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托瑪斯·穆勒、安德烈·舒勒和馬里歐·格策:在2014年世界盃足球決賽中獲勝後歡慶關鍵致勝的進球照片(剪影):© picture alliance / Rolf Kosecki

腳上的熱情

德國隊雖然被淘汰了,但世界盃仍在繼續進行:事實、球迷和球星 — 對於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我們將提出許多德國足球文化的觀點。 在我們的問答遊戲中,鑽研足球世界的足球哲學家和一日球迷都能測試一下對於足球的了解程度!

舞蹈與足球: 腳上的熱情

2014 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賽
2014 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賽
無論是球場還是舞台上 — 二者的掌聲是確定的。足球和舞蹈提供偉大的演出,二者更擁有很多超過人們預期的共同點。


足球選手用腳趾尖運球穿越對手的陣仗。芭蕾舞女演員則以腳尖穿梭在“仙女” (La Sylphide Giselle) “吉賽爾” (Giselle) 芭蕾舞群當中。依據馬西婭·海迪 (Marcia Haydée) 的觀察:「有了良好的團隊精神,足球隊和芭蕾舞團才可能順利演出」。當然,這些團隊也倚靠著他們的明星生活。海迪,這位巴西舞者暨芭蕾舞編導回憶起貝利與貝肯鮑爾是“具有舞者靈魂的足球員”。如果斯圖加特芭蕾舞團沒有馬西婭·海迪和理查·德克拉貢 (Richard Cragun) 或是倫敦皇家芭蕾舞團沒有瑪格·芳登 (Margot Fonteyn) 和魯道夫·紐瑞耶夫 (Rudolf Nurejew) 的話,他們要成為世界聞名的芭蕾舞團是無法想像的。

藝術與生俱來

足球員與舞者對職業的熱愛以及身為高危險的頂尖運動員對其身體的要求所導致的短暫職業生涯是一致的。但是什麼讓迅速勇健的運動員變成身體藝術家?安托瓦內特·羅蘭(Antoinette Laurent)說:「那是與生俱來!」。她是萊茵河畔杜塞道夫德國歌劇院馬丁·施勒夫(Martin Schläpfer)舞團的芭蕾舞大師。 眾多的足球神童之中,例如巴伐利亞慕尼黑足球隊的馬里歐·格策,像變魔術般得快速彈跳控球。而萊茵河畔杜塞道夫芭蕾舞團的保羅·卡爾德隆 (Paul Calderone ) 則在慢動作姿態中散發出一抹紐拉耶夫式超自然的靈氣。克里斯蒂亞諾·羅納度,萊納爾·梅西或內馬爾的優雅與力量可與萊茵河畔芭蕾舞團的舞者馬爾盧西婭·德·亞瑪瑞(Marlúcia do Amaral) 或是路易斯·萊卡瓦利爾 (Louise Lecavalier) 的芭蕾技巧才華與魅力互相媲美。這一位法裔加拿大人如今在舞台中依然以驚人的速度旋轉。這一位1958年出生的舞蹈家目前正以她的舞蹈 “那麼藍”(So Blue)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 這一齣舞蹈從一項足球運動員常見的訓練開始:運動員透過臀部轉動雙腿同時快速交叉變換而沿著球場邊線移動,以訓練平衡和靈活性。萊卡瓦利爾雙腳輕巧滑過舞台,就像鋼琴家朗朗演奏蕭邦組曲時的手指輕輕滑過鋼琴鍵盤。
 

儘管在球場或是芭雷舞台上每天做同樣的軍事演習般練習,但是兩者依然有很大的差異。多特蒙德芭蕾舞團經理托比亞斯·埃林格 (Tobias Ehinger) 這樣的觀察:「足球在體育場中競賽,並透過引起群眾的熱情而創造感情」、「舞蹈,則是透過藝術感動觀眾」。埃林格更近一步說:「足球的藝術展現在創造力與球感之上。這一位今天是德國許多劇院都有的劇院足球隊成員,曾經是舞者」。

百萬富翁和窮光蛋

職業足球運動員是企業家,他們擁有數百萬年薪與多達八萬在球場上歡唱或是咆哮的球迷們。球迷們依照球隊顏色分成不同群體坐在看台上揮舞著旗幟,並在席位並以完美的節奏高唱 「拉—奧拉」 ,他們的身體隨著旋律移動而形成「拉—奧拉」波浪時,電視轉播記者們即大聲說道:「多麼美妙的舞蹈!」

