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面貌
誰說波昂好無趣?

置身七百個仿製塑像中的貝多芬:慶祝貝多芬兩百五十歲誕辰展出的藝術裝置。
置身七百個仿製塑像中的貝多芬:慶祝貝多芬兩百五十歲誕辰展出的藝術裝置。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 Sven Simon

科隆的光芒把波昂蓋住了嗎?有沒有認同危機?我們的作者蕾歐妮・古蓓拉告訴我們波昂獨一無二之處,以及為什麼我們應該仔細思考某些相關的聯想。

作者: 蕾歐妮・古蓓拉(Leonie Gubela)

櫻花與石板路

粉紅色的棚頂:櫻花季節的波昂老城區。
粉紅色的棚頂:櫻花季節的波昂老城區。 | 照片(細節):© Adobe
波昂老城區意味著:彎彎曲曲的巷子,列為文物保護的奠基時期(十九世紀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時期)房舍,酒吧、工作室。不知何時開始,四月中到五月底之間,當黑爾街(Heerstraße)上的櫻花樹朵朵綻放,形成一個濃密的粉紅色花朵棚頂之際,這裡成為限實動態使用者的熱點。專業攝影師可以參加櫻花攝影比賽 – 不想錯過短暫花期的人,甚至可以訂閱時事通訊。這個粉紅色季節的另一個魅力,是芙蘭肯游泳池(Frankenbad)、女人博物館(Frauenmuseum)內設Tuscolo餐廳的披薩,味道好、份量又足。長滿青苔、墓碑已然傾斜的老墳場,靜靜的與塵囂保持距離。

波昂的混凝土建築

萊茵瑙市的波昂溜冰公園。
萊茵瑙市的波昂溜冰公園。 | 照片(細節):© Beton für Bonn
波昂的次文化協會(Der Verein Subculture Bonn)為了替波昂募集混凝土,足足有四年之久,積極地舉辦各種捐款、義賣摸彩、音樂會等活動,販賣東西,並且竭力爭取投資者。到了二零一八年夏天差不多萬事俱全:波昂第一座溜冰公園在波耶爾區(Beuel)的萊茵瑙市開幕了。目前只在萊茵河的另一邊有一個U字形的場地,不適合初學者練習。當初次文化協會的人想為這座城市做一件大事,一方面也是為了波昂的溜冰愛好者,免得他們老是要跑遠路才能大顯身手。

宮廷花園和小熊軟糖

 雖然哈利・波特熱潮已過 – 波昂的宮廷花園內依然有人玩魁地奇球。
雖然哈利・波特熱潮已過 – 波昂的宮廷花園內依然有人玩魁地奇球。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dpa/ Volker Lannert
幾個大學生在繫牢的軟繩(繫在兩棵樹之間的平衡繩子)上昏昏欲睡,另有兩、三個人彈著吉他,公園向後三分之一的地方,當地的魁地奇球隊正在練習,一旁則是終極飛盤協會:大學內主要建築前方的這座公園,夏季的每一天,這裡比讓何其他地方都來的無憂無慮。這個休閒公園以前屬於選帝侯克雷門斯・奧古斯都(Clemenst August,1700-1761)所有,是他的官邸;公園的背後有一個動人的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這塊地方曾經被當作獲釋戰俘的中繼站;後來,當波昂成為政府所在地,這裡時不時就有幾十萬人來示威抗議。譬如,反對一九八六年頒布的緊急法令,以及一九八零年初抗議北約的雙重決定而發起的示威。今天,人們在這裡放鬆,優哉散步,有人說,入夜後這裡上演著(毒品)交易。應該不是交易小熊軟糖,因為就在距離宮廷花園幾公尺遠的地方,就是哈利寶(Haribo,小熊軟糖製造商)在德國開的第一家專賣店,買或賣完全合法。而且每一個小孩都知道,“Bo“ 是甚麼意思,對吧?(不是波昂的人注意了:這個軟糖名稱的靈感,取材自創辦人「漢斯・瑞格(Hans Riegel)是波昂人」這個句子的縮寫。)

倉庫裡的豪華露營區

波昂的室內露營區:基地。
波昂的室內露營區:基地。 | 照片(細節):© Basecamp
位於波昂多藤村(Dottendorf)的這座倉庫,是為了所有喜歡駕駛房車,但免去使用露營爐具、流動廁所,以及戶外活動造成不便的人而設。這個室內露營區有十幾輛砸大錢整修過的復古式篷頂房車,團體旅客可以租用德國鐵路局退役的臥鋪車。這裡和旅館一模一樣,每天早晨都有自助早餐,最多可供應一百二十位在此過夜的客人享用,而且每天都有專人把床鋪好。你甚至可以在這裡結婚!唯一的條件是,新郎新娘千萬不能嫌倉庫牆壁上掛的加勒比海照片壁紙很俗氣。

