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夏日工作:園丁
「水是為了澆花而存在,不是用來泡水玩」

園丁湯瑪士.海勒與杜鵑花
湯瑪士‧海勒的整個人生幾乎都在花園工作 | 照片(剪影):史薇拉娜‧克蕾絲特里 © 歌德學院

園丁對湯瑪士.海勒(Thomas Heller)而言不只是份職業,更是一種生活態度。單只看到路面電車軌道之間的綠地,他就會想知道這些綠草是否生長的好。

作者: 史薇拉娜‧克蕾絲特里

湯瑪士‧海勒對大自然的喜愛遺傳自雙親。『每周末,我們都出門,上山、下海或是入樹林』現年52歲的他回憶著。他的父親從事糕點製作,園藝為興趣,總是興高采烈的對他兒子講述著香草植物、花卉、樹木和蕈菇。

16歲時海勒決定將他父親最樂愛的事情當作自己的職業,於是他從一家公司從頭學起,販售盆栽植物和花束。之後他換到慕尼黑尼芬堡的植物園。就算已經在那工作超過30個年頭,他仍舊每天浸愉在對綠世界之多樣性的驚喜中,他說:『真的很不可思議,植物居然可以這麼的不一樣、如此細緻和這麼的講究。』

慕尼黑的植物園裡有超過一萬四千種類、來自世界各地的植物供觀賞 慕尼黑的植物園裡有超過一萬四千種類、來自世界各地的植物供觀賞 | 照片(剪影):史薇拉娜‧克蕾絲特里 © 歌德學院
海勒領導一個有八位工作夥伴的團隊,負責植物的養護工作。他們修剪枝幹、澆水、種植花草、修理草坪和拔除雜草。工作最繁複的時間為春夏季交替時節,春天開的花被移除,然後夏季的花登場。這個時間通常在德國很溫暖,園丁們必須在炙熱的陽光下工作。

當園丁的一個重要條件為有耐心。海勒說:『植物依據自身需求生長,不會依我們想要的來。有時候一年只長10公分。』如果我們從最開始時就知道照顧到對的品種,那還不這麼糟;問題就在於,植物會交叉生長,種子看起來都相同。

播種後有時必須等待長達七年之久才換得第一次開花,屆時才能真正的判別物種。『試想,你照顧一株小花苗這麼長的時間,開花後才得知,這不是你想要的品種,非常累人啊!』海勒道。
杜鵑花 海勒驚嘆花朵可以何等細緻美麗。 | 照片(剪影):史薇拉娜‧克蕾絲特里 © 歌德學院
慕尼黑植物園中最特殊的莫屬位於加爾米施-帕滕基興(Garmisch-Partenkirchen)附近的沙赫(Schachen)觀景點的阿爾卑斯花園。在1850公尺高的山上佈滿上千種不同的高山植物,有來自阿爾卑斯或是喜馬拉雅,甚或南非德拉肯斯堡山脉的。一年中有三個月海勒會在那工作。上山一直是他的第二志趣。『沙赫的阿爾卑斯花園位於路德維希二世宮殿附近,從那遠眺的景致壯觀美麗。』
湯瑪士‧海勒與東西伯利亞冷杉 在東西伯利亞冷杉被最終確認前,至多會需要25年的時間。 | 照片(剪影):史薇拉娜‧克蕾絲特里 © 歌德學院
對海勒來說,職業園丁通常不能擁有夏季假期這件事,完全不是問題。他說:『我工作之處,就是大多數人渡假之地。』他就冬天放假去滑雪或是飛到心愛的加那利群島從事登山活動。『去海邊我沒多大興趣。我總想著:水是拿來澆花用,不是進去浸泡玩的。』
湯瑪士‧海勒在給花澆水。 在溫暖的日子裡,有時一位園丁一天需花上8小時給植物澆水。 | 照片(剪影):史薇拉娜‧克蕾絲特里 © 歌德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