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 KLOFFIE Markt 慢時尚伸展台

弗雷雅·羅斯基(右)與黛比·亞德。
© ROSKI YARD

嚴格的定義來看,位在阿姆斯特丹西區的De KLOFFIE Markt,是個不折不扣的跳蚤市場,但又有點「不太一樣」。創辦人弗雷雅·羅斯基(Freya Roski)與她的荷籍夥伴黛比·亞德(Debbie Yard)試著透過這個平台,對抗快速時尚造成的浪費與盲目消費。

羅斯基14歲就開始蒐集二手的設計師款服飾與古董衣物,包括香奈兒(CHANEL)與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她通常不會穿上它們。在她眼裡,那是擁抱這些美麗衣物的歷史的方式,一個情感傳承。她不會忘記,當她找到Vogue巴黎前總編輯卡琳洛菲德(Carine Roitfeld)走秀穿的那件浪凡超高肩外套時,那久久不能自已的激動。
 
一個女孩如何負擔名牌服飾的收藏?其實不貴,羅斯基說,當時沒人想要二手衣物。那些品質精良的品牌僅管高貴,但一旦被使用過,價值劇跌——至少在她開始蒐集的年代是這樣的。金融危機前,她從一位先生那收購了好幾個香奈兒包包,都是太太不要的。
 
「我想,慢時尚(Slow Fashion)一直在我的DNA裡。」來自博登湖畔小城Überlingen、現在在荷蘭打造二手潮衣市場De KLOFFIE Markt的德國女孩說。
 

最時尚的跳蚤市場

 50年歷史的德國黑色蕾絲連身長裙,1980年代的Bellville Sassoon天鵝絨洋裝,二手Vivienne Westwood軟呢絨外套與GUCCI刷破牛仔褲…所有在De KLOFFIE Markt販賣的衣飾,都來自中高端品牌或設計師單品,並且曾在某個時刻屬於他人。他們或被整齊折疊、或輕巧地掛在衣架上。

De KLOFFIE Markt 照片:Chris Dijksterhuis © De KLOFFIE Markt 走在其中,好像是在逛設計師精品店,不像印象中的跳蚤市場——成堆的老舊商品,必須翻翻找找才能找到一個「好物」。
 
更令人驚豔的是,De KLOFFIE Markt提供的的確是跳蚤市場的價格,不論是Prada、Miu Miu或Alexander Wang,所有商品的價格都在10-200歐元(約新台幣348-6970元)之間。
 
「我認為,一件二手的Prada外套,還是比一件廉價的新外套漂亮很多。」羅斯基說,「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很棒的物件。你不用每次都要買新的東西。」
 
羅斯基兒時生活在斯圖加特(Stuttgart)地區,成長過程在德國各地遷徙,之後前往阿姆斯特丹學習時尚管理,並在那認識了摯友兼創業夥伴黛比·亞德。她與亞德一見如故——兩人都是青少年時代就開始的「資深」古董衣物藏家,羅斯基收集女裝,亞德專攻男裝。
 
2015年,羅斯基與亞德聯手在柏林成立了ROSKI YARD品牌,設計了能夠代表兩人理念的服飾,她們命名為Traveling Suit,一件結合女性與男性特質的深色連身衣褲,帶著點工作裝的氣息。
 
女性的力量——這是羅斯基與亞德想表達的。她們發起Traveling Suit運動,邀請世界各地的女性穿上該衣一整天,用相機記錄下影像與心情筆記。參與者從14歲到72歲都有,希望展示出全球女性堅強地站在一起的力量。
 
兩人2016年將事業從柏林搬到阿姆斯特丹,一邊醞釀著De KLOFFIE Markt。一開始的想法很單純:兩人收集古董衣物多年,藏品太多了,卻找不到一個適合的平台與同好交流、或能以合理的價格交易高質量二手產品。
 

延長貴重服飾的生命週期

 
跳蚤市場的概念流淌在德國人的血液中,但羅斯基與亞德的規劃很不一樣:只接受中高端品牌的服飾或古董衣物,拒絕Primarkt與H&M等快時尚品牌;為打造符合產品定位的精品店氛圍,他們提供展示衣架,要求參與的賣家維持攤位質感。
 
有意思的是,市場的名字Kloffie,來自阿姆斯特丹古老的俚語,意思是「沒有價值的破舊衣物」,就算是荷蘭人也不見得知道這個詞彙了。「如果用德文說,就是Klamottee。」羅斯基說,「我們其實有點在開玩笑。我們賣的雖然是舊衣服,但都是非常珍貴或有價值的。」

De KLOFFIE Markt 照片:Chris Dijksterhuis © De KLOFFIE Markt  被問到如何制定價格區間,羅斯基回答,她們希望盡可能讓更多人加入這場「慢時尚」運動,價格須具吸引力。事實上,她自己也在這找到不少寶貝。
 
「簡直是瘋了,一個原價至少1200歐元的Prada外套,我用20歐元就買到了。」羅斯基大笑。她還找到一件15-20年前的Gucci丹寧外套,花了她15歐元。
 
三年過去,De KLOFFIE Markt已從一個高端二手衣物市場昇華,變成了一場感性的運動。除了更多想為環保盡一份心力的人們加入行列,這些擁有記憶的衣物的傳承也充滿故事。賣家不只是銷售,同時也在找尋真正懂得珍惜、可以從物品得到樂趣的人,將這份情感與記憶傳遞下去。

De KLOFFIE Markt 照片:Chris Dijksterhuis © De KLOFFIE Markt  二手衣曾經被視為敝屣,但在金融危機、全球化與氣候變化等多重因素下,人們逐漸看見二手衣物價值,懷念在快時尚崛起前仍被重視的高質量,對其接受度愈來愈高。
 
羅斯基想強調,慢時尚不代表「只能買二手衣物」,她自己也會買新的東西。但她非常挑惕,嚴格遵守「寧可買少一點,但要選好一點」(Buy less, choose well)的準則。下手前,她會再三思考:這個東西真的特別嗎?我真的需要這個東西嗎?
 
「如果你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消費行為,會怎麼影響世界,那已經不錯了。」羅斯基這麼解讀著她理解的慢時尚。「如果你想要買新的東西,就去買吧!享受你買的東西,享受你的生活。」

De KLOFFIE Markt 照片:Chris Dijksterhuis © De KLOFFIE Markt

從柏林到阿姆斯特丹

談到與荷蘭籍夥伴亞德的合作,羅斯基也分享了她看到的文化與背景差異。
 
「大家可能以為德國與荷蘭文化很接近,但其實很不一樣。」羅斯基指出,德國人有名的準時又精準,九點開會就九點現身,而荷蘭人會慢10-15分鐘;德國人習慣遵守規定與政府管理 (柏林是個特例,她說),但荷蘭人只聽從自己的意志,常常反抗政府的想法,不在乎警察的指令。
 
ROSKI YARD品牌在柏林誕生,但最終遷徙阿姆斯特丹。羅斯基解釋,她們熱愛柏林的創造力,也很榮幸在柏林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但感覺在柏林很難建立「長久的東西」。
 
「街角的咖啡店,沒過多久就換了一家。讓我們覺得自己很難認真地在柏林打造長期的事業,尤其是時尚。」她說。最後決定落腳阿姆斯特丹,一個同樣高度開放與多樣化的國際城市,緊鄰倫敦,且仍然靠近她的故鄉。
 
「德國人的確不是很時尚。」羅斯基開著玩笑,「但德國人真的很喜歡品質好的東西,而且總是把東西照顧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