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影展部落客 2020
一座被俄羅斯史上最新的放射性廢棄物填滿的墳坑

© Andrey Gryazev
© Andrey Gryazev

俄羅斯人民呼籲普丁總統 – 通過導演安德烈・格理亞澤夫(Andrey Gryazev)數不清的影片剪輯,組合成一個五花八門的政治訴求。

作者: 伊戈爾‧莫斯克維京

Kotlovan,翻為德文有墳坑的意思,是一部專為弗拉迪米爾・普丁製作的紀錄片,由數百位俄羅斯居民的影片訊息組合而成。蘇聯作家安德烈・普拉東諾夫(Andrei Platonow, 1899-1955)的同名作品,一部諷刺俄羅斯建築業的長篇小說,同時也是探索俄羅斯人個性之矛盾的一本書,譬如說,自我折磨的反思與像發熱病似的忙碌非常的階段交替出現。「墳坑」是一個譬喻,揭示整個民族竭盡全力和無可否認的才華眼睜睜的被埋沒了。因此,這部在柏林影展全球首映的片子的前二十分鐘,把全俄羅斯現存的墳坑一一展現出來,既壓抑又幽默:通過這些圖像,歷史在此以鬧劇的形式重新上演。

© Andrey Gryazev © Andrey Gryazev

訊息以及狀態描述

但是,導演安德烈・格里亞澤夫迴避了這個譬喻層面,塑造出一個直接、以電影藝術記錄下來的俄國意見指示器。這部影片挑選出來的幾百個影片剪輯,各自達到一個頂峰:片子結束時所有的影片創作者堅定的呼籲他們的總統普丁,在這件事情上多花點兒心思。有時候這種敦促貌似一種請求,有時候又像一種詛咒。於是乎,看起來好似沒有人真的相信這個呼籲能促成甚麼,但這種沮喪的心情必須有個出口,於是,這個有創意的行動證實了這些一般情況下並不吸引人注意的人之存在。
© Andrey Gryazev © Andrey Gryazev
「我拍攝這部影片的時候,並沒有試著去改變甚麼,或者幫某個人的忙,我只是在尋找一個足以紀錄我們的真實情況的格式」,這位導演在柏林與觀眾對談時如此解釋。因此,《墳坑》陷入窘境 -- 除了激昂的反抗以及傳達的恐慌之外 – 片中還兼蓄有其他更有價值的東西:在這裡和當下客觀的觀察社會狀態。

提高嗓門

觀察時最有趣的,首先是片中所有的重要角色都隸屬於不同的社會團體,可以普遍歸類為總統基本選民的一群人:退休人士、職員、軍人以及警察,偏鄉地區、以農業為主的區域以及所謂的聯邦共和國的居民。其次為有能力把自己的社會階層組織起來的人:有些影片中可以看見活躍人士達數百人之多。第三,這些重要角色即使生活艱難,卻也不失理解力與幽默感。第四,不斷有愈來愈多的人果決的提高嗓門表達意見。

這部影片將關於俄羅斯人最會忍耐以及卑躬屈膝的神話清理了一番,片中的主要角色試著,和全世界其他的抗爭者一樣,利用相同的手段為自己爭取權益:群眾集會、集體罷工、向社會提出呼籲。然而,這些手段卻經常沒能達到目的。一個心聲未被傾聽的民族,未來應該如何繼續前進?在此,《墳坑》固然沒有給出一個答案 – 但它一五一十把這個歷史時刻的企圖,甚或把變革的歷史時刻紀錄了下來。