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面貌 萊比錫
擁有工業歷史的綠色藝術城市

當藝術變成一種體驗:萊比錫藝術發電廠內的裝置。
當藝術變成一種體驗:萊比錫藝術發電廠內的裝置。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dpa/dpa-Zentralbild/Waltraud Grubitzsch

是甚麼使得萊比錫與眾不同:展覽城市之貿易傳統、田園風光的自然體驗、繽紛的藝術場景?我們的作者棠雅・葛雷維斯米兒帶我們去看萊比錫的經典景觀以及旅遊指南中不一定會介紹的地方。

作者: 棠雅・葛雷維斯米兒

循著古老貿易城市的痕跡

大文豪歌德不只造訪過奧爾巴赫酒窖,還將這間酒館寫進《浮士德》中,使之永垂不朽。 大文豪歌德不只造訪過奧爾巴赫酒窖,還將這間酒館寫進《浮士德》中,使之永垂不朽。 | 照片(細節):©picture alliance/Bildagentur-online/Schoening 萊比錫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展覽城市之一,深受國際貿易影響的歷史反映在市中心的老建築物上,一個縱橫交錯又複雜的馬路系統貫穿著這些房子。今日有著令人目眩神迷的房屋外牆和一排排商店的地方,例如Speck’s Hof(商業大樓,萊比錫年代最久遠的購物中心),或者Barthels Hof(現今僅存仍保留「通院」的古老建築群),就是以前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販,用笨重的推車把貨物運送給男女老少的地方。梅德勒不見天街(Mädler Passag,有遮棚的人行道)上那家奧爾巴赫酒窖(Auerbachs Keller),是還在上大學的歌德經常造訪的地方,這間餐館並且成為他的劇作《浮士德》中的舞台。即使天候不佳,也能在這棟令人印象深刻、有濃濃的歷史氛圍的建築物裡進行一場探索之旅。

徜徉在藝術之中

藝術發電廠讓藝術成為一種體驗。 藝術發電廠讓藝術成為一種體驗。 | 照片(細節):©picture alliance/dpa/Waltraud Grubitzsch 位於萊比錫西區,有著磚砌外牆、很樸實的藝術發電廠的後面,藏著一個多采多姿的世界。穿過那面樸素的牆壁,便可展開一場奇幻的旅程,透過奢華的燈光與聲音裝置,重新演繹許多著名藝術家的作品和故事。當梵谷畫中的彩色點狀在音樂的伴奏下於牆上翩翩起舞,或者愛麗絲夢遊記中的小兔子,消失在仙境裡下一個管道的後頭時,藝術就變成了最真實意義上的所有感官體驗,參訪這些不斷更新的裝置絕對值回票價。

萊比錫與和平革命

每年舉辦的萊比錫燭光晚會讓人憶起一九八九年十月九日的「周一示威」,咸認這是東德和平革命的濫觴。 每年舉辦的萊比錫燭光晚會讓人憶起一九八九年十月九日的「周一示威」,咸認這是東德和平革命的濫觴。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dpa/Alexander Schmidt 直至今日,我們都能在萊比錫找到兩德分裂時期的歷史痕跡,一九八九年十月九日上演的那場和平的周一示威,使得這座城市在東德與西德統一這件大事上扮演了關鍵角色。那天有七萬個示威人士和平的站在一起,高呼「我們是人民」的口號,反抗東德政權的武裝保安部隊。攝影師暨記者席格貝爾特・謝弗克(Siegbert Schefke)、阿朗・拉頓史基(Aram Radomsk)偷偷拍下、畫面晃動得厲害的影片,當天晚上就把這很震撼的場面透過電視螢光幕傳遍全國,明確的向所有人公開東德政權已然失敗的事實。常設展覽「當代歷史論壇」(Zeitgeschichtlichen Forum)可以讓人再次回顧那段歷史性日子中發生的事件。除此之外,萊比錫每年十月九日都會舉行燭光晚會,用不計其數的燈光裝置紀念那場和平革命。到了晚上,萊比錫市民便聚集在奧古斯都廣場上(Augustusplat),廣角塔樓(Panoramatower)的窗戶打出“89“字樣的耀眼燈光,幾千盞小風燈營造出一種極為特殊的氣氛。

