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面貌 施瓦本哈爾
施瓦本哈爾—極有可能是世界上最迷你的大都會

別地方的人慶祝狂歡節或嘉年華會,參加「維尼茨雅—哈利亞」狂歡節的哈爾居民,穿戴華麗的服飾走過街頭。
別地方的人慶祝狂歡節或嘉年華會,參加「維尼茨雅—哈利亞」狂歡節的哈爾居民,穿戴華麗的服飾走過街頭。 | 照片(細節):© Adobe

以為小城就一定靜悄悄、不太有生氣的人,恐怕弄錯了。總之,施瓦本哈爾可不是這樣:世界藝術品、領先全球市場的人、國際水準的戲劇—這裡應有盡有,而且都在步行範圍之內。

作者: 塔薔娜・克魯瑟(Tatjana Kruse)

這座城市令人心跳加速的地方—市集廣場和視覺盛宴在此交會

施瓦本哈爾市集廣場上的議會。 施瓦本哈爾市集廣場上的議會。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 Markus Lange / imageBROKER 施瓦本哈爾的本地人只管它叫「哈爾」,因為這座城市雖然於一八零二年就被符騰堡(Württemberg)人給兼併了,但在此定居的荷亨洛爾人(Hohenloher,巴登—符騰堡的東北方)卻不是施瓦本的本地人。若問這裡的居民,他們一致認為哈爾擁有全德國最漂亮的市集廣場,被基督教的聖米夏埃爾大教堂統治長達八百多年,著名的改革家約翰納斯・布倫茨(Johannes Brenz,1499-1507)曾於十六世紀時在此工作。中世紀與巴洛克風格在這個市集廣場上交會,僅有一牆之隔—一七二八年,市內發生了一場大火,火舌真的就在這裡停住;所有未能倖免於難的中世紀建築,重新建成巴洛克式的屋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這些華美的建築物受到保護,幸而未遭摧毀。在市集廣場上靠著議會的圍牆站一會兒,就一定會碰到一兩位哈爾的市民:來週六市集買青菜,在如詩如畫的耶誕市集上喝杯熱紅酒,參加城市慢跑活動時—主顯節慢跑(Dreikönigslauf) —抵達終點線,聖靈降臨節時,舉行盛大的蛋糕與噴泉慶祝活動,出席夏季的露天劇場或者秋天的多元友誼日。市集廣場是這座城市躍動的心臟。

哈爾的階梯就是全世界

每年六月到八月,在米夏埃爾大教堂的階梯上舉行露天劇場。安德烈亞斯・蓋斯勒(Andreas Gäßler)的劇作「布倫茨1548」(Brenz 1548)於二零一七年在此進行首演。 每年六月到八月,在米夏埃爾大教堂的階梯上舉行露天劇場。安德烈亞斯・蓋斯勒(Andreas Gäßler)的劇作「布倫茨1548」(Brenz 1548)於二零一七年在此進行首演。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Christoph Schmidt/dpa 說到市集廣場:每年六月到八月,米夏埃爾大教堂的階梯上—與此城的天際線並列為最受遊客受歡迎的限時動態拍攝主題—都會舉行施瓦本哈爾露天劇場。這座歷史悠久的市集廣場形成的布景,適合各種戲劇演出,從世界古典文學名著、音樂劇到前衛派的各種戲劇都可以。哈爾第一次推出露天劇場,已是近一百年前的事了。有名又上進的演員,經常也包括當地尚未成氣候的演員,用他們精湛的表演藝術為溫暖的夏夜注入活力。這一切均始於一九二五年演出胡戈・馮霍夫曼史塔(Hugo von Hoffmannsthal,1874-1929)的劇作《任何人》(Jedermann)。直至今日,這齣戲每隔幾年就會出現在演出計畫上。首場演出的口號為:看戲以及被看見。白天演員們排練時,走一趟市集廣場,近距離體驗一下戲劇魔法是怎麼變出來的,絕對值回票價。戲劇季不會因為冬天來臨而中斷:寒冷的日子裡,科赫爾河(Kocher)邊一座島嶼上的新環球劇場(Neu Globe Theater)繼續搬演著各種故事。

