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面貌 弗萊堡
設有仕女泳池的生態城市

小溪溝裡栽花植草的橡膠雨靴。
小溪溝裡栽花植草的橡膠雨靴。 | 照片(細節):© Adobe

弗萊堡是德國家喻戶曉的綠色城市,這個形象的背後隱藏了甚麼東西?我們的作者吉娜・庫卡特走訪這座位於布萊斯高(Breisgau)、有著燦爛陽光的城市,靠著特殊的鑑賞力找到國際化的居民,並且把初看之下不易察覺到的風貌展現出來。

作者: 吉娜・庫卡特

聖人邂逅豆腐

弗萊堡大教堂旁的滴水嘴。 弗萊堡大教堂旁的滴水嘴。 | 照片(細節):© Adobe 無論往高處走或者到處逛逛:這座城市的地標,弗萊堡大教堂,在弗萊堡的舊城區內穩如泰山,它始建於一千兩百年至一千五百三十年之間。如果你願意,不妨爬上一百一十六公尺高、共計兩百六十五個階梯的塔樓,在觀景台上盡情欣賞壯觀的景色。對於歷史愛好者、偏愛腳踏實地的人士而言,想必大教堂的唱詩班更有意思:無數精細小巧的雕像,其中有聖人、滴水嘴,但也有小丑以及猙獰的鬼臉。這些駭人的象徵主要在譴責日常生活中的惡習,以及深重的罪孽。對這裡不熟的人,會把大教堂當作辨認方向的指標;對本地人來說,大教堂以及大教堂市集也是一個重要的地方。這裡每天都上演著柴米油鹽:五顏六色的市集攤位與豆腐食品卡車之間,有一些當地與季節性產品之外的東西等待被人發掘。史蒂芬・林德(Sefan Linder)的乳酪蛋糕就是一個例子,十七年前,他決定根據一份祕密食譜烤乳酪蛋糕,他在這個大教堂市集上出售第一批出爐的產品 – 今天你仍然可以在這裡品嘗這款奶香濃郁的糕點。這個大受歡迎的蛋糕,現在已跨出弗萊堡的州界,在不同的市場,包括美食店,等待顧客把它帶回家。

可以稍微左傾一點兒嗎?

三角地帶廣播電台坐落於葛雷特基地。 三角地帶廣播電台坐落於葛雷特基地。 | 照片(細節):© Joergens.mi/Wikipedia CC-BY-SA-3.0 節節上漲的租金、閒置以及中產階級化 – 弗萊堡的房屋市場簡直亂了套。有假借自己的需求而希望趕走房客的房東,也有希望發起抵制高得嚇人的房租以及強迫搬遷的活躍分子。這些讓人想起弗萊堡的占屋時期(二次世界大戰後,在並無法律認定擁有或租用權的情況下,占用閒置或廢棄空間及建物),葛雷特基地(Grethergelände)就是這樣出現的。一九八零年代,這間屬於葛雷特公司(Grether & Cie)所有的工廠本來應該要拆除的,結果引起了反彈 – 反對陣營獲勝。

今天,這個地區的「辛迪加」(Syndikat, 通過少數同一行業的企業間相互簽訂協議而產生的低級壟斷組織,只會造成局部壟斷市場與規模經濟)提供離市區很近、惠而不費的租屋給一千位房客。除此之外,自行組織而成的葛雷特基地,是許多左傾方案的總部:女性主義婦女之家、羅莎同性戀互助協會(Rosa Hilfe)、三角地帶廣播電台以及弗萊堡論壇,為了積極抵制社會排斥而在此地設了辦公室。你可以在海灘咖啡館,一個開放、非營利的地方,或者在夏季富有傳奇色彩的宮廷慶祝活動上,認識不少人並與之交流。

結婚或者冷水足浴?

