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水資源管理
「任意取用的水」以及 一座漂浮的農場

整個世界大大小小的城市正在不斷地擴展, 順著這個趨勢, 更多飲用水的需求, 也不斷地增加。
整個世界大大小小的城市正在不斷地擴展, 順著這個趨勢, 更多飲用水的需求, 也不斷地增加。 | 照片(細節)© Adobe

世界各地的城市在不斷發展,對飲用水的需求也在不斷增加。以下是一些使水管理更可持續的想法。
 

Aus Berlins 132 öffentlichen Brunnen sprudelt kostenloses Trinkwasser. Rund 90 Prozent davon werden im Stadtgebiet selbst gewonnen. Aus Berlins 132 öffentlichen Brunnen sprudelt kostenloses Trinkwasser. Rund 90 Prozent davon werden im Stadtgebiet selbst gewonnen. | Foto (Detail): © Adobe

德國柏林

柏林有一個全德國獨一無二的水循環系統。超過百分之九十的飲用水供應,來自柏林城市本身。更進一步說,不只是住家自來水管流出來的水,還有132個戶外噴泉,提供了免費「方便帶著走的水」。為了柏林步步為營的水資源管理,有必要藉助於有154個抽水站的汙水網,約9600公里長的下水道網,以及大概1170公里長的壓力管線。最實際的例子就隱身在城市裡面。這些大約就是施伯雷河水域,「離岸」混合廢水儲存池,那為了處理降水而設的保留土過濾器,或是那些在住宅區跟商業區許許多多「中水回收裝置」 跟雨水利用裝置。作為德國境內最大的地方企業,柏林水公司,藉由「柏林植被」,甚至從淤泥裡獲取不傷水質的再生肥料。它的成就最值得提的,就是減少了水道周遭海藻的生長。

柏林有132個公共噴泉,提供免費的飲用水。這當中有百分之九十水的供應,是由城市自身提供的。 柏林有132個公共噴泉,提供免費的飲用水。這當中有百分之九十水的供應,是由城市自身提供的。 | 照片(細節)© Adobe

新加坡

新加坡自古以來就是綠色城市。自從西元1965年宣佈獨立建國以來,新加坡政府就很努力地把這個城市國家打造成「花園城市」。蓊鬱的綠色植被潔淨了空氣,而水資源管理舉措更是成為世界其他各地的楷模。大約有8000公里的水道跟17座儲水池,是歷經世代一步一步建造完成的。50年前飲用水還十分依靠鄰國馬來西亞供應的這個擁有五百萬人口的大都會,如今透過三項措施,可以自己生產淡水了:汙水淨化,雨水截取系統以及海水淡化。雨水透過植被與地表完成淨化,完全不用化學藥劑,達到了生物多樣性的目標,也使得城市公園變得更加珍貴,成為當地居民養生休閒的綠色空間。 

「花園城市」新加坡:她許多綠地與城市公園,如同這個圖片所顯示的佛特坎寧公園,這些都變成了當地居民的綠色休閒空間。 「花園城市」新加坡:她許多綠地與城市公園,如同這個圖片所顯示的佛特坎寧公園,這些都變成了當地居民的綠色休閒空間。 | 照片(細節)© Adobe / Angelika Bentin

德國奧古斯堡

西元2019年奧古斯堡有歷史意義的水資源管理體系,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表彰為世界文化遺產。她對於活水利用與飲用水供應傑出建築結構的建造年代可以回溯到15世紀直到20世紀初期,包括德國最古老的水塔和自來水廠(西元1901/1902年)。這個有歷史意義的下水道網絡是與當年在奧古斯堡盛極一時的紡織業體系一起形成的,盡管這個經濟體系在20世紀衰退了,但是這個下水道網絡直到今天仍然是可以正常運作的。奧古斯堡今天仍然是一座水都:許多地下水道提供再生能源,而且因為她可調節的體積流率,特別是在透過水的力量生產電力方面可圈可點。此外,她那安靜流淌的活水以及許許多多的小橋豐富了老城區的市容樣貌。

奧古斯堡許多運河提供可再利用的能源,許多小橋豐富了奧古斯堡老城的風貌。 奧古斯堡許多運河提供可再利用的能源,許多小橋豐富了奧古斯堡老城的風貌。 | 照片(細節)© Adobe