文化無所不在

民眾參觀史蒂芬・巴肯霍爾(Stephan Balkenhol)「水、雲、風,自然與天氣現象,福士先生收藏展」(Wasser,Wolken,Wind. Elementar- und Wetterphänomene in Werken der Sammlung Würth)。 民眾參觀史蒂芬・巴肯霍爾(Stephan Balkenhol)「水、雲、風,自然與天氣現象,福士先生收藏展」(Wasser,Wolken,Wind. Elementar- und Wetterphänomene in Werken der Sammlung Würth)。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Jan-Philipp Strobel/dpa 螺絲製造商雷諾德・福士(Reinhold Würth)的總公司位於距離不到三十公里的昆策爾韶(Künzelsau),幾十年來因為贊助藝術而引人矚目。因此,不僅喜歡自己動手修東西的人知道福士(Würth)這個姓氏,藝術愛好者也曉得它的分量。丹麥建築師亨寧・拉森(Henning Larsen)把福士藝術廳天衣無縫的鑲嵌進老城區的景觀之中,在這裡此舉行不同的展覽,福士先生的收藏,著名的博物館以及許多位收藏家的珍藏。距離僅幾公尺遠的約翰尼特大教堂(Johanniterkirche),現在已經是福士博物館的一個分館。除了宗教及世俗的中世紀藝術品之外,你在那裡還能欣賞到小漢斯・霍爾拜因(Hans Holbein der Jüngere,1497-1543)畫的「聖母瑪麗亞的披風」這幅畫作。啤酒廠內糖化廠房的屋頂上,有一間緊鄰著藝術廳的餐館,從這裡可眺望到美不勝收的景色,以及鍋爐冒出的氤氳蒸氣。

秘密的企業龍頭

許多坐落於施瓦本哈爾及其周遭的公司,皆為所屬行業的佼佼者,譬如風扇技術、三溫暖建築、飛機座椅或者填充與包裝業。 許多坐落於施瓦本哈爾及其周遭的公司,皆為所屬行業的佼佼者,譬如風扇技術、三溫暖建築、飛機座椅或者填充與包裝業。 | 照片(細節):© Stadt Schwäbisch Hall 提到施瓦本哈爾,許多人會想到同名、落戶於此地的建房互助儲金信貸社,這個城市和這個區域聚集了於在各自行業領先全球的公司,譬如風扇技術、三溫暖建築、飛機座椅或者填充與包裝業,為人所津津樂道。每年一月或二月,全球市場的領導都會在施瓦本哈爾舉行所謂的高峰會議,巴登—符騰堡(Baden-Württemberg)州的前經濟部長,瓦特・杜寧(Baden-Württemberg)博士是這個高峰會議的發起人。經理與企業家從世界各地趕過來,為的是向落戶於此地的公司學習—施瓦本哈爾中產階級和經常為家族企業的「秘密的龍頭企業」。

沒有作物的農田

一塊風格多樣的「農田」:哈爾市立公園裡的噴泉和水軸。 一塊風格多樣的「農田」:哈爾市立公園裡的噴泉和水軸。 | 照片(細節):© Adobe 市立公園是施瓦本哈爾的綠肺,當地人管它叫「耕地」,因為那兒曾經在戰後種植過市民們賴以活下去的馬鈴薯。一九八九年在此舉行的園藝展,把這塊土地重新整治了一番,為這個地方帶來了好運。從那以後,這片耕地就變成了一座占地十多公頃、一望無際的公園。時至今日,到了夏天,遊客和當地居民在草地上奔跑嬉戲、野餐,躺在青草上,在綠樹之間盡情跳著巴西戰舞(Capoeir),或者遛狗。八月舉行大型的夏夜慶祝活動時,這些耕地就搖身一變,成為一座有幾千個燈杯和燈籠閃爍的海洋。

