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許多人們在大太陽底下坐在慕尼黑英國公園的施瓦賓河畔照片(剪影):史薇拉娜‧克蕾絲特里 © 歌德學院

「我穿短褲和拖鞋演奏《羅恩格林》」

夏季在德國意味著:在河邊烤肉、在花園放鬆、在露天底下之冰淇淋。但在我們放鬆的時候,誰還在殷勤地工作呢?誰來修理我們的腳踏車?當我們在海灘的時候誰來注意我們的安全、又是誰帶著我們飛到渡假的目的地呢?歌德學院將呈現給各位夥伴朋友們知道,在德國夏季是什麼模樣。

夏日工作:大提琴手: 「我穿短褲和拖鞋演奏《羅恩格林》」

大提琴手馬提亞斯‧施亞伯每隔兩年到拜羅伊特音樂節訪問演出。
大提琴手馬提亞斯‧施亞伯每隔兩年到拜羅伊特音樂節訪問演出。
他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的同事放暑假的時候,大提琴手馬提亞斯‧施亞伯(Matthias Schreiber)坐在拜羅伊特音樂節的演奏區,以不去度假,換來華格納式的愉悅。


這個夏天,馬提亞斯可以安心的讓燕尾服高掛在衣櫃裡,不只是因為萊比錫的布商大廈管絃樂團休演六星期之久:四十年以來,這位大提琴手是世界上或許最大的職業管絃樂團的固定合奏成員,但這位「堅定不移的華格納樂迷」每隔兩年就受到吸引前往拜羅伊特。他萊比錫的同事度假的同時,馬提亞斯‧施亞伯與來自全球的兩百位音樂家一起在拜羅伊特的演奏區揮汗如雨,演奏區位於舞台的下面,到了夏天,那兒的溫度簡直高得令人受不了,因此音樂家的服裝規定寬鬆多了。「我穿短褲和拖鞋演奏『羅恩格林』,我不換衣服,這表示某種程度上我很放鬆」,施亞伯說。

他微微一笑承認,他其實也需要去度個假,暫時離開音樂一段時間,好讓腦袋放空。他在萊比錫過的音樂家日子,充滿了排練、演出以及巡迴演出。自從管弦樂團一九八一年遷入新布商大廈後,施亞伯就成為樂團的一員。每當這位高大的男士昂首闊步,隨意把他的樂器綁在背上,匆忙穿過舞台走道時,看得出來他對這棟房子有多熟悉。
快步穿過布商大廈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
馬提亞斯‧施亞伯,一九五八年生,在哈爾茨縣(Harz)的維尼格羅德(Wermogerpde)長大,來自一個父母手足一起演奏音樂的家庭,大哥彈鋼琴,二哥拉小提琴,最小的妹妹薇歐拉與他選了大提琴。還得多虧東德政權壓制,他才能發展職業生涯,「我的爸爸是牧師,所以我不准讀高中,但可以上大學讀音樂系。」事後看來這是一個挺好的安排,他補充說道。他的妻子是小提琴手,四個孩子中有兩個讀音樂系。「我從來不強迫他們,但音樂會讓生活充實多彩,把愛好發展成職業,是件美好的事」,施亞伯說。
空蕩蕩的音樂廳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
他經常隨布商大廈管絃樂團東奔西走:「我們是一個在世界各地舉行很多場巡迴音樂會的管絃樂團,我差不多雲遊四海 – 連非洲都去過了。」

然後還有拜羅伊特!從一開始的排練到最後演出,音樂節長達十星期之久。聽起來很累人,施亞伯搖搖手,「儘管如此,氣氛依舊很愉快。」他的家人經常陪他前往,他並不是每天都要上台,有時間踏青和健行。他喜歡利用上下場之間一小時的休息時間去森林散步,或者轉戰隔壁的水療游泳池
馬提亞斯‧施亞伯幾乎一輩子都在拉大提琴。 照片(剪影):© 烏拉‧布魯納
當然,施亞伯轉換話題,明年和家人享受一次「真正的」假期,彼此有更多共處的時光,對他而言很重要。尤其是根據新的規章,管絃樂團排練時家人再也不准在場,但要他放棄華格納音樂節,他無法想像。原因之一是,受邀演出他當然感到很榮幸。然而最重要的,是那種團結友愛的精神,以及同儕之間的交流:「因為大家自願前往,而且都是酷愛華格納的樂迷,拜羅伊特才能運作自如。在那邊演奏是一種享受。」
烏拉‧布魯納(Ula Brunner)redaktion.brunner 總編輯以及柏林-布蘭登堡廣播公司編輯。

翻譯: 楊夢茹
文章版權:歌德學院、烏拉‧布魯納。本文為共同創作署名,轉載條件相同,須經3.0德國授權。
Creative Commons Lizenzvertrag
2018 7月

如您對本篇文章有任何問題,請與我們聯繫!

相關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