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柏林影展部落客 2020
失落的未來

電影「狩獵的時間」一幕,導演:尹成賢
電影「狩獵的時間」一幕,導演:尹成賢 | 照片(細節):© 2020 Union Investment Partners, Littlebig Pictures, Sidus. 版權所有。

南韓導演尹成賢的電影《狩獵的時間》(Time to Hunt)全球首映 – 對觀眾而言,這是一場非比尋常的觀片經歷。

作者: 朴賢真

《寄生上流》於二零二零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贏得四座獎項,其中一項是最佳影片獎,喚起了世人對韓國電影的關注。《狩獵的時間》(Sanyang-ui Sigan)是參加二零二零年柏林影展的兩部韓國片中的一部,同樣不負眾望。正式首映前一天,放映記者招待會開始前的三十分鐘,記者們大排長龍;記者會上的許多問題都與美國總統川普新近抨擊《寄生上流》有關。

反烏托邦幻象

《狩獵的時間》敘述不久將來發生在韓國的故事,政府因為一次經濟危機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談判,工人們於是發動罷工抗議結構重組,住在城市裡的年輕人早就不抱任何希望了。剛出獄的俊錫(李帝勳飾),來到形同廢墟的城市,夢想著在土耳其藍海水圍繞的一座小島展開新生活。他夥同朋友張浩(安宰洪飾)、基勳(崔宇植飾)以及桑秀(朴正民飾),策劃一場冒險的突擊行動。一開始一切按照計畫進行,但過沒多久就為了躲一位神秘的盯梢者(朴海秀飾)而展開逃亡 –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會讓觀眾繃緊神經,深深著迷。
 
尹正賢導演在他的處女作《那一夜,青春褪色》(Bleak Night)中,用同理心的方式描述青少年的情感困境,因而廣受評論者與觀眾青睞。《狩獵的時間》走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向,情節簡單而且直接,至於緊張懸疑,導演希望主要透過片中的角色重新找到自己的過程而營造出來。《我在這部作品中,並未把焦點放在情節或者對話上,而是僅著重於只有電影能表現的:音樂和聲音,場景設計、段落節奏,演員的面部表情》,尹正賢解釋。

謎樣的盯梢者

影片一開始,基勳和張浩把俊錫從牢裡接出來,嘻哈音樂襯托著反烏托邦的城市景觀,由此產生的協同作用,表達方式很迷人,導引出年輕人被忽略的情感世界。也必須提及的,是和影片聲音有關連的槍彈聲響,如此逼真且令人難忘,以至於神經衰弱或者心臟較弱的人進戲院前宜三思。


角色對抗主宰著全片,表現方式同樣令人印象深刻,角色的過去,精神上等於心理變態,身體方面又近似機器人或上帝,卻著墨不多。只有藉一場淋浴的戲,肌肉發達的身上數不清的疤痕與刺青驚鴻一瞥,以及掛在客廳牆上的割下來的耳朵,隱約透露著他之前的人生。這幾位年輕的男人感到絕望,無從得知為何被他追趕,深怕喪命,覺得空虛非常。這部電影的懸疑氣氛如此強烈的挑戰著感官,卻是我們說甚麼都無法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