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福教材發展趨勢 書本、智能手機與德語課程

沒有數碼化的學習環境已經無法想像,而智能手機作為一種數碼媒體,與學習的關係變得日益重要,這一趨勢同樣適用於德福(DaF)教學。德國各大型教材出版社已開始在其出版的教材中增加數碼媒體的內容。

       麗塔•彼得斯,柏林一位德語老師,一直很喜歡在課堂上使用Hueber出版社《更進一步》教科書配套的插圖聽力故事。學生除了可以看到8幅故事插圖,還能聆聽課文的對話。從2016年開始,《新版更進一步》更以DVD 格式錄製教材。現在,彼得斯也可以透過電視機播放這些故事了。“班上的學員都覺得這套教材棒極了,”她說,“在播放故事的時候,每個人都聚精會神地注視前方。”

       不過,讓學員感到更棒的是,現在他們可以在家裡藉著智能手機觀看故事,這得益於所謂的“增強現實”應用程式。彼得斯首先向學生示範操作過程:安裝手機應用程式後,把手機放在教科書對應的頁面,手機螢幕就會顯示所有多媒體內容,比如課文聆聽和影像片段。只需按下對應的符號,便可啟動播放。“那些好學的學生總在家裡自學,這種學習方式讓他們感到興奮,”彼得斯說,“用智能手機學習德語,這不僅很流行,而且正是年輕人熱衷的事情。” 

智能手機作為學習媒體

       除Hueber出版社之外,德國其他大型出版商也根據讀者對數碼化服務內容日益濃厚的興趣及德福等德語課程的需求(德福主要針對生活在德國以外的用家,其餘德語課程則針對德國國內的用家),對智能手機作為學習媒體的發展趨勢採取積極的應變措施。比如科萊特語言出版社《 Linie 1》和康乃馨出版社的《全景》叢書同樣提供課文聆聽、聲效幻燈片或影像片段來補充課本的內容,讀者可以通過應用程式來進行調節。慕尼黑Hueber出版社負責德福及德語課程的總編瑪麗昂•科爾納解釋,這是針對學習需要對教材採取的應對手段。“如今求學人士希望能隨時隨地學習,不必把書本帶在身邊。考慮到他們隨身攜帶智能手機,因此必須讓他們掌握可供靈活運用的學習時段。”

       康乃馨出版社針對這種發展趨勢也有所迴響。“我們發現,各家機構都在讓自己的課程變得更加靈活,而用家也希望有自學的機會,”負責成人教育的市場行銷總監約阿希姆•拉爾謝說, “到語言學習班上課的人數比例會越來越低,而自學的情況則會越來越普及。”這將導致出現更多適用於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軟件,同時教材也會發生變化。“那些完全可以獨立完成的標準化語法練習將從課本消失,”他預計,“教材將更多地聚焦如何推動小組的學習與交流。”

       人們把以課堂授課為基礎、並以自學為主的教學形式稱為混合式學習模式。對此,康乃馨出版社將著重開發更多流動設備應用,並提供更多的所謂流動學習教材。在《全景》和《studio 21》系列教材中,出版社已經涉足“不同的新領域”,拉爾謝介紹,比如作為書本輔助材料的網上練習和“用於智能手機的影像片段,它們涵蓋詞彙、語音、語法和國情概況等各個方面。”推出市面後,我們很快就會瞭解用家喜歡使用哪些內容。“然後在此基礎上進一步開發和完善。”

依然以書為本

       不過即便在未來,紙質教科書依然是大多數德語課程的基礎——這是三家出版社一致的觀點。“在我看來,書籍本身不會有很大的變化,”恩斯特-科萊特語言出版社成人教育市場行銷總監沙斯吉婭•萬•胡欣認為。只不過現在教科書戴上了“一頂巨大的花冠”,Hueber出版社的馬里昂•科爾納說,“和以前相比,我們必須提供更多的自學教材。”

      科爾納認為,未來影響教材的因素不僅來自數碼化領域。“將來我們會結合更多神經教學法方面的認識,也就是關於大腦學習方式的知識。比如,由於人的注意力只能短時間集中,因此需要經常變換學習的形式,也就是在面向授課、個人學習、小組學習和夥伴學習等多種形式之間切換。”除此之外,她還認為,書本必須服務於具有越來越強目標性的特殊群體。如今,市場上既有關於社會融合課程的書籍,也有針對學習程度較高的大學課程教材。此外,“用家還期待課程能比以前更具針對性,”科爾納說,“有些人是出於職業需要而學習,因此我們必須在常規語言教材以外為他們提供以職業為導向的教材。”

媒體能力大受歡迎

       但是,數碼化課程最終能在多大程度上豐富教學,不僅僅取決於內容。幾家出版社均認為,多媒體的親和性以及教師運用媒體的能力也同樣重要。因此,今後教師進修將顯得愈加重要。同時,這也對用家提出了要求。拉爾謝解釋:“在混合式學習模式中,用家必須在組織自身學習過程中承擔更多的責任。”胡欣則針對智能手機所提供的學習內容補充說:“這種學習方式自然會帶來更多的樂趣,從而提高學習積極性。但是技術設備不應分散學生學習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