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中的女性形象 尤絲蒂娜·柯克的危險粉色

尤絲蒂娜·柯克將童話之夢搬上舞台
尤絲蒂娜·柯克將童話之夢搬上舞台 | 圖片(局部): © Michael Wittig

波蘭裔德國藝術家尤絲蒂娜·柯克(Justyna Koeke)為什麼讓年老的女士在T型台上扮演童話公主?又如何在Tinder上吸引那麼多嚮往愛情的男士參與她的拍攝計劃?

      父母搬家時,尤絲蒂娜·柯克發現了一摞兒時的畫。她驚呆了,因為她和五位姊妹畫的幾乎都是公主和聖徒。柯克無奈地說:“這是因為女孩就是被這樣養大的,女人要是不漂亮,至少得賢慧。”

      1976年,尤絲蒂娜·柯克出生在克拉科夫。她早就擺脫了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既不在教堂裡度日,也不一味追求美麗。就算美麗,也絕不虛榮。這位深色頭髮的高大女人不太注重外表,反而更喜歡簡單利落。她友好、熱情,總是興致勃勃。畢竟總是有事情要做。她像一陣風一樣穿過巨倘大的工作室,從這邊架子上抓起一塊布料,在那邊貼著流蘇的枕頭上絆了一下。
 

       柯克現居住在斯圖加特附近,其藝術作品摒棄過於女性化的角色意象,沒有濫俗的想像及對美的崇拜。她就這樣在小小的縫紉機上縫製著小時候畫的公主身穿的裙子——讓年老的女士身穿這些奇裝異服走上舞台。這場表演甚至受邀參加柏林另類時裝周(Alternativen Fashion Week Berlin)——這不僅對酷炫時裝的博主來說是一場特殊的經歷,對於部分年逾八旬的模特兒來說也是如此。柯克說,“她們在日常生活中已經不再被人視為女性了,一旦老去,別人就不在意你了。”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的想法是移植童話之夢,讓童話變得具有生命。”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這套作品的基礎是我和兩位姐姐小時候創作的大概二十幅兒童畫。”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人們對女性的美和善懷有一些固有的觀點,在女孩子們還小的時候,人們把這些觀念灌輸給她們。她們就把這些畫了下來。”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為了這套作品,我縫了整整半年,製作了20套服裝。”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女孩們畫的是一個理想的世界,裡面有公主或者隨著一代又一代人而改變的流行元素。”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選擇年老的女士作為模特兒。年老的模特兒可以體現出更強烈的對比,因為她們也是人生歷程的階段性代表。”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女性在風燭殘年之時再次追溯童蒙時期的想像,檢驗對女性角色的設定或者期待,這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呢?”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想從女性豐富的一生中提煉精華。”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這與女性的角色有關,也與女性的垂老有關,更與我們文化中的垂老女性不可見性主題有關。大街上的人已經不再去看她們了。”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她們不再被當成是女人,因為人們看待女性的時候依然戴著性別差異的有色眼鏡。我想憑藉這些奇裝異服達到反效果。”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這當然是一種冒險的組合。”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不過效果很好,她們穿上這些服飾看起來就像女王,十分威嚴。”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給我的作品包裝上了時尚的意味,把它們作為服裝款式推出。事實上我並不從事時尚工作。這些作品更像是會走路的物體,可以穿的雕塑。”
  • 尤絲蒂娜·柯克的公主畫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這些時裝表演只是純粹的表現,是一種虛構,一種構想。並不是在展示人生中的特定時刻。”

      尤絲蒂娜·柯克的主題是:通過呈現、表達與裝扮,批判性地詰問社會對女性的期待。她說自己在藝術上懷有“超越了女性主義的需求”。不過她也指出,女性主義者“並不存在共識”,甚至有女性主義者批評她的作品:比如她製作的一部裸體日曆,拍攝建築工地上並未穿著的女性。有些女性主義者譴責,認為女性又在相機面前搔首弄姿了。但是柯克想要展現的是,女人“只是一具身體”,並非——像廣告行業時常宣傳的——性感撩人。