為耳朵與靈魂演奏的交響樂

古典樂迷的最愛:位於萊比錫奧古斯都廣場上的音樂廳(左)和歌劇院(不在照片上)。 古典樂迷的最愛:位於萊比錫奧古斯都廣場上的音樂廳(左)和歌劇院(不在照片上)。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dpa/dpa-Zentralbild/Jan Woitas 奧古斯都廣場位於市中心,萊比錫音樂廳(Leipziger Gewandhaus)就在歌劇院的旁邊,關於音樂廳的歷史,雖然可以從十五世紀追溯起 – 但這棟建築物是一九八一年才根據兩棟早期的房子而在這個地方重建起來的,魯道夫・斯柯達(Rudolf Skoda,1931-2015,德國建築師)、埃伯哈特・戈謝(Eberhard Göschel,1943年生,德國畫家、造型藝術家)、佛克・斯恪(Volker Sieg,1937年生,德國建築師)、溫弗里德・希格萊特(Winfried Sziegoleit,1939-2021,德國建築師)幾位專家共同設計,是唯一一座於東德時期規劃並且建造的純音樂廳。時至今日,莫札特與貝多芬的樂譜,在指揮家安德里斯・尼爾森斯(Winfried Sziegoleit,1978年出生,拉脫維亞籍,現為美國波士頓交響樂團、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音樂總監)的魔棒下,定期的把這個音響效果令人印象深刻的宏偉的大廳轉化為繞樑三日的音樂世界,而且不限於舉世聞名的布商大廈管絃樂團演出,國外的藝術家也會受邀登台。富麗堂皇的布商大廈吸引著人們的目光:門廳處懸掛著一幅席格哈特・吉勒(Sighard Gille,1941年生,德國畫家)從天花板到地面的巨畫,標題很貼切:生命之歌(Gesang vom Leben),畫中幾乎無止盡的細節想必讓參觀者目不轉睛。

踩踏雙輪穿過工業區

古老的棉紡工廠今天是許多創意人士的家園。 古老的棉紡工廠今天是許多創意人士的家園。 | 照片(細節):©picture alliance/dpa/dpa-Zentralbild/Jan Woitas 萊比錫西區Plagwitz、Lindenau 兩個城區因為工業歷史而為人所熟知,嘆為觀止的工業建築一直保存至今日,並且因為另類的藝術場景而重新有了生機。尤其是那棟二十世紀初歐洲規模最大的古老的棉紡工廠,就是這個時代的一個標誌。今天這裡雖然不再紡棉花了,但卻是許多在此成立工作室和畫廊的許多藝術家靈感的來源。他們在「從棉花到文化」的口號下,埋首鑽研各種藝術形式,用老舊的鋼管設計出華美的雕塑,把心思花在含有政治意涵的繪畫,或者多媒體的空間裝置上。這些數量頗多的工作被視為萊比錫藝術界的核心,加上知名的藝術家如內歐・勞赫(Neo Rauch,1960年生,德國畫家)等發起,現代萊比錫畫派(Neue Leipziger Schule)於是漸具規模,這是一種繪畫流派,發軔於一九九零年代。若想好好的探索這個魅力非凡,輕易就能讓人神魂顛倒的城區,你最好騎單車先經過德國經濟繁榮年代(1871-1873)蓋起來的一棟棟古老的建物,看看歷史悠久的工廠廠房,五顏六色的塗鴉,再沿著卡爾—海涅運河(Karl-Heine-Kanal)一路騎下去。

馬蹄達達、帽沿以及爆米花

除了賽馬,萊比錫的賽馬場也舉辦其他種活動。 除了賽馬,萊比錫的賽馬場也舉辦其他種活動。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dpa/ dpa-Zentralbild/Sebastian Willnow 擁有兩百五十多年歷史的木片賽馬場(Galopprennbahn Scheibenholz)是萊比錫最古老的運動場,如今於五月一日舉行的傳統預賽 – 當季第一場賽馬 – 仍舊把許多觀眾吸引到這個白色的看台來。每當馬匹於經常性比賽的中間得以休養生息一下時,賽馬場也為其他種類的活動敞開大門 – 譬如啤酒花園或者許多跳蚤市場。有一個活動不容錯過,那就是夏季電影院:溫暖的夏夜,你可以在這裡坐在舒服的躺椅上,觀賞露天下大銀幕上播放的影片。