荷蘭鹿特丹

有時候是水太多了而不是水太少。這就是荷蘭海港城市鹿特丹的寫照。這個城市有極大面積的土地是處於海平面七公尺以下的位置。因為受到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使得海平面上升,這種感受在這裡別明顯。為了保護城市免受海水的侵襲,鹿特丹應用了一種令人印象深刻的堤防系統以及全世界最大的「攔潮堤」,荷蘭文稱之為"Maeslantkering"。屋頂花園除了美觀效果之外,還應該兼具收集雨水的功能,就像那個面積高達1000平方公尺廣的 「城市天台農場」一樣,每平方公尺可以接收60公升的水,提供大自然降溫的效果,還可以被利用作為生產農作物的地方。更加不尋常的是,鹿特丹「浮動農場」的延伸部分:在這裡一個直接建造在水面上的牛棚裡面,目前圈養了35頭牛。這種浮動農場收集並過濾的雨水成為牛隻的飲用水,而且可以用到透過浮動太陽能板所產生的電。

在鹿特丹飄浮農場,一個直接座落在水面上的牛棚裡圈養了35 頭牛。 在鹿特丹飄浮農場,一個直接座落在水面上的牛棚裡圈養了35 頭牛。 | 照片(細節)© picture alliance/Mike Corder/AP Photo

瑞典哈馬畢斯約城

在九零年代,這個地方是一個飽受汙染的工業城市,在2004年因為申辦奧林匹克運動村才重建起來的。哈馬畢斯約城位於斯德哥爾摩市中心往南幾公里的地方。儘管申請為奧林匹克運動村的努力付諸流水,今天哈馬畢斯約城倒是變成一個可以做為模範生的生態保育明星城市。許多乾淨的自然公園以及可以取得方便的飲用水保障了大約30.000位居民的生活條件。引以為傲的還有她的水資源管理系統:一座汙水處理廠可以淨化處理900.000位斯德哥爾摩市民產生的汙水量。它所產生的餘熱還可以作為暖氣使用,而冷水可以為許多超市的貨倉降溫。那些剩下的汙泥會跟有機的廢棄物一起發酵成為對環境友善的有機天然氣。

許多乾淨的自然公園以及可以方便取得的飲用水保障了瑞典哈馬畢斯約城的生活條件。 許多乾淨的自然公園以及可以方便取得的飲用水保障了瑞典哈馬畢斯約城的生活條件。 | 照片(細節)© Adobe

以色列耶路撒冷城

幾十年來在以色列,飲用水的短缺是各種衝突的導火線,這個問題最終還更形尖銳。乾旱期變得越來越長也越來越頻繁。但也因為水資源匱乏這個問題,讓以色列有了獨創性的做法:由透過電腦主控的滴水系統來灌溉以色列的農地。藉助於反滲透原理,可以使海水淡化系統成功地將海水轉化成飲用水,這個系統大約可以滿足整個飲用水一半的需求量。以色列在廢水處理方面是現今世界達人:高達百分之七十五的廢水在這裡被再度利用,主要用於農業需求上。大約有百分之十五的以色列國民,也就是說差不多一百萬人居住在耶路撒冷。在聖殿山山腳下,汲淪谷的基洪泉水供應耶路撒冷城的飲用水已有幾千年的歷史。今天這個古老的地下水道系統以及西羅亞池都隸屬於一個獨一無二的考古公園。透過這間曾經得過環保獎章的水資源管理公司,哈基洪(Hagihon),讓耶路撒冷取得水資源,一方面不僅節約用水,另一方面還促進了全民對於水質的覺察力,比如說對於深受大眾歡迎屋頂水箱的維護。

好幾千年以來,這座在聖殿山腳下的基洪泉水持續供應了耶路撒冷城的飲用水。今天這個古老的地下水道系統以及西羅亞池都隸屬於一個獨一無二的考古公園。 好幾千年以來,這座在聖殿山腳下的基洪泉水持續供應了耶路撒冷城的飲用水。今天這個古老的地下水道系統以及西羅亞池都隸屬於一個獨一無二的考古公園。 | 照片(細節)© Adobe

美國愛莫利維爾城

這個座落在美國舊金山海灣的小小城鎮,會變成世界知名,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裡是皮克斯(Pixar)動畫工作室的所在地。當然這個位於加州的愛莫利維爾小城,長久以來就是美國在環境保護與再生能源利用的先驅,非常專心地推動永續經營的水資源管理政策。為了使雨水能夠更好地被利用,市政府不只是放置蓄水池跟水塔而已,還關心汽車的停放位置,大張旗鼓地把停放在街道上的汽車移走,改停放在室內。多虧許多有綠色屋頂的大型停車大樓提供停車位置,使得市中心鋪設給汽車停放的柏油地面變少了。在關心社會大眾議題,如廢水處理和節約用水之餘,當地居民也會特別關注景觀規畫問題。透過減少垃圾與降低化肥需求之外,進一步維護灣區的文化景觀。透過這些關注,不僅提升了人的生活品質,沿著舊金山海灣,新的物種多樣性也跟著落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