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式設計達文西 文化數位化

參與程式設計達文西的人,要在舉行活動的六星期中讓自己的點子具體實踐。
參與程式設計達文西的人,要在舉行活動的六星期中讓自己的點子具體實踐。 | 照片(剪影):© Coding da Vinci

參觀博物館和檔案館的人,通常在不很明亮的展示間內,站在玻璃櫃後觀賞文物,今天的參訪者可以更深入的領略文物之美。參與「程式設計達文西」(Coding Da Vinci,德國第一個致力於開放文化數據的程式設計馬拉松活動)舉辦的文化—程式設計馬拉松的人告訴我們,如何透過數位化讓博物館的陳列品重獲新生。

傳統的博物館對參觀人士的幻想力寄予厚望:一般而言,彌足珍貴的展出品,既不能觸摸,也不能拿起來 – 摸起來或者把玩一下有何感覺,得靠觀賞者自己推敲了。文物與相關訊息固然盡可能整理得一目了然,但到底曾經發生了甚麼事情,每一位參觀者只能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一個文化—程式設計馬拉松(駭客松,Hackathon)—方案呈現不久前才出現的一些例子:數位世界裡的展出品讓人產生臨場感,並且可經由模擬而還原歷史現場。
 
譬如說,只要穿上仿真的機能衣,就能親自體驗一下,法蘭克福歷史博物館幾百年前的服裝有多麼綁手綁腳,讓人行動難以自如。使用者挑選一件衣服,穿上後在虛擬的歷史空間內走動,還可以照照鏡子。郵電通訊博物館基金會(Museumsstiftung Post und Telekommunikation)的這具古老的電話因為發出鈴聲而重新有了生命:這些陳列品默默無聲、一動也不動放在博物館裡的架子上,應用程式讓它們鈴鈴響個不停,直到使用者為每一種款式的電話配上正確的鈴聲為止。二十世紀初最奇特的報紙報導,經「廢紙」應用程式彙整出來,目的是要生動有趣:集娛樂和歷史教育於一體,透過智慧型手機和網路,到處都能運用。
 
就算是已經拆掉了絕大部分的柏林圍牆,也能在虛擬範圍內體驗一番。程式設計師直接把柏林圍牆基金會(Stiftung Berliner Mauer)的檔案安置於街上,在柏林散步的人只要下載“Berliner MauAR“應用程式,若是剛好經過圍牆舊址,便會反映在手機螢幕上,柏林圍牆甚至會繞著這個人跑來跑去。智慧型手機能透過全球定位系統準確地標出使用者當下所在的位置,或者透過“Aufbau Ost-Berlin“(建設東柏林)網頁觀看未來東德政府所設想的首都是甚麼樣子。網頁以及行動運用提出不同主題的旅程,並在每一個地方顯示出東德時期的樣貌。
從旅遊應用程式到機器人甲蟲:「程式設計達文西」創建的螢幕截圖與圖像方案。 從旅遊應用程式到機器人甲蟲:「程式設計達文西」創建的螢幕截圖與圖像方案。 | 照片:© Coding da Vinci

短短六星期內發想出許多新穎的方案

學習知識因為這些數位運用而更為便捷、直觀,同時也更富趣味,但所得出的結果絕非曠日廢時、所費不貲的大型方案。恰好相反:全都是文化—程式馬拉松的「程式設計達文西」舉行期間,在不超過六星期的時間內所發想出來的方案。不同領域的文化機構和技術專家匯聚於此,為傳遞文化發想出新的點子 – 沒有商業背景,並且於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規劃。

之所以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研發出嶄新的運用方式,主要是因為相關的資源早已俱全:大部分的文化機構均將其收藏予以數位化,許多博物館、檔案館、圖書館以及畫廊,為了保護以及分類整理收藏品,都建立了數位資訊。無論高解析度的複製畫、歷史性的聲音檔案,或者恐龍骨骸的3D掃描 – 文化機構的伺服器上儲存著大量的珍貴數據。目前大多只在內部或者以研究為目的而加以運用,舉行程式馬拉松就是要改變這種現象:重新利用現存的數據。
 
二零一四年,文化--程式設計馬拉松把文化機構與開放資料組織聯合起來 – 其中包括德國數位圖書館、柏林研究暨權限中心(digiS),德國開放知識基金會以及德國的維基。從此以後,每年在不同的德國城市舉行一至兩次;在聯邦文化基金會贊助推動之下,二零一九年至二零一九年之間,又多辦了八場程式設計馬拉松活動。一場專題研討會的開幕式上,出席的文化機構代表出示他們的數位收藏,由設計師、研發人員、版畫家、博物館策展人、藝術家、駭客以及電玩研發人員組成的多元學科團隊,從中為各方案收集不同的點子 – 有應用程式、遊戲或者視覺資訊圖表 –,都在接下來的六星期工作期間直接轉成具體行動,從最初提供的數據創建出嶄新的產品:平均短短幾個星期內便研發出十多個方案來。

善用文化潛力

「程式設計達文西」的籌備者希望這個方案能鼓勵擁有數位收藏的單位,開放給社會大眾使用,理由為:「如果這些收藏是用公家的經費製作完成的,就應該免費提供每一個人使用」。並非所有的文化產品都以陳列品的形式展出,很多收錄在各博物館的雜誌內,而一般大眾是看不見的。若能透過數位觀看這些產品,將改變這種狀況 – 至少創辦「程式設計達文西」的人對此深信不疑。讓擅長使用數位的年輕族群喜歡親近文化與博物館,是程式設計馬拉松 —方案希望達成的目標之一。
根據攝影師Gisela Dutschmann所拍攝的重建東柏林保留下來照片,「建設東柏林」團隊得以創製出數位城市導覽。 根據攝影師Gisela Dutschmann所拍攝的重建東柏林保留下來照片,「建設東柏林」團隊得以創製出數位城市導覽。 | 照片:截圖 © Aufbau Ost-Berlin 開放這些數位收藏,以技術而言並無困難,但很多文化機構仍舊裹足不前,擔心有人違規使用數據,或者轉為私人營利之用。「程式設計達文西」萊因—梅因區負責方案整合的伊莉莎白·柯萊爾(Elisabeth Klein)有鑑於此,認為消除文化機構對於失控的憂慮,也是方案的任務之一。舉行程式馬拉松活動時,他們可以和駭客社團相互連結起來,與程式設計師以及有很有創意的人取得聯繫,同時又能估計開放的數據能發展出哪些不同的方案。
 
德意波昂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歷史之家的露特·羅森貝格(Ruteh Rosenberger)認為來參加「程式設計達文西」的人都很優秀,「高水準的方案真的讓我眼睛一亮,和一個年輕、跨科系,盯著我們的收藏品的眼光充滿好奇的團隊一起工作,實在很有意思。一座現代博物館必須在網路上占一席之地。(.....)文化—程式設計馬拉松協助我們發展出新的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