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婁的無汽車街區
與人為鄰,而非與汽車為伍

皇家山大道是這塊高地上最重要的商業街之一
皇家山大道是這塊高地上最重要的商業街之一,二零二零年有數月之久這裡禁止汽車通行,這個計畫旨在幫助受到新型冠狀病毒影響的企業度過難關,繳出了亮麗的成績單;這項計畫於二零二一年再次上路。 | 照片(細節):© 歌德學院(蒙特婁)

二零零九年時,蒙特婁高地上的皇家山區交通繁忙,幾乎每天都有事故發生。這個城區的市長有一些另類的想法,並且在不顧強烈反彈的情況下,實施了一個很激進的交通寧靜化計畫。

站在蒙特婁市勞里爾大道(Laurier Avenue)與聖胡伯特街(Saint-Hubert Street)的交叉路口,你可以好好的想像一下,路克・費朗德茲(Luc Ferrandez)在他的市長任期內,如何使高地上皇家山這個城區徹底改頭換面。今天這個城區有一條充滿了軟、硬設計元素,很典型的寧靜街道,一個從一個街角延伸出去、綠化的人行道,以及兩條與汽車通行道分開、全年都可使用的彩色單車道。就在十年前,這裡還是一條交通繁忙,經常發生意外的十字路口。

二零零八年時,這個地方屬於全蒙特婁最危險的十字路口之一,因為光是一年以前發生的事故就高達五十三件,而且每年都有學童出意外。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八年間,如今是國家科學研究學院教授的瑪莉—梭萊兒・柯勞堤爾(Marie-Soleil Cloutier)接受蒙特婁衛生局委託,利用地圖來顯示交通事故統計數字。這些地圖把在整個城區發生過的幾百起交通事故顯示出來,其中也包括在這塊高地上的許多交叉路口往返,開進蒙特婁市中心的幾千輛汽車會經過的許多交叉路口。

「改變心態需要花很長一段時間」,她說,「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尚未體認到,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根本的問題」,無論是政治方面,或者管理方面都一樣。

根據他自己的說法,二零零九年路克・費朗德茲上任之初便迫切地感受到有必要處理這個問題,可想而知,他的首要目標是為市民重新討回被汽車占用的城市空間。

「汽車掌控了一切,也包括城市空間」,他回憶當時情形。

他的計畫很簡單也很激進:所有城區應該提升當地居民的生活品質,而不是只讓往返的人經過而已。

高地是先驅

首先,他把勞里爾大道上一條有十個街區的雙線道馬路,改成一條單行道。這種重新運用是費朗德茲為了提高馬路安全,以及重新把過境交通引進主要街道,因而執行的諸多改變中的第一個步驟。改建工程以交通寧靜化為目標,同時要為單車騎士和行人創造出更多空間,但也預先建立一個地面排水系統,以及為樹木、灌木和綠地保留空間。

這個城區管理當局關閉了穿過公園的街道,並且更改了許多行駛方向,以便使車輛改道。
路克・費朗德茲於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九年間擔任皇家山高地行政區的市長。 路克・費朗德茲於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九年間擔任皇家山高地行政區的市長,十年之久,他的施政以建設公共領域內更環保、更安全的街道為重心。 | 照片(細節):© 西蒙・范・弗利特 「執行這些措施時遇到很多阻礙」,麥爾安德(Mile End)區市政顧問,也是城市交通委員會主席的瑪麗・普勞德(Marie Plourde)說。「市民的日常生活陷入紊亂,尤其是開店做生意的人,覺得通通亂了套」,她說。普勞德記得,當她二零一三年加入費朗德茲的競選團隊時,好似地方商業與費朗德茲所屬黨派「蒙特婁計畫」(Partei Projet Montréal之間,爆發了一場「公開戰爭」。

二零一零年間,當費朗德茲要引進他推行的交通寧靜化措施,以及減少通行的交通量時,魁北克省自行車騎士協會的主席尚—弗朗索瓦・雷奧(Jean-François Rheault)對他呼籲的詞句仍然記得很清楚。

「高地要當先驅」,他說。「那個時候沒有人提到永續經營的移動性,沒有協調而產生的配套措施」,他繼續解說,然後明確的指出,很明顯的,有些影響深遠的改變是在沒有詳盡計畫或者諮商的情況下就付諸實行。事實上,費朗德茲確實遵循了他上任前不久制定的一項 城市移動性計畫 的方針,而該項計畫的重點之一便是改善環境品質。
這塊高地上另外有一條重要的商業街,聖丹尼斯街 這塊高地上另外有一條重要的商業街,聖丹尼斯街,以前是一條以汽車為主、四至六線道的大馬路,為了在馬路兩邊為腳踏車創造合宜的車道,現在已經拆除了兩個線道。 | 照片(細節):© 西蒙・范・弗利特 根據瑪麗—梭萊兒的說法,費朗德茲第一次競選期間提出的主要觀點,「就內容而言,他的選戰並不單只圍繞道路安全打轉,主要是以所有城區的生活品質為軸心」,她回憶當時情景。

