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經營 《把公共圖書館打造成開放空間》

不來梅市立圖書館入口處的牆面貼滿了讀者的照片
不來梅市立圖書館入口處的牆面貼滿了讀者的照片 | 照片(剪影): © 不來梅市立圖書館

面對愈來愈多元的社會,圖書館應如何因應?專訪不來梅市立圖書館特殊族群業務專家布莉塔•施梅德曼(Britta Schmedemann),暢談多元化經營策略。

施梅德曼女士,多元化經營,什麼時候變成了公共圖書館的議題?

恐怕不能這樣一概而論,因為這主要是依據每一座圖書館所在區域的居民結構來決定的。有些圖書館很早就以德國的勞工移民為目標,無論是想繼續學習,或者希望有母語書刊可閱讀的人的需求而加以調整;有些地方則是從難民新世代身上,才更強烈的意識到多元化經營已是大勢所趨。
 
所以說,多元化經營主要是針對遷移這個現象而有的反應?

不是,不只是這樣。我們比較把重點放在什麼造成了社會異同,而圖書館又如何能創造出更多均等的機會,並且人人相互諒解的境地上頭。我們服務的對象也包括行動不便、有學習障礙的人士。同樣重要的,還有性別主流化,也就是促進兩性相同待遇和權力。
 
要創造更多均等的機會,有哪些措施是絕對必要的?

布莉塔·施梅德曼 照片(剪影):© 私人提供 這取決於特殊族群,讓我們繼續以遷移為例子:外來的移民和難民固然重要,但是,也要觀察伸出援手的族群,譬如本地的居民,他們不妨和不同文化的人交流交流。針對每一種族群,我們都有個別的媒介和服務。 

譬如,提供阿拉伯文的書籍給難民之類的?

我們早就這樣做了,早在一九八零年代,我們所提供的外文書籍,便已經超過了教育規範中的英文、法文以及西班牙文,出借波斯文、阿拉伯文、土耳其文、庫德文以及俄文書。然而更重要的,是把圖書館打造成一個不僅是公共的、同時也是一個開放的地方,而這個地方要讓具有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人都覺得舒適愉悅。我們不來梅市立圖書館的英語區,掛了一張由三百張人像照片組成的藝術品,絕大多數是來我們圖書館的人:不難發覺警察的旁邊偏巧有一位龐克。
 
這套整體規劃是不來梅市立圖書館為了多元化經營研發出來的,抑或,這是您訂下的重點工作?

我們的圖書館於二零一零年規劃了一個多元化策略,並且將它列為首要實施任務。概括地說,就是尊重社會的多數,重視性別主流化的原則,如同促進不同文化融合那樣,推動內部文化整合。要達到這個目標,當然就必須走入各社區,打聽一下:我們的圖書館能為你們做什麼?我們所提供的服務項目中,是否仍有不足之處?
 
您所在的部門的內部作業流程,是否也用得到這個策略?

是的,譬如我們運用這種原理,對我們的工作人員施以異文化的訓練,訓練的目的是,透過自省學習與異文化打交道。來到一個新的社會,卻不識其習俗規矩,意味著什麼呢?必須學會一種陌生的文字,又是什麼意思?我們用阿拉伯文寫下我們的名字,然後發覺,和母語人士書寫的字體相比,我們寫得多麼歪七扭八。這些練習讓我們學會,當難民填寫我們的登記表格,他們的筆跡潦草且難以辨認時,雖非我們所樂見,但是絕對可以接受。
 
二零一六年,不來梅市立圖書館獲頒不來梅多元化獎,請問如何評量成功的多元化經營?

統計數字只讓我們了解,有多少兒童或成人擁有我們的借書證,誰又獲得了失業人士優惠,其他的答覆向來就要靠讀者自願提供,因而若從統計上來看的話,數據等等未必符合真實情況。但我們著重的是,圖書館裡有哪些人。
 
您是否得過反饋?

有,我們與難民新世代互動良好,許多人之所以來找我們,並不只是因為我們提供難民寄宿處,而是經常造訪我們圖書館的讀者向他們推薦之故。有一次,本地一個清真寺教團問我們一座分館的館長,能不能在圖書館裡舉行開齋節的宗教活動,而其理由是整個城區應該一起參與這場慶典時,我們同樣感到欣喜。 
 
公共圖書館的特殊族群業務,在這段期間內是否已經形成了共識?


是的,圖書館甚至是所有文化單位中的佼佼者,經常聽到有人向我們如此反映,尤其是國內的文化基金會亦持同樣觀點。根據他們的說法,長久以來,在多元化經營方面,劇院和博物館的策略遜於圖書館,我認為,在提供高品質文化服務的同時,我們也鋪設低門檻的通道,所以成功地為大部份民眾搭起一座橋樑。
 
您認為還有哪些事是亟待努力的?

當然,多元化社會還沒有完全反映在我們的工作團隊上,我們的成員一如既往仍舊是德國人。和這個有關連的,是我們常常要解說、宣導我們的行業;圖書館員在許多阿拉伯文化裡,是位階低得不能再低的一種職業,往往被視為無一技之長的人。我們必須讓別人對我們的工作產生興趣,然後傳達訊息:在德國,圖書館員是一種提供人們多元服務的職業。 

布莉塔·施梅德曼 自二零一三年起擔任不來梅市立圖書館特殊族群業務的專員,二零一五年以來,她也是德國圖書館協會(dbv)異文化圖書館業務委員會的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