      不過,尤絲蒂娜·柯克多數時候還是讓女性穿上衣服。她在縫紉機前的工作處於造型藝術與流行藝術之間。她把自己的作品系列形容為“可以穿的雕塑”,讓模特兒像時裝表演一樣走上天橋。不過這絕對是藝術家的行徑——每個時裝設計師只要看一眼她在路德維希堡一座城堡裡的工作室就會抓狂。巨大的書架塞得滿滿當當,地上滿是碎布頭和古怪的布藝、塞滿了的香腸、粉色桃心或者小塊的泡沫塑料。

反對粉紅的童話世界

       這位藝術家大步跨過一座由金子、亮片、金箔、繩子、箱堆成的小山。她不小心打翻了咖啡壺的時候,隨手用一塊粉色的邊角料擦乾了污漬——可以說是把每個小女孩的心愛之物踩在腳下:亮閃閃的粉色。

      尤絲蒂娜·柯克從小就知道,她作為一個小女孩沒有什麼自主能力。她說她是在一個“父親說了算”的家庭裡長大的。父親說一不二——她很早就因為傳統波蘭社會中男性和女性受到的不同待遇而感到憤憤不平了。她在克拉科夫和華沙的藝術學院學習古典雕塑的時候,就像“在古典時期一樣”聽“繼承了他們的風格的老年男性”講課。2000年,她因為愛情搬到德國。她在斯圖加特國立造型藝術學院學習的時候,終於得以發揚自己的風格,用具體的藝術手段去處理女性問題——“隨心所欲,非常美好。”她現於斯圖加特藝術學院親自擔任媒體研討會的技術講師。

尤絲蒂娜·柯克作品:《怪胎》(2006) 照片(局部): © Justyna Koeke

       她把布料發展成藝術創作的素材,這背後有著務實的原因。兒子呱呱墜地後,她不得不停止在家進行藝術創造——所以她抓起了布料,因為布料可以快速製作,方便運輸。一個和母親身份有關的照片計劃叫做《怪胎》(2006),古怪的布藝看起來像是從藝術家身上爬出來的,或者像是吸附在她身上。它表達的是孩子從母親身上汲取能量,用於自身的成長。尤絲蒂娜·柯克常常說,自己當時作為年輕母親,十分力不從心。但是承認這似乎觸犯了社會“禁忌”。她也想回到大家庭中去,“只有父親、母親和孩子構成的家庭結構並不理想。”

為想要停止出賣肉體的女性提供援助

       她目前正在關注肉體交易問題。“人們會覺得我們的社會已經非常進步,但是這裡可能發生的事情還是讓我感到震驚。”尤絲蒂娜·柯克不懂為什麼在德國就連女性主義者也支持這種做法。“所有人還都覺得男人出錢就可以享用女性的身體是正常的事情。”柯克想要申明“這是不正確的”,而且因此還通過藝術項目籌款置辦了一處居所,讓想要退出該行業的女性在此安身。未來她會繼續在作品中就該主題展開探討。

粉色羽毛,尤絲蒂娜·柯克軀幹雕像 圖片 (局部): © Justyna Koeke

       所以,尤絲蒂娜·柯克總是關注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對我來說,藝術並不是為身處藝術體系內的人而創作的,而是應當擁有廣泛的受眾,這是很重要的。”所以她也會把舊服裝拿去拍賣,或者用舊服裝的材料製作新的作品。她說,“我對作品並不依戀。”而且,就算她在藝術環境下進行表演,就算她的照片在畫廊參展,她也仍然重視對日常生活的貼近。

      她有次為了一個藝術計劃,約見通過約會應用程式Tinder認識的男性。不過在樹林裡並沒有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這些男性收到請求,為柯克及其芬蘭藝術家同事米莫薩·帕爾(Mimosa Pale)在大自然中拍攝照片。被選中的人同意合作。“他們當中有人拿不準,最後還是參與了。”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經歷,“富有人情味。”

尤絲蒂娜·柯克(Justyna Koeke)

1976年生於克拉科夫,曾在克拉科夫、華沙、紐倫堡及斯圖加特學習雕塑。她生活在路德維希堡,2006年以來就任斯圖加特國立造型藝術學院(Staatlichen 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 Stuttgart)服裝與表演系的講師。

 

Feminismus Prinzessin Empowerment Foto: irina_levitskaya © fotolia.com
Back to "feminism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