一次不顧一切的躍進

他在第一個任期內,因為實施交通寧靜化計畫 – 以及因它而導致的反抗 – 經常成為報上的頭條新聞,費朗德茲同時也展開種樹行動,並且強化擴建公園的倡議,要達到這個目標也需要關閉一些街道。他的立場堅定不移,並且對自己的計畫深具信心。「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可能預期獲得百分之百的支持,這是不可能的。一個切合實際的目標是百分之五十的支持率」,他如此建議。

不管他的計畫激起了廣大的反抗以及強烈抗議,他順利的又當選了兩次市長,而且每次選舉在議會裡獲得的多數席位均節節上升。他因此更有動力繼續推行他的計畫:他持續關閉街道,設置幾百條綠化的人行道延伸,包括更寬敞的人行道與單車道。
  勞里爾大道上的單車道已成了最受歡迎的車道之一。 勞里爾大道上的單車道已成了最受歡迎的車道之一。根據互動式計數器所計算的數字,自2011年起已有超過580萬人次的單車車友經過。 | 照片(細節):© 西蒙・范・弗利特
蒙特婁計畫黨於二零一七年選舉後,以實力最堅強之姿進入蒙特婁市議會時,費朗德茲接下了環保、永續經營發展、公園與綠地的機構的領導職務。從市長瓦萊麗・普蘭特(Valérie Plante)致力的對抗氣候變遷以及使環境免於被摧毀為出發點,他許了下 園丁的誓言,他發誓要將大自然置於一切之上,也就是優於人行道交通以及停車場等等問題。兩年後,他背棄了這項政策,指出政府無論在財政或政策上設下的優先順序,都不足以克服迫在眉睫的氣候危機。

諷刺的是,由於另外一場全球性的危機 – 因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而爆發 – 促使市府朝向更為嚴厲的措施邁進,這可是費朗德茲作夢都想不到的事呢。在這種情形下,當地商業甚至主動支持執行這些措施。

蒙特婁不走回頭路

二零二零年六月中旬至九月底,市府關閉了高地上主要商業大街中長達兩公里長的部分路段,禁止汽車於皇家山大道上行駛。「市府的公務員動作快得不得了」,尚--弗朗索瓦・雷奧表示。他興高采烈地描述市府採取的創新、通行無阻又富彈性的手法,同時強調,這項計畫從規劃到實施只花了不到八星期的時間,若是平常,要開發一個計畫起碼要幾個月,甚或幾年才行。

瑪麗—梭萊兒・柯勞堤爾把這種現象比擬為,幾場在 戰術性城市主義 領域內進行了數年之久的實驗所達到的一個高峰,與這個高峰相應的「邊做邊計畫」方法,使得這塊高地在執行這些措施的十年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每一個人都看得出來,這類的措施是可行的」,她說。

根據一份最新的報告,禁止汽車行駛的街道上的商店,營收比起繼續開放給汽車通行街道上的店家好,這個結果促使市府單位啟動了一項高達四百萬美元的計畫,要在二零二一年繼續且擴大施行這個交通策略。
平均每年每天有近兩千人使用勞里爾大道上的單車道。 平均每年每天有近兩千人使用勞里爾大道上的單車道,春天到秋天每天使用的人達到五千位的尖峰值。 | 照片(細節):© 西蒙・范・弗利特 去年秋天,瓦萊麗・普蘭特的市府團隊履行了二零一七年競選時的一項承諾,建立起一條規模龐大的單車路網,其中有一部分沿著高地上一條寬廣的主要商業大街,也就是從聖丹尼斯街(Rue Saint-Deni)延伸出去。

自從十一月啟用這個單車路網之後,已有至少八萬七千位單車騎士使用了這項新穎的基本設施,成為蒙特婁最繁忙的單車路段之一。 然而,十年前,重新設計並規劃勞里爾大道之類的方案,實施時並非沒有遇到阻力。儘管如此,我們可以很肯定的說,在接下來的十年中,改建後的聖丹尼斯街儼然成為從一項以汽車為主的都市計畫,轉變為一項溫和移動性企劃的最佳範例。蒙特婁因此堪為其他以汽車為主的大城市的榜樣,在這裡可以看出,儘管一開始會遇到阻礙,堅持具前瞻性的發展策略還是對的。 依據普勞德的看法,有一點是十分肯定的:「沒有回頭路。」
 

如何使「汽車癡迷」受到限制? 

我們生活在一個機械移動的時代,無論飛機、輪船或者汽車,可說各個領域都在迅速發展。據估計,到了本世紀中葉,地球上會有二十億輛,甚至三十億輛汽車,隨著日益繁忙的交通,對於氣候、環境以及人類的健康所形成的負擔也愈來愈重,個人移動性的自主承諾已經達到了極限,這些以「汽車癡迷」為題撰寫報導的作者們,察看兩個解決辦法,並且提出永續經營移動性是否可行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