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林匹克運動會 希爾薇亞.申克(Sylvia Schenk):我們需要改變運動文化

形象不佳:體育賽事最近的名聲不是特別好。版權:martinfredy/Fotolia
形象不佳:體育賽事最近的名聲不是特別好。版權:martinfredy/Fotolia

貪汙、服用禁藥、漠視人權:體育賽事好像充滿越來越多的負面形容詞。為什麼有這種現象?要如何解決改變這種情況?反貪汙專家希爾薇亞.申克在專訪中告訴我們。
 

反貪汙專家希爾薇亞.申克。版權:國際透明組織 反貪汙專家希爾薇亞.申克。版權:國際透明組織
申克女士,您曾參加一九七二年舉辦在慕尼黑的奧運。看到今日的奧運比賽,您有什麼感覺?

可謂百感交集。二零一二年倫敦奧運時仍帶著喜悅,在二零一六年里約熱內盧的一些比賽中也會持續存在。但這份喜悅卻蒙上了一層陰霾,因為賽前很多事都做錯了。巴西的政治和經濟情況,當然還有國際協會的現狀都是因素之一。所以不管目前奧運舉辦在哪裡,都不是件簡單的事。我認為,我們目前身處在一個中間階段。倫敦的賽事非常成功,但也掩蓋了奧運的基本問題。當時也第一次廣泛地注意到永續發展的層面,而現在這些問題浮出檯面。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提出的二零二零年改革議題來得太晚,仍需要很多時間來執行。

有意願舉辦奧運的國家最近紛紛退出競選活動。奧運要如何才能被廣泛民眾接受?

必須令人信服地往和過去完全不同的方向邁進。我為了漢堡競爭舉辦奧運做了很大的付出,希望德國的申請可以在德國國內以及在國際上發出「我們也可以這麼做」的聲音。但非常可惜的是,民眾在公投說了「不」,否定了漢堡參賽的可能。然而我想像的議題在公投之前只有一小部份被草擬,幾乎沒有與民眾溝通。永續發展這個主題—並非只有關係環境層面,而是延伸到人權問題—可以和酷炫的構想共同推動事情的發展。奧運比賽或是世足賽帶有全球訊息。目前傳達給民眾的訊息是:小人物自掏腰包,腐敗的體育賽事,人權被漠視。真正的訊息應該是:體育賽事著手未來議題,幫助社會變革。

各個協會在抵抗腐敗做了多少努力?

真正實踐起來有許多難處。這裡需要長久地改變根深蒂固的行為和思維方式。做到這點需要時間,在經濟方面也是。貪汙腐敗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體育界裡行賄的常常來自經濟圈。如果關係到申請時,也會來自政治界。媒體、運動、經濟和政治關係緊密,有著多重的利益衝突。把範圍平衡,創造透明化的結構,並喚醒正確的意識,這些事情都需要時間。我也已經發現到在德國要尋找獨立人士,以執行人的身分貫徹始終,但也擁有敏銳的鑑別力來應對不同情況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零容忍態度及高層以身作則的態度屬於符合規範和以及良好管理的一部分。這關係到互動的態度及開放的辯論文化。德國奧林匹克體育聯合會制定了寬容,誠信,負責和參與等原則,他們卻在小圈子裡討論了頂級體育改革。然後再呈現完成的結果,這和制定的原則互相矛盾。

性別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有多重要?

足球運動中,女性查覺到改革帶來的機會。國際足聯在新的理事會中至少有六位女性成員。國際體育仲裁庭的領導階層目前有一半的成員為女性。國際奧委會在二零二零年改革議題再一次強調二零一四年度性別平等問題。二零一二年開始,每個隊伍在奧運會至少有一到兩位女性運動員。雖然還不是個令人滿意的結果,但卻是重要的信號,特別是針對那些女性處於絕對不利地位的國家。二零二二年將舉辦在卡達的世足賽讓他們成立了國家女子足球代表隊。國際奧委會和國際足聯在招標重大事件時應當要求學校體育作為男孩和女孩的必修課。

談到體育時,自然而然就會談到禁藥問題。有機會成功管制禁藥問題嗎?

世界上沒有不使用禁藥的運動,也沒有無犯罪的社會。即使在一個運作良好的法治國家仍然存在著低百分比的犯罪率。我們可以,同時也必須打壓系統性和因系統引起的禁藥使用。目前的檢測機制並不夠完善,只能達到威攝作用,卻可以被個人,或是像俄羅斯一樣被整個國家迴避。全方位的合規系統,檢查各協會、公家機關、實驗室還有足夠的調查能力是必要的。預防措施不僅僅針對與賽者,目前為止我們只檢查運動選手,周圍環境並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我們需要從根本改變運動文化——誠信不只是遵守規則而已。

一九五二年出生的希爾薇亞.申克以田徑選手身分參加了一九七二年舉辦在慕尼黑的奧運。她從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擔任德國自行車運動協會會長。自二零零六年起,學法律出身的她任職於德國國際透明組織,並從二零一四年開始帶領「體育工作組」。希爾薇亞.申克以她堅決反對禁藥的立場聞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