎,數千人在街頭駐足觀看。
 
    柏林這座被戰爭嚴重毀壞的城市終於又綻放出光芒和榮耀。儘管這座城市四分五裂,但柏林影展從一開始就希望釋放出「自由世界櫥窗」的政治訊號。東柏林對電影節頗有微詞,因為社會主義國家的電影被排除在外(直至1974年)。但是電影節進展順利,大獲成功,第二年就把電影放映移師到位於城中心的夏洛滕堡區。 

電影節主席:誰在位時間最長?誰在位時間最短?

1951年柏林影展,女演員Magda Kamel在選帝侯大街 1951年柏林影展,女演員Magda Kamel在選帝侯大街 | 圖片(局部):picture alliance/ullstein bild
    柏林影展距今有70年歷史,產生過五屆電影節主席。現任的兩位主席是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李森比克(Mariette Rissenbeek),之前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擔任了18年的主席。在他的領導下,柏林影展作為觀眾電影節的盛譽得到了進一步鞏固,德國電影在參賽影片中也佔領了一席之地。1979年到2001年,哈德恩(Moritz de Hadeln)擔任柏林影展主席歷22年,並於2000年任職期間將電影節影片的放映搬至波茨坦廣場。
 
    任職最久的是亞佛雷·德鮑爾(Alfred Bauer),從1951年到1976年,整整四分之一個世紀,亞佛雷·德鮑爾是法學家和電影史學家,他領導柏林影展度過了冷戰時期和之後的一段時間。但是不久前有消息透露,懷疑德鮑爾是納粹時期納粹電影組織的一位高官,這是《時代週報》日前的調查結果。以他命名的亞佛雷德鮑爾電影獎2020年將停止頒發。德鮑爾離任以後將壯大起來的柏林影展交給他的繼任人沃爾夫·多納(Wolf Donner)掌管。多納在短短的三年疾風暴雨一般席捲了柏林影展:柏林影展發展出兒童電影節(今天的「新世代單元」),電影節也被安排在了冬季! 

絨線帽:為什麼柏林影展在冬天舉行? 

    對今天的電影愛好者來說,圍巾和保暖外套都是柏林影展不可缺少的行頭。不過並非一直是這樣。直到1978年,觀眾都是在夏天觀看柏林影展的電影,開始的時候甚至是在森林劇場裡。為什麼多納要把電影節改在寒意料峭的二月?
 
    他的主要理由就是電影交易會,電影業的主要交易場所。電影行業在冬季比較蕭條,如果把柏林影展安排在這個時候,就能把製片人、電影商、發行商吸引到柏林。多納的想法完全兌現了:電影交易會有了蓬勃的發展,它的後繼者——歐洲電影市場(EFM)——目前是電影業最重要的聚會之一。 

最長的參賽電影和最短的柏林影展

Lav Diaz在2016年柏林影展上 Lav Diaz在2016年柏林影展上 | 圖片(局部):dpa/David Heerde/Geisler-Fotopress
    拉夫·迪亞茲(Lav Diaz)導演的《悲傷秘密的搖籃曲》(A Lullaby to the Sorrowful Mystery)長達8個小時,歷時482分鐘,2016年獲得了柏林影展的亞佛雷德德鮑爾獎。這部關於菲律賓革命的黑白史詩電影是迄今為止柏林影展最長的參賽影片。

    1970年柏林影展經歷了歷時最短的一次。米夏爾·費爾霍芬(Michael Verhoeven)導演的影片《O.K.》講述了美軍強姦並殺害一位越南女孩的故事。題材敏感,引發了激烈的爭議。以美國導演喬治·史蒂文斯(George Stevens)為主席的評審團隨即退出電影節,亞佛雷·德鮑爾中斷了比賽,獎盃留在櫃子裡,這是柏林影展歷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中斷比賽。

醜聞:這些影片引起了爭議

《感官世界》 《感官世界》 | 圖片(局部):dpa/United Archives/Impress
    影片《O.K.》自然不是電影節歷史上唯一的政治醜聞:為了抗議邁克爾·西米諾(Michael Ciminos)導演的越戰題材影片《獵鹿人》(The Deer Hunter),社會主義國家在1979年撤回參賽影片和代表團。1986年萊因哈特·豪夫(Reinhard Hauff)的影片《斯塔姆海姆》放映時需要出動警員保護。當這部反映紅軍旅(RAF)恐怖活動的影片獲得大獎時,評審團主席吉娜·羅洛布里吉達(Gina Lollobrigida)違背了自己的保密義務,公開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她說:「我反對這部影片」。  
 
    有關性的題材也曾掀起了激烈的討論。日本導演大島渚拍攝的影片《感官世界》是一部關於性強迫症的故事,是迄今為止電影節最具爭議性的性暴力影片。在1976年該片首映之際,檢查機構因色情之由扣押了這部電影。
 
    幾十年後,開放對待身體和私密關係的影片依然會引起軒然大波,2001年巴提斯·謝侯導演的《親密關係》參賽,影片中露骨的性愛鏡頭引起了激烈的爭論,2018年阿蒂娜·品提利耶(Adina Pintilies)的半紀錄片《禁身接觸》(Touch Me Not)也讓評論者和觀眾感到驚慌不適。這兩部電影都獲得了金熊獎。 

紅毯:最閃亮的時刻

喬治·克魯尼在2016年的開幕紅毯上 喬治·克魯尼在2016年的開幕紅毯上 | 图片(局部):dpa/Eventpress Schulz
    每一次的柏林影展都有群星閃亮,都有熱情的觀眾。1951年瓊·芳登讓觀眾沸騰,1996年茱莉婭·羅伯茨所到之處都引來無數歡呼,2000年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幾乎不敢出門上街,因為一家柏林報紙懸賞了「親吻金」,吻到他的人可以得到這筆獎金。2008年寶萊塢影星沙·魯克·罕(Shah Rukh Khan)轟動了半個柏林城,2014年在電影節開始前的一個星期,街頭小報就開始輪番報導克魯尼。不過希安·拉博夫(Shia LaBeouf)還是短暫地蓋過了克魯尼的風頭,他頭戴一個棕色紙袋走過紅毯,紙袋上寫著「我沒有名氣了」。
 
    關於紅毯:電影節期間,面積大約為1500平方米的紅毯會更換一至兩次,2019年柏林影展開始注重環保,柏林城中最閃耀的紅毯是由可回收的漁網製成。 

觀眾電影節,評審團和女導演

    柏林影展目前是世界上最多觀眾參與的電影節,沒有任何一個電影節能賣出這麼多電影票。據統計,2019年有來自135個國家共400部電影參展,入場觀影人數共有487,504,賣出的電影票有331,637張——幾乎是2002年的兩倍。1952年至1955年期間,觀眾也能參與獎項的評選,這一點鮮為人知。

    1956年的時候柏林影展就已經達到了A級水準,有條件擁有國際的專業評審團。不過評審團把金熊獎頒發給女導演還是屬於例外,這也是因為參賽的影片大多是男導演的作品。柏林影展歷史上共有6次將金熊獎頒給女導演,最後一次是在2018年,羅馬尼亞女導演阿蒂娜·品提利耶的《禁身接觸》獲得金熊獎。如此看來,女導演獲獎還是有很大進步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