相反的,很多低薪的舞者常覺得自己如同一文不值窮光蛋一般。他們經常心生羨慕。一直到2014年夏天都擔任萊茵河畔杜塞道夫歌劇院芭蕾舞學校導演美國籍芭雷舞旋轉女王喬伊斯·庫科 (Joyce Cuoco) 曾說: 「我們應該一起分享這麼多的錢與觀眾」。哈根劇院的芭蕾舞劇院總監,巴西籍的里卡多·費爾南多 (Ricardo Fernando) 即希望:「無論如何,舞台上的舞需要更多的廣告」。在他為大流士·米堯 (Darius Milhaud) 的作品 “想念巴西” (Saudades do Brazil) 新編舞劇,舞台上即掛著黑黃相間的氣球,氣球上有充滿足球的多特蒙德普魯士足球隊(BVB)的標誌與里約熱內盧圖像。

然而,托比亞斯·埃林格的羨慕是有限的:「足球按照其他規則運作。老實說,我甚至認為如果舞蹈也有類似的情況,就是創意藝術的死亡」。畢竟,文達不萊梅足球隊多年來一直是當地劇院的合作夥伴。 沙爾克04足球隊慶祝成立100週年時,則在當地的蓋爾森基興 (Gelsenkirchen) 音樂劇場舉辦了一場音樂劇。多特蒙德普魯士球隊則於2009年舉行一場回顧演出時,一個嘻哈樂團在此引起了觀眾的熱忱。嘻哈樂團團員在舞台的戰鬥接近於足球競賽的精神。來自世界各地的嘻哈舞者每年前往布倫瑞克 (Braunschweig) 參加年度競賽。
 

其實足球與舞蹈一直是國際性的。例如,在巴伐利亞邦國家芭蕾舞團即有十名巴西籍女性舞者。在巴伐利亞慕尼黑足球隊則有三位巴西籍球員,其中包括以脾氣著名的旦提 (Dante)。對於所有運動員都適用:沒有桑巴舞蹈則沒有冠軍慶典! 西班牙籍教練佩佩普·瓜迪歐拉 (Pep Guardiola) 在慕尼黑穿著皮褲輕鬆愉快地在桌上跳著當地“拍鞋舞” (Schuhplattler) 民族舞蹈以慶祝2014年贏得雙料冠軍。

藉由運動來行動

儘管足球所應用的運動複雜性有限,但是,不僅在一般舞蹈劇院之中,當今舞蹈的運動複雜度範圍已經遠遠超越了芭蕾舞的經典之作:芭蕾舞所需的運動範圍,從日常生活常見的走路與滾翻,一直到最高技能的特技表演。例如,中國編導製作的天鵝湖即變成了一個特技芭蕾舞團的演出,以讓人驚豔的美麗形式展現雜技團藝術的最高境界。

喬伊斯·庫科 (Joyce Cuoco) 感到遺憾的是,舞蹈運動的推廣速度緩慢。畢竟許多的大型運動賽事以精心編排的舞蹈表演作為開幕與閉幕的重頭戲已有很長的時間了。例如由不同年齡層組成的六百名舞者們排練了數週由比利時達芙妮·康內茲(Daphné Cornez)所編導的舞蹈表演,只為了巴西世界足球賽的開幕演出。早期的瑪麗·魏格曼(Mary Wigman)便熟悉這種大眾式舞蹈表演。

足球運動員受狂熱球迷的歡唱聲鼓舞。一位德國國家隊前鋒最近即說過:「音樂對我們產生影響!」,埃林格則更解釋:「音樂是舞者的最原始搭檔」、「音樂決定時間,節奏,速度,並且同時是靈感與動力的源泉。」

安托瓦內特·羅蘭說,任何不喜歡足球的人,歡迎來到劇院。
瑪莉露薏絲·柴丘克

職業為作家並專攻文化議題報導以及舞蹈與音樂劇評論。


翻譯: 張君德(Günter Whittome)
歌德學院線上編輯部
2014 12月

如您對本篇文章有任何問題,請與我們聯繫!

相關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