萊比錫戰役紀念碑

紀念拿破崙的軍隊敗下陣來的萊比錫戰役紀念碑。 紀念拿破崙的軍隊敗下陣來的萊比錫戰役紀念碑。 | 照片(細節):© Adobe 兩百多年前,由俄羅斯、普魯士、奧地利以及瑞典組成的聯軍,在一場激烈的戰役中打敗了拿破崙的軍隊 – 就在萊比錫的幾座城門前。一九一三年,為了紀念德意志解放戰爭中這場規模最大也最重要的戰役一百周年,建造了這座萊比錫戰役紀念碑,它同時也是歐洲最具紀念價值的紀念碑之一。這座由威廉二世皇帝主持揭碑儀式的紀念碑,主要是為了紀念那些於解放戰爭中犧牲的士兵。不僅是因為它許多浮雕與雕像所具有的象徵力量 – 也包括名人堂內那烘托出勇敢、壯烈成仁、謹慎以及民族力量美德的四個巨大雕像 – 使得後來的幾個政權也欣欣然將它據為己有。作為德意志民族不可征服之標誌,這座紀念碑成為實施社會主義時舉行無數集會的地方,也是於東德統治時期德蘇軍事同盟之象徵。今天它應該是一座具有追思與告誡意義的紀念碑,提醒大家歐洲和平何等重要。這座九十一公尺高的建物,既可以從外面攀登而上,也可以從裡面展開探索。你可以從角落上共有十六位石雕戰士環繞的地下室直接仰望宏偉的穹頂。千萬別錯過了紀念碑合唱團舉行的演唱會 – 因為這個寬敞無比的大廳內的音響效果,從地下室上方的畫廊傳過來的聲音尤其獨一無二。關於這座紀念碑的故事,遊客可以在毗鄰的博物館“ Forum 1813“(一八一三年論壇)裡深入了解。

住在時髦城區

Karl-Liebknecht-街上有許多咖啡館、餐廳以及酒館,最宜消磨晚上時光。 Karl-Liebknecht-街上有許多咖啡館、餐廳以及酒館,最宜消磨晚上時光。 | 照片(細節):©picture alliance/Global Travel Images/Juergen Held 位於南城郊的卡里(KarLi)酒吧街營造出輕鬆的氛圍,讓你下班後好好享用一杯啤酒,這個街名是Karl-Liebknecht街的縮寫。這裡有好多家小型咖啡館、餐廳,以及愛爾蘭酒吧 – 其中,尤其是溫暖的季節,還能看到許多緊緊挨著的椅子和桌子,桌椅的上方,拉起了成串的五彩燈泡。很難視而不見的,是調羹家族(Löffelfamilie),這個從前國營企業為精美罐頭而做的霓虹燈廣告,曾經受到狂熱的崇拜。總之,五彩繽紛的霓虹燈總會讓懷舊的人多看它一眼,特別是晚上。

在老煤礦區揚帆

在萊比錫也可以衝浪,就像在這裡的科斯普登湖上。 在萊比錫也可以衝浪,就像在這裡的科斯普登湖上。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dpa/dpa-Zentralbild/Peter Endig 褐煤的光環不再之後,萊比錫南區經過重新整理:老舊的礦區變成了豐富多彩的湖泊景觀,陸上風光和水上活動無不讓人留連忘返。其中有科斯普登湖(Cospudener See)的帆船港,庫爾克維茨湖(Kulkwitzer See)的水上運動設施,或者馬克萊貝格湖(Markkleeberger See)邊上設有木筏道的獨木舟公園。環繞著施特姆塔爾湖(Störmthaler See)與馬克萊貝格湖的地質小徑,是探索地球發展史的好所在,建議溜直排輪的人選擇環繞科斯普登湖一圈的那條平坦的柏油路。很需要放鬆身心的人,不妨在科斯普登湖的浴場上來一場日光浴,再在海灘酒吧喝一杯清涼飲料。

我的咖啡真好喝

還有甚麼比得上一杯冰鎮果汁汽水,然後坐在陽光下放鬆身心?ZierlichManierlich咖啡站團隊。 還有甚麼比得上一杯冰鎮果汁汽水,然後坐在陽光下放鬆身心?ZierlichManierlich咖啡站團隊。 | 照片(細節):© Salomé Joannic 萊比錫人喜歡聽到有人用「薩克森州咖啡人」來形容他們,不是沒有理由的,畢竟茶和巧克力這兩種很受歡迎的熱飲,從三百多年前就讓薩克森州人的心跳加快了。從那以後,萊比錫就以擁有數不清的咖啡館而為人所知,一如保留維也納風格的Riquet咖啡屋,或者德國最古老的咖啡館「阿拉伯咖啡樹」(Zum Arabischen Coffe Baum),它同時也是一座咖啡史博物館。歌德、巴哈以及舒曼都曾經頻頻光顧這家店。除了舊城市中心傳統的典型咖啡館之外,城內許多角落裡還開了許多間小巧迷人的咖啡屋。如果你從來沒有在一輛綠色的馬戲團小車點過一杯果汁汽水,然後就著明媚的陽光坐在河岸上的話,就應該去瞧瞧ZierlichManierlich咖啡站:這個有輪子的咖啡站在華格納小樹林(Richard-Wagner-Hain)做生意,從春天到秋天供應許多可口的食物 – 坐在舒服的躺椅上欣賞河岸美景時享用。   

城市面貌

柏林的小菜園或者在慕尼黑裸泳:我們與你們一起探索德國的城市 – 也翻轉刻板印象。我們描繪與城市圖像密不可分的典型地方、團體以及事件 – 勾勒出新面貌,藉此使一或兩個既定的說法站不住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