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基本所得 「它使我們的思考與行動更自由」

亨里克‧瑪斯與其他二位無條件基本所得得主
亨里克‧瑪斯與其他二位無條件基本所得得主 | 照片(剪影):© 克里斯蒂安‧施托爾韋克

亨里克‧瑪斯(Henrik Maaß)有一整年的時間每個月獲得無條件基本所得一千歐元。他的結論:這可以是未來福利國家的狀態。

您是無條件基本所得的得獎者。整整一年,一直到2018年6月,您的帳戶每個月就這樣輕鬆的收到1000歐元。您能記得您收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刻嗎?

我的女朋友蕾貝卡與我興奮的在我們的公寓裡跳來跳去,還好,我們再次仔細研讀垃圾郵件信箱“您中獎了”的郵件,那時候我們一直無法相信那是事實。然而,當第一個1000歐元匯入我的銀行帳戶時,我才相信那的確是真實的。我們覺得非常如釋重負更是感激。

我的基本所得

自2015年起 “我的基本所得” („Mein Grundeinkommen“)計畫透過群眾募資的方式為無條件基本所得募款。一旦募集了一萬二千歐元,他們即以抽獎方式將錢送給抽中的人身上。中獎的人一年內每個月獲得1,000歐元,無需扣除任何費用更不限制使用條件。這筆金額高於目前每月最低生活水平735歐元。

您用這筆錢做了什麼?

與我們原先的計劃不太一樣。我的女朋友與我是農民。原本我們計劃建造自己的農場。而一年的無條件基本所得將增加我們的自備款。然而我的女朋友卻得了慢性病,更無法再工作。這筆錢就順理成章的流入昂貴的醫學診斷與藥品以及我們的生活支出。而我們也一直注重有機與公平貿易的食品與衣著,更努力減少日常生活對環境的影響。這樣的生活方式其實比較貴,透過基本所得可以使我們永續的生活方式得以維持。實際上我們只用這筆收入買一架二手鋼琴。整體上,我們的生活並沒有因此產生太大的變化。但是,我覺得無條件基本所得的明顯充實了我們的生活,不僅僅是在財務這個方面而已。

有哪些層面呢?

它使我們在思考和行動上更加自由,即使它當然不是拯救世界的靈丹妙藥。但它消除了我們的基本生存恐懼,而這也是跳出傳統思維的重要先決條件。例如,我因此可以更積極地參與農業政策的相關活動並倡議糧食主權。

投入農業政策活動: 亨里克‧瑪斯2017年參加一個示威遊行 投入農業政策活動: 亨里克‧瑪斯2017年參加一個示威遊行 | 照片(剪影):© 亨里克‧瑪斯

關於無條件基本所得想法的討論有很多爭議。支持者希望建立一個更簡單,更有效的福利國家,於此個人尊嚴得以維護,並使平等參與社會成為可能。批評者最擔心的則是,我們將沈溺於社會救助的舒適。你的經歷如何?

我遇到的基本所得得獎者中,沒有人放棄原來的工作(含笑)。有些人將錢用於再進修,其他人則用於開創新生活的創業資本。每個人都想對社會有所貢獻 ——無論用哪一種形式。而衡量貢獻的方式並不一定必須透過經濟成長,它也可以從老人或醫療照護程度,也可以透過社區與政治參與程度來衡量對社會的貢獻。如果只是忙著賺錢以養活自己或家人,我們往往沒有辦法另外還積極投入這樣的活動。從我的女朋友與我這一年獲得的基本所得經驗來看,即顯示經濟救助在困難的情況下,幫助特別大。

其實有多種不一樣的基本所得模式——例如,必須回報社會服務性的工作。你認為呢?

如果基本所得與相對應的回報條件結合的話,如此一來,基本所得的好處則將消失。每個人都可以獲得無條件收入的話,因為社會福利救助而產生的複雜行政機構可以因此而減少。而是否需要社會救濟的審核程序、養老金或失業保險救助也將是多餘的。當然,人們還會需要花心思設計具體的實施方法,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無條件伴隨著輕鬆:如此將釋放出各種意想不到的潛力。

提供每個公民每月固定的津貼額度,以結束前往社會福利處沒有尊嚴的經歷——這種社會福利制度計畫將如何改變我們的共同生活?

一個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會將為社會帶來多一份和諧或平靜。基本生計的持續性壓力所產生的攻擊性行為和情緒將因此消失。我認為人類的共同生活也會因此更愉快並具創造性。人們寧願找一個對他們有意義的工作。令我很生氣的是,我們的政界並不認真的處理這一個主題,反而費力尋求一致的生存最低條件。我們應該讓無條件基本所得成為強力的公共討論議題。如果我們都為此努力,政府也必須對此議題反應。我相信無條件基本所得未來將在中期可以實行,從而改善所有人的未來。

 

亨里克‧瑪斯,1985年次,是一位受過專業訓練以及大學畢業的專職農民。從2017年7月到2018年6月,他是“我的基本所得計畫”得主,獲得每個月1000歐元的基本所得。Maaß也是霍恩海姆大學的研究助理。

什麼是無條件基本所得(BGE)?

無條件基本所得(BGE)是一種社會政策計畫,按照此計畫所有公民都可以獲得國家給予的每月財務補貼,而無需回饋任何相對性服務。無條件基本所得的目的是要讓所有人參與分享社會的總收入,無論他們是否有需要。這個想法目前在全世界受到廣泛討論,在個別地方也正在以實驗性方式測試。在德國,無條件基本所得尚無法律權利可依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