小溪溝裡栽花植草的橡膠雨靴。 小溪溝裡栽花植草的橡膠雨靴。 | 照片(細節):© Adobe 有一句很浪漫的諺語如此說道:「踩進弗萊堡小溪溝的人,一定會和一位弗萊堡人結婚。」至於這句話應驗的頻率有多高,並無統計上的證據。但確實有一些人曾經勇敢地把腳踩進去:小溪溝全長九點五公里(Bächle,「le(小)」是巴登州方言的兒化音),自中世紀以來便在弗萊堡的大街與小巷暢流無阻。小溪溝以前專供牲畜飲水和消防用水,今日的功能則更顯多元:夏天人們在此進行冷水足浴,偶爾也有人用來冰鎮下班後暢飲的啤酒。想讓小孩開心的人,會送他一條溪溝船,大教堂市集上有人販售此物,然後把船放在小溪溝上航行。安裝了彩色小帆的木製小船,是一位弗萊堡社會企業家於二零零九年打造出來的,從此大受歡迎。對了,曾經有一位名人踩進小溪溝:二零零一年六月,賈克・席哈克(Jacques Chirac, 1932-2019, 法國總理)來訪時,前總理葛哈特・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一腳踩進了小溪溝。

夜貓子和藝文愛好者

「晚點見」 -- 弗萊堡施圖林格區第一家延長營業時間的商家。 「晚點見」 -- 弗萊堡施圖林格區第一家延長營業時間的商家。 | 照片(細節):© 晚點見 弗萊堡的夜生活並不怎麼多采多姿,過去幾年中許多家夜店和酒吧不得不關門大吉,弗萊堡的施徒林格區(Stühlinger),大部分人親暱地稱它「施徒麗」,還有一些可以走走逛逛的地方。自二零一九年開始,這個城區有了第一家延長營業時間的店 — 一間書報亭,過了一般商店的營業時間,主要是晚上和午夜也開門做生意。一個由八位年輕人組成的團隊在這裡賣東西,但凡人們心心念念的,這裡都買得到;此外還舉行音樂會以及一些小型活動,譬如主要靠大家捐款贊助,開門迎客的午餐會。施徒麗還有別的節目:去白蠟木街(Eschholzstraße)上的敲打酒吧「布澤曼」(Butzemann),或者閃光角(Funkeneck)那邊的酒館喝啤酒;哈斯拉赫街(Haslacher Straße)上的阿提克酒吧(Artik)舉行的即興饒舌夜「饒舌停錨」(Rap Anker),極受好評;毗鄰的緩慢夜店(Slow Club)則主打音樂愛好者也能聽到其他派別的音樂,例如後龐克、電子音樂、迷幻音樂,或者末日金屬音樂,包君滿意。這家夜店自稱也是一個推行重大文化措施的協會,可不是隨口說說的。再來一個文化方面的建議:無德之人表演劇場(Theater der Immoralisten)演出現代戲劇 – 保證值回票價!

市中心有一座游泳池

德萊薩姆河邊的居民。 德萊薩姆河邊的居民。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Patrick Seeger/德新社 想知道甚麼東西會讓弗萊堡人雀躍非常,最好的辦法就是去他們最喜歡逗留的地方:德薩姆河(Dreisam)。這條河貫穿整座城市,享受又濕又涼河水的機會多的是。只要又看得到太陽了 – 差不多二月中旬的時候 --,你在這裡可以遇到所有的居民。有人慢跑、騎單車、散步,有人掛起吊床或者走軟繩(訓練身體平衡力的運動),踩進河裡玩水,然後打起哆嗦。聖母小徑上(Mariensteg)上,葛萊芬艾格橋(Greifeneggbrücke)與德萊薩姆河邊鞦韆之間有一排魚梯,好似在招手,邀請你下水游泳。那片廣大的斜坡其實是要幫助魚兒向上游進德萊薩姆河,卻也被當成市中心頗受歡迎的游泳池。繼續往西邊走,淘沙小徑(Sandfangweg)和青年旅舍之間,德萊薩姆河轉為涓涓細流,變成理想的溪澗健行路徑,淘沙草地上或者長達幾公里的德萊薩姆河岸則是最佳的中途歇息地點。

汽車禁入

沃邦區低能耗房屋 沃邦區低能耗房屋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Daniel Schoenen/imageBROKER 弗萊堡以重視環保著稱,是德國首批選出綠色市長的城市之一,單車騎士是大馬路上的贏家,葡萄花園(Weingarten)西側屹立著德國第一棟被動式節能大樓 – 一棟隔熱效果特別好的建築物,屋內的暖氣幾乎用不到電源。這座城市甚至還有一個汽車禁入的區域,搭有軌電車就能到示範區沃邦(Vauban),這個城區的前身是法國駐軍基地。一九九三年,大學生和占屋者希望把這裡建成一個具有環保意識又友善家庭的城區。今日的它看起來:居民從地熱取用熱水,並把他們的有機垃圾轉為一座生物燃氣廠。散步至此的人與雞舍和堆肥機不期而遇,但看不見汽車 – 因為所有的車子都停在城區邊緣的四座停車場內。

