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申根區
跨越所有邊界

在歐盟國境內越過邊界的人,早就不會與邊界的柵欄橫木打照面了。自一九九五年以來,申根協定確保了旅行自由。如果邊境檢查重出江湖,無所不在,會怎麼樣呢?

作者: 艾利克·波瑟,布魯塞爾

邊界
插圖:© Ricardo Cabral

今天的人很難想像: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六日之前,想要從德國或葡萄牙前往另一個歐盟會員國旅行的人,必須出示他的證件,並且做好在邊境等上很長一段時間的準備。許多歐盟國家甚至要到了二零零一年,或者 – 指新加入的會員國 — 二零零七年,才享受到確保無國界旅行自由的申根協定的福利。

對於地處邊緣的國家,例如葡萄牙,可說是撤除內陸邊界的大贏家,從此這些國家不再被歐盟其他國家「切割出來」,可以摩拳擦掌擴展貿易和觀光業。申根當然也形成了新的歐盟—外部邊界,所造成的無法預料的問題,反映在難民危機發生期間,尤以希臘的情況最為嚴重。

二零一五年,幾個歐盟會員國接收了從無人控管的外部邊界大量湧入的移民,動機為重新設置檢查哨,中止執行部分申根協定。這樣一來,一項「歐洲方案的原則」被動搖了,葡萄牙的報紙“Jornal I“如此評論。

根據「耶穌受難節協議」,柵欄、橫木以及其他障礙物有害和平

貝塔斯曼基金會(Bertelsmann Stiftung)的專家也出言警告:申根若失去效力,歐洲的發展可能蒙受巨大損失,一項研究指出:到了二零二五年,歐盟整體可能會承受達四千七百億歐元的損失。但這些警告至今沒有獲得證實,申根系統並未崩潰 — 雖然偶爾檢查一下,人們照樣能到處旅行。

歐洲重新設置邊界會引起那些劇烈後果,我們可以從英國脫歐以及愛爾蘭的「邊境保障措施」造成的爭執看出端倪。布魯塞爾堅持這項緊急解決方案,為的是防堵英國退出歐盟後,愛爾蘭以及英屬北愛爾蘭之間可能出現的一道新的「硬」邊界。根據「耶穌受難節協議」(北愛爾蘭自治政府、愛爾蘭與英國一九九年底開始實施的和平條款),柵欄、橫木以及其他障礙物會傷及和平。

邊界問題在歐洲是有爭議的 – 不僅從經濟面來考量,長期重新設置邊界,不只對愛爾蘭或葡萄牙,而是對大家都極其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