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裡的創客空間 透過發現來學習

圖書館早就不是只可以借書的地方了:科隆卡爾克(Kalk)市立圖書館館長,奧立維·阿席壘斯(Oliver Achilles),向兒童展示3D-印表機。
圖書館早就不是只可以借書的地方了:科隆卡爾克(Kalk)市立圖書館館長,奧立維·阿席壘斯(Oliver Achilles),向兒童展示3D-印表機。 | 照片(剪影):© Jörn Neumann / 科隆市立圖書館

自二零一三年以來,德國的圖書館額外提供創作空間給讀者使用,也就是所謂的創客空間。這個計畫通過考驗了嗎?

科隆市立圖書館是先驅,在參考了美國的創客場景範本之後,二零一三年成為德國第一個設置創客空間的圖書館。過不久便有幾間圖書館群起效尤,譬如薩克森州立圖書館 – 德勒斯登與科技大學連結的國家暨大學圖書館(SLUB)。這些圖書館希望藉此喚起大眾對數學、資訊、自然科學以及科技—議題的興趣 –– 並且鼓勵讀者一起做實驗。
科隆圖書館的行動創客空間。 科隆圖書館的行動創客空間。 | 照片:© Marco Dreyer / 科隆圖書館 「我們提供通常你在家不會有的儀器和技術,讓你認識並且嘗試一下」,漢娜蘿拉·佛格特(Hannelore Vogt),科隆市立圖書館館長介紹這個計畫。計畫內容的重點放在機器人學、虛擬實境、編碼、3D列印,以及音樂方面的運用,像音樂軟體和應用程式等。除此之外,還有縫紉機、裁切繪圖機以及照片掃描機可資利用。人人可以於圖書館開放時間內進入科隆的創客空間,Lynda平台則同步提供線上學習課程。「我們的目標是把圖書館強化為一個傳播知識、交流很活躍的地方,一個創作的園地,而我們將之打造為科技是可以動手做、可以體驗的地方」,佛格特說。「『探索、創造、分享』是我們的座右銘。」

引導富有創意的混亂狀態

德國境內共有兩百五十個創客空間,其中大部分落戶於學校和大學內,有幾個則設在公司行號裡。只有一部分的公共圖書館決定設置自己的創客空間,許多雖然也想試試這個計畫,卻又決定採取觀望態度,圖書館學學者卡斯騰·舒爾特(Karsten Schuldt)說:自己建立一個有組織的園地的理念,只有少數能如願辦到 – 因為僅具備空間和技術上的條件並不夠。「在真實的情況下,想當然,唯有專人針對這個目標努力,才會成為園地。要有專門的人力,圖書館裡的創客空間才開辦得起來。」
德勒斯登國家暨大學圖書館創客空間的使用者主要是大學生,用3D模型製作他們的學期作業等。 德勒斯登國家暨大學圖書館創客空間的使用者主要是大學生,用3D模型製作他們的學期作業等。 | 照片:© Fanny Hauser / 德勒斯登國家暨大學圖書館 科隆和德勒斯登已具備這項先決條件,在科隆,相關活動由專家團隊籌備與輔導。固定的節目之外,當地居民 – 通常為義務性質 – 把知識傳播與他人。來自德勒斯登國家暨大學圖書館—創客空間的約納斯·堤珀麻(Jonas Tiepmar),也設置了專人來管理。「由協會組織起來的創客空間,尤其證明了,如果我們把「富有創意的混亂狀態」引導至井然有序的軌道上時,創客空間因而受益的經驗」,他說道。德勒斯登創客空間的附加價值,主要在於與鄰近的科技大學的教學與研究連結的網絡。

「需求很大」

這兩位圖書館代表的意見都被欣然採納了,堤珀麻表示,德勒斯登的創客空間,主要是大學生在利用,有些大學生甚至將它列在教學計畫上。多虧有為建築藝術而設的講座,在學的大學生才能用這裡的3D模型製作他們的學期作業;醫學系學生則製作了練習脊髓注射的椎骨。
 
科隆的讀者很多元:經常可見父母帶著小孩,或者祖父母帶孫子一起上為成人開的課,佛格特說。「下課後我們會進行反饋—問卷調查,讓大家為提供的服務打分數。我們用這種方式設計節目,我們觀察科隆人是否喜歡我們的安排,大部分的工作坊是否報名額滿。創客兒童—課程百分之百報名額滿 – 可見需求很大。」

​科隆和德勒斯登的人,無論如何都想要留住創客空間:「這段期間以來,創客空間從一個工作場域,變成了國家暨大學圖書館的一個策略部門,我們會進一步發展並且擴充它的設備」,堤珀麻解釋。在科隆的佛格特總結說道:「我們的創客空間不僅是一個空間而已,整座圖書館也一起運作了這場範例更迭,完全符合透過發現以及行動來學習的哲理。

資訊

創客空間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腦力激盪工作坊,「自己動手做」方案在開放的空間裡熱烈進行,這些方案略比陶製的煙灰缸貴上一些 – 大概是因為它們本質上為數位化,或者必須運用到新的科技,例如3D印表機,或者雷射切割機。摩登的唐老鴨吉羅輕而易舉便能在一個創客空間裡免費使用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