過去與當前的政治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藝術與展覽廳的光塔。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藝術與展覽廳的光塔。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imageBROKER/ Karl F. Schöfmann
很少有別的地方像波昂這樣,體驗和講述德國的戰後歷史時,臨場感百分之百,走一趟就通盤了解。只要花幾分鐘,就能重返幾十年前:通過一間停放一架葡萄乾轟炸機(1948.6.-1949.5.因應西柏林外來供應渠道被蘇聯切斷,盟軍建空中橋樑空投物資)的艙房,五零年代聯邦議會綠色坐墊的折疊椅,進入一間放映短片鄉土電影「綠色草原」(Grün ist die Heide)的複製電影院。你可以把手放在柏林圍牆冰冷的石頭上,爬上一道陡坡登陸月球。這間歷史之家是為波昂建立起里程碑的五家博物館之一。五家博物館沿著聯邦街九號(Bundesstraße 9)延伸出去,主題分別為博物學(國王博物館,Museum König )、歷史(歷史之家,Haus der Geschichte )、藝術(波昂藝術博物館,Kunstmuseum Bonn)、又是藝術(聯邦藝術廳,Bundeskunsthalle) 以及科技(德國博物館,Deutsches Museum)。聯合國駐德國的辦公大樓就在B9公路的另一邊,當前的政治史在波昂與過去的平行進行,中間只不過隔了一條四線道的馬路。

維多利亞區萬歲!

對大型購物中心說不:市民倡議的「維多利亞區萬歲!」成功的發動市民公投反對建築計畫。這張海報二零一五年時掛在當時的維多利亞游泳池。
對大型購物中心說不:市民倡議的「維多利亞區萬歲!」成功的發動市民公投反對建築計畫。這張海報二零一五年時掛在當時的維多利亞游泳池。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 Oliver Berg / dpa
想要知道維多利亞區(Viktoriaviertel)有多漂亮,就得細細端詳它,你若只是路過,幾乎不太會注意到它 – 這一區的房子建於五零、六零年代,環繞著維多利亞區的幾個商家入口,鋪設著五彩繽紛的馬賽克石材,或者那座有合成樹脂窗戶、已經歇業的維多利亞游泳池,把宮廷花園所在的內城給連結了起來。幾年前,這座城市宣布,想要把不動產出售給一位奧地利的投資者。這位投資者打算在這塊地上蓋一個大型購物中心,然後設置一座大學圖書館。這些計畫讓無數的波昂市民大吃一驚,於是催生了「維多利亞萬歲!」這個市民倡議,呼籲「保留取代開發」,在該區舉辦許多場派對,並於二零一五年歲末倡議舉行市民公投。成果可觀:購物中心三振出局,但絕對有必要改建,至於改建到何等程度,還不確定。

自由落體塔和古堡遺址

龍岩堡全景:位於七座連峰的龍巖山是最受歡迎的郊遊地點。
龍岩堡全景:位於七座連峰的龍巖山是最受歡迎的郊遊地點。 | 照片(細節):© Adobe
從波昂出發,無論是萊茵河下游或者上游 – 沿著這兩條路走,印入眼簾的景觀有著天差地遠的分別。萊茵河下游這段路程,幾家化學工廠、一間石油煉油廠、一座休閒公園夢幻遊樂場(Phantasialand)林立;七座連峰(Siebengebirge)始於萊茵河上游,冒著煙的煙囪及自由落體塔(大怒神)在此完全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古堡遺址,瀰漫著濃濃的萊茵河浪漫氣息。最受歡迎的郊遊地點是坐落在柯尼希斯溫特區(Königswinter)、弘內芙溫泉(Bad Honnef)之間的龍巖山(Drachenfels),它有三百二十公尺高,不少人相信一則傳說:這裡以前是一頭怪獸的棲息地。幾百年以前,曾經有一條龍在這裡住了下來,造成萊茵河谷區居民極大的恐慌。為了安撫這條龍,居民每年要獻祭一位處女給牠,直到齊格飛(Siegfried,《尼布龍根之歌》主角)騎上馬奔馳過來,殺死了這個畜生,並在牠流的血中沐浴為止。所有與這則傳說的線索,隨著時間過去都無影無蹤,而龍巖山成了受歡迎的舉行會議的地方,它的風景也常常入畫。想來這裡,可以搭乘德國最古老的齒軌火車,或者也可以騎驢。到了山頂,天氣好的時候,甚至可以看見科隆大教堂。

