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推廣研究 「圖書館必須成為令人熟悉的環境」

圖書館對於閱讀推廣貢獻良多。
圖書館對於閱讀推廣貢獻良多。 | 版權所有:wip-studio – Fotolia.com

漢堡應用科技大學(Hochschule für Angewandte Wissenschaften Hamburg, HAW)研究了圖書館的閱讀推廣活動。與烏特.克勞斯—萊爾德(Ute Krauß-Leichert)女士關於閱讀動機和成果的訪談。

克勞斯—萊爾德女士,圖書館目前用哪些方式來推廣閱讀?

  閱讀推廣很早就是公共圖書館最重要的任務之一。二零零零年,比薩學習成效評鑑結果不佳造成的驚慌和隨後產生的討論更是讓這個話題成為了焦點。此後,圖書館更能夠有效地與公共大眾宣傳它們提供的閱讀推廣活動。經典的推廣方式包括圖畫書電影院、假期讀書會、閱讀競賽或是作者朗讀會。較新的方法有起源於日本的「紙芝居」,以圖畫輔助朗讀,用厚紙板架起一個舞台,將閱讀過的書籍中出現的圖畫拉到舞台中間——特別對難民孩童而言是個很好的方式。

數位資源在閱讀推廣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數位資源越來越重要。混合圖畫書便是一個基於擴增實境原則的例子。孩子可以透過免費的行動應用程式,用另一種方式來體驗傳統圖畫書。舉例來說,如果這是一本關於鳥類的書,便能夠透過程式聽到圖中鳥兒的叫聲。行動應用程式的應用其實已經很廣泛,早在幼稚園孩童和小學生身上便開始使用。對於年紀較大的孩童還有其他方式,例如用行動應用程式製作專屬電子書,或是進行線上交流討論文章的社交閱讀。這些多媒體應用方式也屬於閱讀推廣的領域。

絆腳詞彙以及閱讀興趣

您在漢堡應用科技大學進行了全德國唯一的閱讀推廣長期研究。在哪些方面能夠判定閱讀推廣是否成功?

  一開始必須先界定什麼是閱讀能力。我們選擇了起源於閱讀社會化理論的方法 。除了閱讀成果之外,也研究閱讀習慣和閱讀動機。我們的評估對象是比勒費爾德市(Bielefeld)布拉克韋德區(Brackwede)裡一間擁有高移民比例的小學二年級生,調查會一直持續到他們上四年級。一開始,學生每個月在市立圖書館參加兩次閱讀推廣活動,之後變成兩個月一次。在學校裡則定期舉行絆腳詞彙測試,學生必須在一句話裡面辨識出不恰當的生詞。但是對我們而言,決定性的指標並不是閱讀成果,而是閱讀動機和閱讀習慣。

如何測量閱讀動機和閱讀習慣?

  一個可能的指標是自己的圖書館借閱證。剛開始,百分之五十的學生用自己的借閱證借書,研究末期則達到百分之八十。這也意味著學生與圖書館之間的連結。在經 濟能力許可的家庭中,大多數的書都是購買來的。而許多較窮困的家庭,特別是教育弱勢階級,則必須依靠免費的借閱機會。另外一個有趣的數字:在調查裡表示自 己喜歡閱讀孩子的比例,從研究初期的百分之十四提升到了百分之七十。

在爬行階段便開始推廣

這些成果完全是圖書館推廣閱讀的功勞嗎?

  當然不是。我們無法將這些結果歸功於單項因素。今日的孩子身處於多元媒體的影響,也沒有辦法明確地證明哪一種閱讀推廣方式最有效。但是圖書館可以培養孩童應用書籍和媒體的能力,讓他們發現其中的樂趣,並且幫助他們將閱讀視為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從您的研究裡可以得到哪些對於公共圖書館的啟示?

  盡早開始推廣閱讀!不要在幼稚園才開始,從寶寶爬行階段就開始。有一些所謂的预备能力是習得書面語言的重要基礎。圖書館可以透過針對幼兒的閱讀推廣活動,像是押韻、歌唱、手指遊戲、閱讀圖畫書和朗讀等來增強這些能力。許多圖書館已經有這些活動。但先決條件是必須有培訓過的人員。而且閱讀推廣活動必須定期舉辦,不能一學年才一次。

要做到這些當然必須具備充足的財務資源。

  推廣閱讀活動必須由地區實行。許多地方都有設備完善的中央圖書館,但其他的地區分館卻不是這回事。那裏接觸到來自教育弱勢階級的孩童機會較多,但卻缺乏相關的資源。圖書館必須成為令人熟悉的環境。

烏特.克勞斯—萊爾德教授 烏特.克勞斯—萊爾德教授 | 照片(局部):漢堡應用科技大學,寶拉.馬克特 (Paula Markert) 烏特.克勞斯—萊爾德女士是圖書館員、社會學家以及社會心理學家,現任漢堡應用科技大學資訊服務領域教授。她也是從二零零四到二零一四年與比勒費爾德 市立圖書館合作的閱讀推廣及長期效果研究的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