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 多樣化的性別

現在德國也有第三種性別「其他」可供選擇。
現在德國也有第三種性別「其他」可供選擇。 | 照片(剪影):© Adobe / Stockwerk-Fotodesign

二零一九年初以來,德國的人口重要紀錄中有第三種性別可供選擇:其他。這個選項旨在減輕生下無法清楚區分性別的小孩的父母,在為孩子抉擇生活方式時面臨的苦惱。這個選項應該顯示出:正常也可以是看起來不一樣。

無論是在健身房的更衣室、公共場所的廁所,或者三溫暖 – 日常生活中有許多情況要求女性和男性分開使用不同的空間,而大部分的人對於這種現象想也不想便接受了。但對有些人來說,這種看似簡單的選擇卻讓他們落入痛苦的尷尬之中。

無法一清二楚地區分自己的性別,究竟是男性或女性的人不算少;第三性,也就是介於男性或女性之間,可能出現的變異多之又多:譬如有人既有睪丸,也有卵巢組織,所以男性和女性荷爾蒙皆能製造。決定女性性別的XX、男性性別的XY染色體組合也一樣,在遺傳多元組中可能出現不同的序列。於是產生了受體對於分泌出來的性荷爾蒙沒有反應,或者即使遺傳素質如此,生殖器官依舊無法完整形成的情況。

德國有多少人是跨性別,目前沒有確切的數字,根據也接受聯邦政府輔導的自助團體估計,約有十六萬人。自二零一九年生效的一條法律,讓他們在填寫人口重要紀錄的性別時,有了一個新的選項。除了女性或男性之外,也可以不說明,現在又多了一個寫著其他這個字的空格。為什麼這個空格很重要?

出生證明上不再出現空的欄位

一九八一年以來,德國由於所謂的變性人法而允許更改人口重要紀錄中已經登記的性別;二零一三年以來多了這個選項,即根本不必在出生證明上說明性別。但到了二零一七年的秋天,聯邦憲法法院做出決定:對那些無法列屬於這兩種性別的人而言,二元性別選擇不但是歧視,還牴觸了個人人權。法官們認為,任由欄位空白並不等於問題獲得了解決,因此要有一個增添、正面的選項。二零一八年歲末,聯邦議會決定在出生登記冊上引進其他這個多樣選擇;根據法律文本,這個選項是針對「由於性別發展變異,無法清楚地列為女性或男性的人」而定。這不僅涉及新生兒,雙性的成年人也可以於日後更改他們的名字;變更時必須提出醫師證明,若遇特殊情況,一份法定聲明也算符合規定。

這條新法律也為父母親而定,如果一個帶著雙性性徵的嬰兒來到世上,父母必須做出對孩子有深遠影響的決定。一九七零年代,醫學界便已建立起一種觀念,那就是所謂的性別分配手術,即使是兒童時期就進行的,也是很有意義的:調整可清晰辨認的生殖器官,將使得雙性兒童免於羞恥及受辱。性別分配手術差不多就是人工外陰的整型塑造,割掉陰蒂或者摘除性腺,也就是摘除製造性荷爾蒙的器官。到了二零零零年代,隨著人們意識到性別並非僅僅取決於生殖器官,大家的想法也跟著改變。二零零七年,德國兒童與青少年醫學學會對於施行性別分配手術態度十分保留,德國的倫理委員會甚至從二零一二年就開始建議多觀望一下。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甚至要求全面禁止對兒童施行生殖器官整型手術。理由為:雙性兒童通常很健康。

動手術會讓一個健康的小孩變得更快樂嗎?

跨性別協會和自助團體,年幼時就動過生殖器官重塑手術的人,認為這種手術造成了嚴重的心靈創傷。有些案例的當事人在動過手術後無法生育,幾乎無法享受性生活。各協會要求讓當事人自己決定選擇性別,或者是否動手術。然而許多醫師仍舊主張動手術:手術次數 – 德國二零一六年有兩千多位十歲以下的兒童動了生殖器官整型手術 – 這個數目相對穩定。

馬爾他是歐洲唯一對為兒童施行性別分配手術予以懲罰的國家,但德國新的立法相形之下也算進步:全球僅有少數幾個國家 – 澳洲、荷蘭以及阿根廷,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尼泊爾亦同 – 在出生登記冊裡有第三個選項可資填寫。立法只是開端:事實是有一種增添、被視為合法的性別,而更多法律上的問題將一一提出來 – 從為運動團隊訂定規則到女性人口比例都有。

重要的是,承認其他這個性別意味著:這條法律是行政機關嘗試讓人們認知到,性別之形成是多元多樣的。意欲闡明者:不一樣也屬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