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產業 「雙方都必須離開舒適圈」

「透過國際合作可以創造出本來不可能出現的產品。」(安德烈雅.貝里,Abury)
「透過國際合作可以創造出本來不可能出現的產品。」(安德烈雅.貝里,Abury) | 照片(剪影):© ABURY/Suzana Holtgrave

如果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合作,文化差異馬上浮出檯面,在創意產業裡也是如此。國際合作到底是帶來豐富還是造成阻礙?如果想在國際團隊工作,要做好什麼心理準備?我們訪問了創意產業中的兩位在全球執行了國際項目的專家:導演亞歷山大.福弗(Alexander Pfeuffer)和文化經理人安德烈雅.貝里(Andrea Bury)。

福弗先生,在電影這一行裡,常常有來自不同文化的人碰在一起嗎?

拍電影的好處在於每個項目都會有新人加入,敘述他們一個覺得重要的故事。這時候自動有大相逕庭的人物相遇,而且在極少的狀況下,他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國家。在我們最新的「德國」電影製作中,團隊裡有一個法國服裝設計師,一個英國舞台設計師,一個荷蘭導演和一個俄國語言教練。最後,而且同時也是拍電影最棒的地方在於,主角並非參與者本身,而是最後在螢幕上呈現的結果。這個目標將大家連結在一起。
 
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他們的工作方式有何異同?

不管是手工藝,或是組織工作方面可能都有不同的國際傳統,但拍電影最終仍是個混亂的過程,不管準備地如何充分,都必須要有臨場反應與解決問題的能力。我覺得在美國有一種樂觀的基本態度,不求完美的解答,而是非常務實地尋找效果最好的解決方案。在我目前和weltfilme.org工作過的非洲國家中,一部分的參與人員完全沒有受過任何電影教育,而且那裡的電影產業剛起步。這裡特別可以體驗到拍電影時散發出的魅力,在既定的德國或美國電影產業中不一定還能看到的。此時體現出來的是一種每次都能重新啟發我,對於電影的熱情。

Alexander Pfeuffer 照片(剪影):© WELTFILME.org/Alexander Pfeuffer 拍電影時什麼算是典型德國?

典型德國——在我們這個全球化的世界裡還有這玩意嗎?當然可以觀察出一個造就機械工程師和森林學校學生國度的趨勢:一方面追求完美,另一方面渴望自由,並對所有事物提出質疑,有時候甚至到了一個沒有人知道到底針對什麼事情的節骨眼。可能在某些地方太超過,但還是有好處:拍電影有許多組織及時間管理工作,藏在藝術家裡的「工程師」在這方面正好有優勢,而且批判性的思維本來就是藝術的一部分,非常重要。
 
電影產業中,國際合作到底是帶來豐富還是造成阻礙?

電影就像我們生活的世界一樣多采多姿。而且電影讓平常也許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物碰在一起。在最好的狀況下,拍攝電影時就應該是如此。國際合作不只帶來豐富,幾乎可以說是必要的。把藝術減少到一個國籍,是種矛盾。

亞歷山大.福弗 近二十年來在德國和美國指導電影項目。五年前,他和同事法蘭克‧多明漢(Frank Domhan)以及朋友們一起成立了世界電影機構weltfilme.org,在非洲(南蘇丹、多哥、獅子山、迦納和賴比瑞亞)、印度及哥倫比亞進行電影項目。福弗贏得許多獎項,其中包括二零一七年九月在義大利Visioni Corte電影節,為喜劇「Die Hochzeitspolizei」(暫譯:婚禮警察)獲得的最佳編劇獎。



Andrea Bury Foto (Zuschnitt): © ABURY/Andrea Bury 貝里女士,在手工藝和設計這塊領域裡,如果不同的文化相互接觸,要如何進行溝通?

手工藝和設計的美好之處在於它們就像一種語言。用雙手一起進行的工作將人們相互連結。大部分的時間,雙方都好奇,想了解對方的工作方式,可以從他身上學到什麼東西。展示自己如何工作時,就開始了第一次非言語的交流。產品誕生的過程中,雙方互相靠近,產生了理解和友誼。
 
要如何穿越文化的邊界,相互接近?

在跨文化裡建立相互了解的關係並不容易。有時候行為方式差別雖然不大,但這些細節往往造成很大的差異。第一次認識需要互相尊重才有辦法成功,花時間重視對方的工作,並表現出感興趣的一面。幽默和笑聲也很重要:所有文化都愛笑,如果不把什麼事都看得太嚴重,便可贏得人心。表現出對家庭的興趣也可以讓人互相靠近。如果成功建立了信任,很多過程就簡單多了。開放、正面地表現出好奇,並尊重以及友善地與人接觸,那麼對方也會以此回報。我們曾經有個項目,一個設計師想和來自厄瓜多爾工匠們一起製作包包。第一次接觸後雙方都很氣憤:工匠們說設計師要求的是不可能的任務,設計師則說那些厄瓜多爾人不願意合作。我們後來跟設計師說,她應該先看看,並賞識工匠的作品。對工匠我們則說設計師非常厲害,他們應該以開放心態面對。最後我們得到一系列很棒的包包。對雙方而言美好的結果——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和溝通。
 
什麼是典型的德國工作方式?

一切從鉅細靡遺的計畫開始:我們熱愛精準的時間安排和項目計畫,無法想像沒有計畫要怎麼工作。喜歡優化程序,守時並組織事物,節省金錢和時間。此外我們也喜歡全盤掌握計畫。可靠,溝通方式直接——對有些文化而言太直接。如果我們說出什麼話,大部分也認為如此。例如在很多方面對事不對人,批評對德國人來說也不算是什麼壞事,而是應該帶來建設性的改進。

設計產業中,國際合作到底是帶來豐富還是造成阻礙?

透過國際合作,不只在人際、情緒及其他文化裡的生活等方面能夠獲益良多,更可以創造出本來不可能出現的產品。有時候得花上比較長的時間,但是必須以長遠角度思考,一步一步進行。「Magic Happens outside the comfort zone」這句話說得好:雙方都必須離開舒適圈,才有辦法成功完成計畫。這是我們應該始終牢記的一點。
 

安德烈雅.貝里 在二零零七年馬拉喀什成立AnaYela設計酒店,並於二零一一年創立時尚品牌ABURY,其奢華系列以結合傳統工藝和現代設計而聞名。自二零一一年開始,她讓來自德國與世界各地的設計師與來自摩洛哥,厄瓜多爾,羅馬尼亞和衣索比亞的生產商一起合作,目標在於保存傳統的手工藝,以及促進不同文化間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