房屋海洋中的巨人

市街圖上不容錯過的一個名為第十穀倉的舊倉庫,今日為舉辦活動的場地。 市街圖上不容錯過的一個名為第十穀倉的舊倉庫,今日為舉辦活動的場地。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Helmut Meyer zur Capellen/imageBROKER 始建於十六世紀的第十穀倉(Zehntscheuer),以前是德意志帝國的直轄市,你一定不會對它視而不見。這座龐大雄偉的舊穀倉,很容易讓人猜到,哈爾如何因為這裡盛產的鹽和貿易而致富。但倉庫已經有很長一段年月不儲放小麥了。今天,這棟建築物叫做新屋廳(Neubausaal),走進大門的,都是穿戴鮮豔奪目的藝術家:小型歌舞演員、古典管絃樂團、芭蕾舞團,甚至也有少林寺僧登台表演。

盡情慶祝

別地方的人慶祝狂歡節或嘉年華會,參加「維尼茨雅—哈利亞」狂歡節的哈爾居民,穿戴華麗的服飾走過街頭。 別地方的人慶祝狂歡節或嘉年華會,參加「維尼茨雅—哈利亞」狂歡節的哈爾居民,穿戴華麗的服飾走過街頭。 | 照片(細節):© Adobe 只要和慶祝這件事有關的,這座城市也展現出多樣性,哈爾尤其要大肆慶祝的,是在蛋糕和噴泉慶祝活動上介紹自己的歷史,正是這些前製鹽廠工人的後代為這座城市創造了財富。但這樣還不夠:二月,你可以短暫的想像一下,如果你一個不留神轉錯了彎,就闖進了威尼斯;「維尼茨雅—哈利亞」(Hallia Venezia),哈爾舉行狂歡節之際,充滿中世紀風情的巷弄裡,擠滿了戴著華麗又誇張面具的人。三月,爵士藝術音樂活動上(JazzArtFestival),音樂家在世俗化(教堂財產移為俗用)的醫院教堂裡即興演奏爵士樂。到了秋天,在城門前舉行國際槍砲射擊活動,硝煙中瀰漫著狂野的西部浪漫氣息;文化局舉辦的文學現場(Literatur live )系列活動,把分布德國各地的作家都請來登上施瓦本哈爾的舞台。

真的有獨角獸耶!

美式足球的獨角獸:施瓦本哈爾的獨角獸跑進球場。 美式足球的獨角獸:施瓦本哈爾的獨角獸跑進球場。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 / Annegret Hilse / dpa

施瓦本哈爾的獨角獸是德國足球運動的先鋒:這支一九八三年成立的球隊已經在德國冠軍賽中數度稱王,此外,獨角獸隊也投入青少年福利工作。之所以偏愛這項典型的美式運動,可能與施瓦本哈爾以前曾經是美軍駐紮地的關係。時光流轉,哈爾市民已徹底的把足球收為己有—而且成績相當可觀。

舉杯

悠哉城市施瓦本哈爾:哈爾有濃濃的慵懶和享樂的生活格調。 悠哉城市施瓦本哈爾:哈爾有濃濃的慵懶和享樂的生活格調。 | 照片(細節):© Stadt Schwäbisch Hall 這裡有濃濃的慵懶和享樂的生活格調,只要天氣還可以,人們喜歡找一家咖啡館或酒吧,坐在外頭,輕鬆愜意的享受悠閒。數不清的咖啡屋、酒館、茶肆、小吃亭,包括星級餐廳,無不打開大門迎客。如果你正在節食,最好別來哈爾:許多甜點讓人難以抗拒誘惑—從酸奶油蛋糕到空堡(Comburg,修道院)--彎月糕點,這是一種淋上巧克力奶油的杏仁餅乾。施瓦本哈爾擁有多元文化和雄厚的經濟實力,所以我們大可說它是最迷你的世界大都會,但是哈爾仍然有它獨特的慵懶氣氛,同時也是一座讓人覺得輕鬆愜意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