多元取代國民大學

「老國民大學」:以前的國民大學建物內成立了一個左派的文化中心。
「老國民大學」:以前的國民大學建物內成立了一個左派的文化中心。 | 照片(細節):© 老國民大學
在以前是國民大學的這棟建築物裡,教室已經不見了,根莖協會(Verein Rhizom)把閒置的空間變成了文化中心「老國民大學」,舉行關於煤炭如何走入歷史的討論會,舉辦女性主義工作坊,或者即興演奏等活動。透過捐款以及志工來經營的老國民大學,有一間絲網印刷場,一個唱片交換所,還有一個讓小孩盡情玩耍的空間,並且開設從大笑瑜珈到踢拳等藝術課程。

從貝多芬到聯邦政府機構

貝多芬本尊站在七百個仿製者中間:慶祝樂聖誕辰兩百五十周年的藝術裝置。
貝多芬本尊站在七百個仿製者中間:慶祝樂聖誕辰兩百五十周年的藝術裝置。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Sven Simon
一提到波昂,立刻聯想到貝多芬。明斯特廣場(Münsterplatz)就是他的領土,他站在郵局前巍峨的基座上,神情陰鬱直視他筆記本上的一首交響曲。城市花園裡也立著他的雕像,這尊的風格想當然更具現代感。位於萊茵河岸上的音樂廳以他之名命名,難道有誰比他更有資格?每年都舉行許多場音樂會和相關活動向他致敬。這座城市當然也還有別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風貌,譬如一整排的聯邦政府機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九九年之間,波昂是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政府所在地,一共有七位聯邦總理曾經在這裡分別住過一段時間。前聯邦總理府的前方,就在艾德諾大道上(Adenauerallee) — 又是一個當仁不讓的例子 – 立著這位聯邦共和國第一位總理(Konrad Adenauer,1876-1967)的青銅塑像。他一生的重要事蹟都鐫刻在銅像的後腦上。威利・布蘭特(Willy Brandt,1913-1992,西德總理)的官邸位於維納斯貝爾格(Venusberg)城區,至於人們向兩位名為「赫爾姆斯」的總理致敬的方式,就沒那麼吸引人了:史密特(Helmut Schmidt,1918-2015)在B9公路上有一條以他之名命名的環狀道路,一條通往其後方的一條四百公尺長的街道,則在前不久才冠上赫爾姆特・柯爾(Helmut Kohl,1930-2017)的姓名。

值得一提的夜生活

入夜後何處去,除了夜店和酒吧,夏天的波昂還有很多露天活動與演唱會,圖為「綠色果汁」(搖滾樂團)演唱會(Green Juice Festival)。
入夜後何處去,除了夜店和酒吧,夏天的波昂還有很多露天活動與演唱會,圖為「綠色果汁」(搖滾樂團)演唱會(Green Juice Festival)。 | 照片(細節):© Michael Sondermann / Bundesstadt Bonn
有人不懷好意的把波昂這個城市名稱,曲解為「聯邦城市中毫無夜生活可言」的縮寫。這和波昂的夜生活經常與毗鄰的科隆放在一起比較脫不了干係 – 科隆可是一座居民比波昂多出三倍的城市呢。波昂推出的節目雖然比較少,但不無優點,因為真的就在自家門前進行 – 所以,與成千上百個窩在沙發上的理由相比,你不至於不知該選哪個才好。典型的星期五晚上,看起來差不多是這樣:墨西哥人去巴比倫酒吧(Babel)喝一杯,在山前街(Vorgebirgsstraße)的阿克索漪(Aksoy)小店買路上喝的啤酒(簡單解釋一下:在報攤 – 這裡也稱做小亭子 – 買外帶啤酒,供人在前往下一間夜店,或者去下一間酒吧的路上暢飲),然後跳上好幾個鐘頭的舞:也許在地下室,也許在「爆炸夜總會」(Blow Up),在「卡珀」(Carpe,迪斯可舞廳)跳也是有可能的。跳完舞就去卡拉朵爾披薩店(Pizzeria Cala Dor),為最後一站補充體力:老城區的崗哨酒吧(Die Wache),這裡保證整天營業。

城市面貌

柏林的小菜園或者在慕尼黑裸泳:我們為你們考察德國各城市 – 唱反調也行。我們將速寫這座城市耳熟能詳的經典地方、團體以及事件 – 描繪出一種新的面貌,說不定會讓某些固有的說法搖搖欲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