仕女泳池

只供女士使用:羅瑞托游泳池。 只供女士使用:羅瑞托游泳池。 | 照片(細節):© picture-alliance/Rolf Haid/德新社 從前的規矩如今只在弗萊堡還找得到:一座設有專供女士使用的泳池。一八四一年,羅瑞托游泳池(Lorettobad)  – 簡稱「羅羅 」– 就開張了,一開始是純粹的男性泳池,一八八六年多了一座區隔給女士使用的池子。這種情況在德意志帝國時期一點兒也不希罕,游泳池依照性別區隔使用非常普遍。時至今日,這個區域只保留給女士和幼童使用,這才叫特別。大部分的人第一次來時,就愛上了這座懷舊氣息濃厚的游泳池,而且之後還會常來。男士們也一樣:他們可以使用一旁的家庭室外池。你可以租一間小巧的更衣室,等待的名單長之又長。羅瑞托游泳池之友協會(Freunde des Lorettobads e.V.)舉辦的古典音樂會也很受歡迎。

一座屬於全體市民的山

韶因斯山上的纜車。 韶因斯山上的纜車。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Patrick Seeger/德新社 韶因斯山(Schauinsland):弗萊堡的這座山就是休閒娛樂的代名詞:一千二百八十四公尺高的山頂上,美不勝收的城市全景任人飽覽。從市區到這座山搭車需四十分鐘,沿途景致同樣迷人:搭有軌電車或巴士到軍特谷(Günterstal) – 你可以在這裡的一家新開張沒多久的軍特咖啡館(Günters Coffee Roasters)稍事休息,然後坐纜車,在空中懸盪二十分鐘後抵達山頂。一代又一代的弗萊堡人在這座山上,有了第一次滑雪橇,或者學滑雪的體驗。無論散步、騎單車、滑雪、冬季徒步旅行或者進行心靈獨白:在韶因斯山上待一天,是弗萊堡的必遊行程,如同大教堂市集不能少了大教堂那樣。

我和我的腳踏車

舉目所見皆為腳踏車。 舉目所見皆為腳踏車。 | 照片(細節):© Adobe 弗萊堡堪稱單車騎士的天堂:他們統領著大街小巷,無論刮風下雨,總是忠於這句諺語:「沒有壞天氣,只有惡劣的穿戴」。幸運的是弗萊堡號稱德國的托斯卡納(Toskana, 義大利城市),是日照時間最長的地區。超過四百公里的單車路網對此也有貢獻,腳踏車方能成為這座城市最受歡迎的代步工具。三分之一以上的街道有鐵馬騎過,透過自行車計數器得知,每天約有一萬四千輛腳踏車在藍橋(Blaue Brücke)上飛馳。但這樣還不夠 – 無論如何弗萊堡的單車專案如此規畫未來的目標:持續增加單車代步的比例,明顯減少單車意外事故。與此相呼應的,是弗萊堡的單車咖啡:天氣好的時候,有一位咖啡師每天都騎著載貨腳踏車到老猶太寺院廣場 – 想當然爾,這是來自沃邦的風格。

受人喜愛的死星

也被稱為「死星」的大學圖書館。 也被稱為「死星」的大學圖書館。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Helmut Meyer zur Capellen/imageBROKER 弗萊堡大學(Albert-Ludwigs-Universität)約有兩萬五千名學生,塑造出弗萊堡的城市景觀。從二零一五年開始,他們在一個未來主義的物體內埋首讀書:出身瑞士巴賽爾(Basel)的建築師海因里希・德杰羅(Heinrich Degelo)設計的大學圖書館,也稱作死星。有人愛死了這棟建築物,有人卻嘲笑它,因為自從啟用之後,這個圖書館就多了一個問題兒童的綽號。五千三百萬歐元建築費用,加上接二連三這裡痛、那裡痛:空間不足、外牆漏水、為汽車駕駛而設的黑色炫光保護層,否則玻璃和鉻鋼牆上反射的陽光會讓開車的人頭昏眼花。二零一八年部分外牆剝落,很幸運地沒有造成任何人受傷。雖然故障頻傳,這座圖書館的結構設計仍然引人矚目,而且是受到幾千位大學生喜愛的學習場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